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朱立倫才是華盛頓心目中最佳人選 

  上周六舉行的國民黨「臨全會」才決議徵召朱立倫代表國民黨參加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本周二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辦事處處長梅健華昨日下午就移船就磡,率領「AIT」的多名隨員乘坐二輛七人房車,到國民黨中央黨部與朱立倫密談,並正式向朱立倫發出訪問美國的邀請,還掛出「接待規格待遇不低於蔡英文」的保證。據說,朱立倫已決定在感恩節後訪問美國。梅健華此舉,傳達了一個重大信息:美國對台灣國、民兩黨「總統」參選人的重視程度,朱立倫更優於蔡英文。此前的「重視蔡英文」表像,只不過是受到當時空背景限制的假象。
  實際上,蔡英文今年六月間訪問美國時,受到高規格接待,是受到當時內外因素的影響。其一、是當時中美兩國在南海問題上鬧得正僵,美國有意拿蔡英文作「籌碼」,向北京「示威」,並與習近平於九月間訪美時的「交易條件」;其二是以「九合一」選舉後台灣政局的發展態勢,民進黨再次實現「政黨輪替」的機率甚高,美國不能完全忽略這一事實,因而即使是對蔡英文不大放心也不太滿意,也必須接受此事實,不容得失;其三是當時國民黨內的「總統」初選,居然出現「竟無一人是男兒」的怪象,只有不是「A咖」的洪秀柱在「拋磚引玉」,導致國民黨的選情慘不忍睹,而且洪秀柱的「極統」立場及她的最親近智囊是某些「統派」學者的背景,並不太符合美國的台海政策及自身利益。
  美國的台海政策,是「維護現狀,不統不獨」。而經過二零一二年敗選的教訓,及民進黨秘書長兼駐美辦事處主任吳釗燮等人的提點,蔡英文開始修正自己的兩岸政策,努力附和美國的「維護現狀」,尤其是她在訪美時提出的「中華民國憲制」,對民進黨的「台獨黨綱」有些制衡,讓美國有所寬心。但是,畢竟蔡英文尚未正面回答「不統不獨」的「不獨」部份,而且從歷史上看,蔡英文曾有過奉李登輝之命草擬「兩國論」,及否定陳水扁向美國訪客承認「九二共識」之舉的「劣跡」,仍然是未能完全放心。只不過是,洪秀柱太勢弱了,在「冇得揀」之下,華盛頓只能是被迫接受蔡英文,這是無可奈何之舉。
  請回想一下,當「特殊兩國論」出籠時,美國是如何反應的?美國國務院迅速發表評論,重申其中國政策並無改變,「仍然是一個中國的政策」。隨後,美國總統克林頓打電話給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重申美國明確支持一個中國政策,包括《台灣關係法》在內,而任何破壞兩岸和平對話之舉,「美國會視為非常嚴重」。隨後,美國決定分別派遣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卜睿哲,與國務院助理國務卿陸士達分赴台北與北京,瞭解/化解「兩國論」對中美台三邊的衝擊。卜睿哲抵達台北後指出,「美國的一慣中國政策並未改變」,台灣在行使民主的權利時不能不顧及中國大陸的反應,以免危及本身多年來的成就。克林頓政府也由國家安全顧問柏格決定,採取一系列的措施懲罰台灣,包括停止交運已經賣給台灣的武器項目、並取消原擬派赴台灣協助防務及技術支援的五角大廈官員行程。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七日,剛就職滿月的陳水扁在接見美國亞洲基金會訪問團時明確表示,扁政府願意接受臺灣海基會和大陸海協會於一九九二年達成的關於「一個中國」的共識。但在翌日,蔡英文卻以「陸委會」主委的身份發表「緊急澄清」新聞稿,明確表示兩岸從來沒有在「一個中國」原則上達成過共識,這等於是完全否定了陳水扁接受「九二共識」的可能性。在蔡英文的強力阻撓和杯葛下,陳水扁被迫「收回成命」,此後再也沒有對「九二共識」有過任何正面表態,使得兩岸原有的互信基礎遭到重大動搖,對兩岸關係發展帶來了巨大衝擊。後來陳水扁大搞「統獨公投」、「烽火外交」、「終統」等等,其實背後也都隱藏著蔡英文的身影。這些事件,都曾搞得美國極為緊張,因而華盛頓將陳水扁稱為「麻煩製造者」。對此,華府應是至今仍然心有餘悸,難度對蔡英文就那麼放心乎?尤其是美國亞洲基金會與華府的密切關係,及蔡英文竟然「以下犯上」的倨傲態度,讓華府仍然記憶猶新,銘刻在心。
  至於朱立倫,則完全不同。首先,是朱立倫堅守「九二共識」的態度,完全符合美國的台海政策——亦即既有「維護現狀」,也有「不統不獨」。
  其二、朱立倫是在美國讀書,因而被認為是「知美派」甚至是「親美派」。其實,更有人認為他是美國在美協會潛伏在國民黨中的「高級臥底」。實際上,「維基解密」就揭露,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楊甦棣發回美國國務院的秘密電報,就將朱立倫附註為「protect」(受保護者),是美國了解國民黨尤其是馬英九、連戰、吳伯雄、王金平等人態度,國民黨內部政治鬥爭的最重要渠道。從夏珍、郭崇倫、吳典蓉選譯,台灣時週文化出版的《維基解密--台灣》一書看,來自朱立倫對楊甦棣的談話內容就佔了相當多的篇幅,而且所透露的國民黨高層內鬥的秘密,也是全書最精彩的部分。但此導致曾經確實是有意扶持朱立倫作接棒人的馬英九,頗為不悅,決定轉變主意,改為扶持吳敦義。因而在「九合一」選舉前,馬英九遲遲未對朱立倫是否「更上層樓」表態,逼得他只好「回防」新北市長。也正因為如此,朱立倫以避戰「二零一六」,來作為對馬英九打亂其人生規劃佈局的抗議。,
  由此可見,在朱立倫、蔡英文、洪秀柱、宋楚瑜等人中,朱立倫才是美國最信得過的人,甚至可說是美國在台灣的「代理人」。現在,朱立倫終於決定參選「總統」,這才是美國所希望看到的,因而終於按奈不住了,梅健華立即會見朱立倫,並邀請他訪美,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可以說,這是「AIT」對「維基解密」打亂朱立倫人生規劃佈局的「補償」。
  這將會對「總統」大選造成甚麼樣的影響?應當說,蔡英文的「好日子」走到頭了,開始夢魘纏身了。實際上,已有台灣的政媒人士形容,蔡英文目前是處於「鐘擺」的最高點,不能再高了,因為造成這個「鐘擺效應」的力量已經發揮到極致,效用就要遞減。而推動時針往下擺的因素——資質比蔡英文更佳的朱立倫,已經「橫空出世」,蔡英文還再能「躺著選」乎?
   實際上,回想四年前的「總統」大選,蔡英文的民調一直緊追馬英九,甚至還一度超越之,一路打得馬英九抬不起頭來。就在這關鍵時刻,美國及時放出支持馬英九的信息,包括支持「九二共識」,也包括向台灣居民提供免簽入境待遇等,才讓馬英九化險為夷。
  倘若朱立倫能夠在未來的正式競選過程中,充分發揮「九二共識」的優勢,急起直追,美國及時出手相助,北京也在客觀上拱上一把,要實現逆轉勝,就並不是夢。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0-21 05:00:2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