(作者:富權)


 

朱立倫參選當即改變選戰氛圍態勢

  朱立倫昨日宣佈請假三個月參加「總統」選舉,這三個月的新北市長薪金五十七萬元捐給市政府庫房。這就解決了「兩頭不到岸」的問題。
  實際上,今年初「總統」黨內初選時,朱立倫之所以怯戰、避戰,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擔心「兩頭不到岸」。——倘是辭職參選「總統」,不但是因為「九合一」選舉後國民黨低沉的士氣而輸選,無法當選「總統」,而且連自己據以立足、國民黨也是最後一「都」的新北市也給丟掉。現在,眼看因為洪秀柱的走勢弱到不能再弱,國民黨不但將會喪失執政權,而且還極有失守「立委」議席三分之一的「死線」,讓民進黨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通過《政黨法》和《不當黨產條例》,並進而發動「修憲」,將「憲法」中所有彰示一個中國的元素全部剔除乾淨,實現「憲政台獨」,他的這個黨主席就將是千古罪人,就別再肖想「除圖二零二零」了。因此,他再也不能「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了,只能是發動「宮廷政變」,運用「臨全會」的機制,將洪秀柱攆下台,自己親自親自掛帥上陣。即使是未能挽回「總統」.敗選大局。也可使得「立委」選情停損止血,遏止崩潰態勢,保住國民黨繼續生存機會,自己也就得以「雖敗猶榮」,保住國民黨主席,並在二零二零年伺機再戰。
  當然,民進黨必會攻訐他違背「做好做滿」新北市長的諾言。但既然伸頭也是一刀,缩頭也是一刀,也就管不了那麼多了。實際上,即使是他辭職參選,原本就是投給蔡英文的選票,也將不會改投給他。但原本對洪秀柱「投不下去」的「本土藍」,卻有可能回籠歸隊。
  何況,以「帶職參選」來批評朱立倫,民進黨也並非是「理直氣壯」,因為民進黨也是一樣。實際上, 民進黨人帶職選舉的事例比比皆是,如二零零零年呂秀蓮參選「副總統」,就沒有辭去桃園縣長。而蘇貞昌、蘇嘉全、林佳龍、賴清德「立委」在參選縣市長」時,也沒有辭去「立委」之職,只是在當選後才依法辭「立委」職。因此,就連曾經敗在朱立倫手下的游錫堃,也不得不承認確有此國際慣例,因而只能是批評他「誠信破產」而已。
  在國民黨內,對「柱下朱上」的反應卻是比原先預料中的要好得多。原本擔心深藍會鬧場,包括衝擊國民黨中央大樓等。但實情並非如此,只是「交功課」式地做個樣子而已。看來,他們也是已經想通了,一是在「破壞程序正義」與「憲政台獨」之間兩者取其輕,二是反正不是王金平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而是他們可以接受的朱立倫,也就沒有什麼意見了——儘管仍然為洪秀柱打抱不平,但防止國民黨崩潰,更為重要。
  實際上,朱立倫宣佈參選後,整個國民黨上下都頓然輕鬆了,開始重現鬥志。雖然朱立倫的民調並未大升(注意,目前還只有偏綠民調機構公佈數據),但也因為是受到朱立倫「毀壞程序」,及對其「既然如此,何必當初」有意見,還有「欺負」一個小婦人的影響而已。待時過境遷,在「中選會」辦理「總統」參選人登記作業,「總統」大選的競選階段正式開始後,情況就不再一樣,將會回到藍綠對決的態勢,泛藍的傳統支持者就將會自動歸隊。
