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王金平參選不分區是朱立倫精算結果

   朱立倫被國民黨「臨全會」徵召參選「總統」後,立即展現其凌厲作風,展開各種競選活動,看得人眼花繚亂,也看得蔡英文心驚膽跳.不過,在朱立倫的面前,還有兩個棘手問題仍待解決:一是王金平,二是宋楚瑜。
  王金平的企圖心不小,他的終極目標,是在「立法院長」的基礎上「更上層樓」。因此,在國民黨進行「總統」初選時,「政治精算師」朱立倫經過精密計算下,擔心自己的政治前景在「二零一六」一役一鋪「清袋」,因而自己並不打算參選「二零一六」,而是將眼光鎖定在「二零二零」。但國民黨又不能無人參選「二零一六」,因而就與王金平商定,支持王金平參選「總統」。誰知遭到馬英九強烈反對,並任由其下屬放出流言,進行阻嚇。王金平瞻前顧後,而缩了回去,儘管也曾聲言「義不容辭」,但畢竟是終究沒有在期限截止前領表登記,錯失了國民黨首次實行民主初選的機會。
  在洪秀柱「拋磚引玉」,領表登記參選後,王金平仍然寄望「防磚機制」能夠發揮預定的作用,因為洪秀柱的民調過低,過不了關,而使得黨中央走回過去「喬」的老路,在大佬協商中,徵召他參選。但豈料國民黨內「竟無一人是男兒」的怪象,激發深藍對洪秀柱的同情和支持,也讓民進黨支持者上下其手,在民調作業中拼命向她「灌水」,好讓她能順利出線,從而阻止國民黨徵召其他「A咖人物」出線,使得蔡英文可以「躺著選」。結果,洪秀柱以百分之四十六的高民調衝破「防磚機制」的羈絆,迫得國民黨「臨全會」確定洪秀柱為「總統」大選提名人。
  但王金平仍然沒有死心,並為自己未有領表登記而後悔不已,還在窺測方向,時刻準備取而代之。因此,當在國民黨「臨全會」提名洪秀柱,「灌水」民調「收兵回朝」,洪秀柱也表現突槌,使其民調回歸基本面,彰顯她只不過是一個「B咖」人物,根本無法扛起「總統」大選及「母雞帶小雞」的大任,而黨內也開始流傳「換柱」流言後,王金平認為「時予我也」,拋出了「公道伯」臉書,針砭時弊,為自己有機會「代柱」預作輿論。
  但當國民黨中央正式啟動「換柱工程」後,卻是令他大失所望,原先「打死不選」的朱立倫,卻自告奮勇「代柱」,實行「柱下朱上」。正因為如此,在第二次「臨全會」上,王金平在「倒柱」程序表現得很積極,但在決定徵召朱立倫的環節,卻是失所蹤影。
  但即使如此,王金平仍然幻想「朱王配」,作朱立倫的副手搭檔。對此,朱立倫雙管齊下,一方面終於下定決心,打破國民黨的清規戒律,專門為王金平度身定做地修訂「不分區立委」選舉提名辦法,不設限「院長」的任期,讓王金平可以繼續參選「不分區立委」,並將他安排在首位,還美其名曰「推動立法院改革」,希望「立法院長」是客觀中立的。這樣就可將王金平鎖定在「立法院」,掐死他的「總統夢」。另一方面,籍著媒體詢問王金平是會續選「立委」留在「立法院」,或是會擔任朱立倫副手、形成「朱王配」的大選搭檔,斬釘截鐵地回應說,希望「立法院」改革是完整、整套的改革,需要改革包括協商、表決制度,以及「立法院」議事效率的提升,因而大部分「立委」希望能借重王金平在「立法院」的議事經驗,繼續讓王金平留在「立法院」領導,國民黨中央將會尊重大家的意見。這樣,就斷絕了王金平的「副總統夢」。
   對王金平這樣的安排,朱立倫的算計很明顯,其一、是馬英九這一關仍然難過。因為「憲法」規定,倘「總統」出缺,「副總統」自然遞補。因此,倘「朱王配」萬一勝選,日後朱立倫有個不測,就是王金平坐上「總統」寶座,這是馬英九最不願看到的。儘管朱立倫為爭取中間選票,有意與馬英九拉開距離,但為避免得失深藍,卻又不能與馬英九做出切割。因此,還需照顧馬英九的感受。
  其二、朱立倫有自己的「副總統」人選,實際上近日就頻頻透過幕僚放風,透露朱立倫副手的資格及應能發揮的作用,甚至還指向「非政壇中人」,這當然是希望能比王金平更具爆炸力。
  其三、讓王金平繼續留在「立法院」,讓他能保留一個從政平台,免他胡思亂想,就可阻止民進黨和宋楚瑜對他的「策反」。為了阻止王金平投靠它黨,馬英九即使千般不願,也只得認了。
  其四、為進一步穩住王金平,準備委任王金平做自己參選「總統」的競選總部的主委。這就可以充分利用王金平在台灣中南部的人脈關係和影響力,為自己的「總統」選情加分,並防止中南部「立委」選情崩潰。
  其五、將王金平安排在「不分區立委」候選名單第一位,王金平就必定當選,這就將王金平鎖死王金平在國民黨內,不能宣布退黨,否則就連「立委」也沒有了。
  其六、倘國民黨「立委」議席能過半,王金平當然是將會連任「院長」,對倘可能的「英政府」進行制衡,不讓蔡英文予取予奪。
  但看來,王金平對此安排並不滿意,因而這幾天老是對留在「立法院」之說顧左右而言他,但當人們一談起「朱王配」就眉飛色舞。其實,「不分區立委」並伺機進攻「立法院長」,已是最佳安排。因為無論是獲得「總統」提名,還是「朱王配」,在目前的大環境之下,都沒有必勝的可能。倘此,就得離開政壇。而參選「不分區立委」,即使選不上「院長」,還是「立委」,盡管是「陽春立委」,但仍可延續四年的政治生命,任滿時七十九歲,正好順階而下,風光退出政治舞台。
  不過,以王金平的心態,似是仍未死心,還在等下一個機會,就是特偵組倘是「特事特辦」,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對「搓圓仔湯案」的偵查,並在「中選會」進行「總統」參選人領表作業之前起訴朱立倫,王金平就有理由提出再次「換人」,。
  這是有前例的,二零零七年馬英九被特偵組起訴後,王金平就說倘馬英九一審有罪,就將被褫奪候選人資格;而此時已過了「中選會」接受參選人提名期限,將會變成國民黨無人參選,言下之意是國民黨應當搶在「中選會」辦理「總統」提名作業之前,更換他參選.。
  但問題是,從目前情況看,「搓圓仔湯案」的證據十分薄弱。而且,法院也無法趕在「中選會」提名作業前進行一審。因此,王金平即使是有意「故伎重演」,也將開不了口。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0-26 05:13:0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