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敵軍圍困萬千重,朱立倫自巋然不動

  國民黨成功啟動「換柱工程」,讓國民黨基層士氣大振,更讓蔡英文及民進黨「立委」參選人備受威脅。因此,民進黨一改過去對洪秀柱的「叫板」一副愛理不理的態度,在「貓哭老鼠假慈悲」地為洪秀柱鳴冤叫屈的同時,也全面地舖開對朱立倫的政治和法律圍剿戰,即使未能在明年一月十六日「總統」大選投票日之前,掐斷朱立倫的「總統」候選人之路,能夠對朱立倫的選情以至哪怕是心情造成某些困擾,也是值得的——誰叫你讓蔡英文不能再「躺著選」?
   其中法律戰中的最重要戰役——所謂違反《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中有關「搓圓仔湯條款」案,已於昨日正式進入司法程序。特偵組昨日首度傳喚了被列為「被告」的朱立倫和國民黨秘書長李四川,及作為「證人」的洪秀柱和前洪辦顧問的葉匡時前往接受詢問。而在此前,特偵組也分別詢問了告發此案的民進黨「立委」陳亭妃和台聯黨「立委」周倪安。 
  從目前情況看,特偵組調查是一回事,能否成功起訴又是另一回事。實際上,根據相關法律,由於被指控破壞民主選舉的罪行的案件都是屬於公罪,因而既然有人檢舉,檢方就不能不辦案,即使是明知濫告也得如此。而檢方似乎也心知肚明這是怎麼一回事,因而也表現得頗通人性,在發現下午的詢問有漏問之下,當即又通知朱立倫返回補問,以避免在日後競選日程緊湊時再傳喚,影響其選戰行程,因而一次過詢問。其實,在客觀上,也可避免在競選活動正式開始後進行傳喚,可能會遭其對手利用,作為攻訐的話柄。因此,檢方的做法還是可圈可點的。
  但從陳亭妃、周倪安的所謂「證據」看,簡直就是在「打空包彈」,正如朱立倫所言是浪費司法資源。只不過因為是作為政治人,可以寬宏大量一笑置之,甚至是在未來檢方認定缺乏證據而不起訴,以至是雖然檢方起訴但法院審理判決無罪定讞,可以放棄反告其誣告罪的權利。但即使如此,也足可見民進黨政治人物的無聊及無恥。
  其實,陳亭妃和周倪安的所謂「證據」,只不過是只憑自己的主觀直覺,及道聽道途說,而認定國民黨選前換將「柱下朱上」,朱立倫、李四川與洪秀柱談話過程中,會有利益交換條件而已,並沒有掌握什麼實質證據。倘有國民黨人以同樣的手法,按鈴控告蔡英文違反《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中的哪一個條文規定,甚至就是按鈴控告陳亭妃、周倪安違反《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的相關規定,這些經常以雙重標準待人對己的政治人物,又該當何想?恐怕又免不了「司法迫害」、「政治壓迫」地叫嚷一番。
  實際上,朱立倫作為國民黨主席,有權協調黨內的選戰部署,並根據選情走勢對選戰佈局作出調整。因此,他與黨中央秘書長李四川對洪秀柱曉以大義,進行道德勸退,沒有任何利益對價關係,亦即不作任何承諾,就是「搓圓仔湯」嗎?倘此,民進黨內的許多選戰安排,甚至是「禮讓他黨」甚麼的,又該當何罪?
  即使是洪秀柱曾經說過有錄音帶什麼的,那也只不過是當時的一時氣憤之言而已。如果洪秀柱向檢方交出的錄音帶,所記錄的內容都是朱立倫、李四川的政治道德大義勸說,甚至壓根兒就沒有什麼「錄音帶」,檢方就根本無法據此認定朱立倫進行「搓圓仔湯」。而從洪秀柱的忠黨愛黨強烈情感,包括其父親曾遭受冤獄,但她對黨仍是無怨無悔的經歷看,儘管她被「換柱工程」所換掉,備受委屈,也斷不會為民進黨人濫告自己的黨主席而助桀為虐。何況,其中的一個證人葉匡時,現在已是朱立倫的重要競選幕僚,更不會如民進黨人所願「反戈一擊」。
  陳亭妃、周倪安此舉,或許只能是對朱立倫的心情造成某些騷擾,但就未必能對朱立倫的選情造成什麼重大的影響。實際上,檢方調查需要一定的時間,而且也不會在競選期間採取大動作,以免影響選舉。因此,未必會在一月十六日的投票日之前宣布偵查結果及決定。因此,相信對朱立倫的選情,不會形成重大影響,只不過是為他的情緒帶來一些困擾而已。但正因為如此,就更能鍛煉人。
  民進黨人對朱立倫實施「法律狙擊戰」 ,還有一招就是發動「罷免案」。這無須要有任何法律上的理由,只要付諸政治訴求。但問題是,「罷免案」的幾道「門檻」都極高,在實務上窒礙難行。實際上,依《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規定,該案首先必須湊足跨過新北市選民總數百分之二的「提議門檻」,隨後必須徵集到跨過新北市選民總數百分之十三的「連署門檻:」,而上述兩項的提議人、連署人應分別計算,因而從提議到連署成案總計需要百分之十五以上的選民連署。即使是「罷免案」成案,付諸投票表決,也必須投票人數跨過二分之一的「投票率門檻」,及投贊成票者達到二分之一的「同意罷免門檻」。這兩項指標與「公民投票」一樣地窒礙難行,要連署、投票等很難達成。 就以對新北市長的「罷免」來說,該市的選民總數為三百一十萬六千四百零二人(此為「九合一」選舉時的規模),首先「提議」及)「連署」就需徵集到接近四十七萬分連署書,這比在全島範圍內的參選「總統」的連署數還要多,要在新北市的行政區域內徵集到如此龐大數量的連署書,將是極為困難。即使是能夠成案,在付諸投票公決時,必須要有約一百五十名選民前往投票,並要七十五萬名選民投下贊成票,才可通過「罷免」。在連「大選帶公投」的「公投」都被否決了的歷史背景下,這種單一議題「罷免公決」的投票率肯定不高,第一道「投票率門檻」就將跨不過。實際上,不久前泛綠團體發動的對蔡正元的「立委罷免案」,投票率就很難看。
  因此,儘管新北市議會民進黨黨團已經開始運作「罷免」連署,相信也只不過是一個「假動作」而已。其實對朱立倫較有威脅的,還是對他的「彈劾案」。因為其程序較為簡單,只需交由「監察院」處理。但民進黨黨團對朱立倫發動「彈劾案」的理由並不充足,因為法律並無規定不得帶職參選。而且帶職參選也有先例,包括民進黨自己。因此,相信這也是虛張聲勢而已,只是騷擾一下,可能連民進黨人也知道未必能「告得入」。
  至於民進黨黨團舉行記者會,「揭露」朱立倫在新北市長任內的「不作為」、「亂作為」,只要沒有觸犯法律規定,也只能是打「口水炮」而已。地方行政首長在處理龐雜的市政事務時,當然會有失誤之處,或是「順得哥情失嫂意」,尤其是在某些涉及利益之爭的公共設施建案方面。但只要沒有法律上的不規則行為,相信朱立倫也是「我自巋然不動」。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0-22 04:08:4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