  其實,目前就已觀察到,國民黨陣營的底氣已經提升,連洪秀柱陣營中的「和派」,也已加入朱立倫團隊,參與作戰。實際上,朱立倫前日傍晚召集黨務系統、智庫和新北市府核心幕僚開選戰會議時,洪秀柱團隊的葉匡時、余騰芳、游梓翔三個重要幕僚也參與會議,其中葉匡時還被視為洪秀柱團隊的「地下總指揮」。這就顯示,國民黨開始團結起來,不再是一盤散沙。
   這就給予蔡英文頗大的壓力,不能再像過去那樣「躺著選」了。實際上,蔡英文當初是頗為擔心國民黨推出朱立倫作自己的對手的,儘管現在的大環境對國民黨不利,但畢竟自己曾在新北市長選舉一役,敗在朱立倫的手下。因此,當朱立倫怯戰、避戰,國民黨提名洪秀柱參選的局面成型後,蔡英文可以說是放下心來,認為只要穩紮穩打,不犯錯誤,就可以「躺著選」了。因此,她一直老神在在,完全沒有理會洪秀柱每天的「叫陣」。現在朱立倫取代了洪秀柱,就讓蔡英文淬不及防。盡管朱立倫輸在起步線上,朱必能贏,但卻終歸讓蔡英文結束「躺著選」的「好日子」。倘發生甚麼突發意外,說不好還真的逆轉勝。——昨日,就有民進黨人公開表達擔心,民進黨已因洪秀柱而形成了鬆懈氛圍,現在要因應朱立倫而繃緊神經,可能已經來不及。
  朱立倫的參選,已帶動了國民黨「立委」選情,也讓民進黨「立委」參選人感受到了威脅。本來,蔡英文已經在桃竹苗客家莊拔樁,國民黨在雙北的「立委」選情也危危乎。現在因為「柱下朱上」,整個國民黨「立委」選情為之一振,無論是「外省掛」還是「本土派」的「立委」參選人,起碼是清掃了此前的悲觀情緒。朱立倫立下的「立委」選舉必須實現「高標」軍令狀,應可達陣。
  感受到威脅的,還有宋楚瑜。曾經屢選屢敗的宋楚瑜,當初對是否再次「獻醜」有所猶豫不決。但在國民黨提名洪秀柱後,才決定出來參選的。現在「柱下朱上」,使得宋楚瑜的參選的正當性流失。因此,他的民調數據當即下跌,甚至只剩得個位數。
  宋楚瑜何從何去?由於與四年前不同,不是經由選民連署書提名,而是由親民黨推薦,因而在「中選會」辦理參選人登記作業時,選擇放棄參選權利,並不存在糟蹋參與連署選民的感情的問題,也不用擔心損失連署保證金。因此,在十一月下旬之前宣佈棄選,仍有機會。但倘此親民黨的「小雞」沒有「母雞」帶領,可能會選情崩潰。因而宋楚瑜對朱立倫可能會有「多得佢唔少」的怨懟。但說不好也有意外局面,回復國親合作。
  朱立倫以其圓滑的手腕,妥善處理了王金平的出路問題,解除了或會導致國民黨分裂的大危機。當初朱立倫是設法滿足王金平的意願,支持他參選「總統」的,自己也可避過「二零一六」的風頭,除圖「二零二零」。但卻遭到馬英九和深藍的反對,而導致洪秀柱「拋磚變玉」。現在自己卻直接上陣,對王金平並不公平。可能是朱立倫已經說服了馬英九,也可能是馬英九形勢格禁而不得不作出讓步,朱立倫運用自己的黨主席權力,將王金平再次列為「不分區立委」名單第一名。不但是營造了團結氣氛,安撫了中南部「本土藍」,而且也可防止王金平出走。既然如此,為了安撫洪秀柱,同樣也宜將把她再次列為「不分區立委」。
  王金平出選後,立即像換了一個人,再次展現其決斷能力。他宣布,將會在登記參選後訪問美國,並可能在回程時訪問日本。這有可能會扭轉華盛頓對蔡英文的看法。因為朱立倫比蔡英文的偏「獨」,洪秀柱的偏「統」,更符合美國的政策。何況,朱立倫與美國在台協會有某種特殊情感,這在當年「維基解密」的秘密電報中可以領悟出來。因此,在太平洋「大兩岸」(北京與華盛頓)的「加持」下,或真的會有逆轉勝的可能。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0-20 05:37:1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