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柱下朱上對親民黨不利態勢正在發酵

  朱立倫被國民黨「臨全會」徵召參選「總統」後,需要解決的兩個棘手問題,除了是本欄昨日所分析的王金平之外,就是宋楚瑜了。當前週六國民黨「臨全會」決定「柱下朱上」後,人們就認為,國民黨該項重大動作的最大、的「受害者」,應是宋楚瑜及親民黨的「立委」候選人。果然,本已民調低迷的宋楚瑜,進一步陷於邊緣化,倘繼續參選「總統」下去,恐怕其得票率之低比四年前還要難看,只不過因為今次是由政黨推薦參選,不是經公民連署方式參選,不用繳交「保證金」,因而也不會像四年前那樣,因為得票率未能跨過「門檻」,而致被沒收「保證金」而已。至於「立委」議席,不但是有可能像四年前那樣,「區域立委」議席「掛零」,而且在「不分區立委」方面,由於受到「第三勢力」政黨的衝擊,可能也因為其政黨票的得票率達不到獲得分配議席的百分之五,而告落空,從而淪為泡沫黨。不過,由於已經修訂法例,降低領取「政黨選舉補助金」的「門檻」,「爛船仍有三斤釘」的親民黨,或倒是可以移到「政黨選舉補助金」。
  實際上,實際上,推動宋楚瑜參選「總統」的最大誘惑及推動力,就是國民黨確定提名洪秀柱參選「總統」。——本來,宋楚瑜是並不打算參選「總統」的,盡管因為三年多前的「立委」選舉,親民黨的得票率跨過百分之五「門檻」,因而可以直接提名「總統」參選人,而無須象四年前那樣,循「公民連署」方式參選,那麼辛苦地徵集近三十萬名選民的連署書。但宋楚瑜還在觀望,因為他在二零零四年的「連宋配」後,屢選屢敗,得票率一次比一次低,他已對自己的實力有所懷疑;而陳萬水的逝世,也使他產生不再參選的念頭。而在國民黨「總統」黨內初選階段,宋楚瑜始終認為朱立倫的實力不弱,可以與蔡英文一拼。因而儘管洪秀柱「拋磚成玉」,但宋楚瑜還是要等待,在七月十九日國民黨舉行「全代會」時,洪秀柱的提名是否會被黨代表們否決,另行徵召朱立倫或王金平披掛上陣。倘是後者,他是將會放棄參選「總統」的念頭的。 
  在國民黨「全代會」決定提名洪秀柱,而朱立倫也沒有「掛帥出征」的意圖及跡象,王金平也因「馬英九因素」而根本不可能獲得徵召之後,宋楚瑜認定洪秀柱挑不起這副重擔,國民黨的「總統」和「立委」選情都將分崩離析,正好讓他本人及親民黨「立委」參選人分別接收資源,尤其是吸納不滿洪秀柱參選的「本土藍」力量,因而就正式確定參選了。宋楚瑜當然知道自己當選不了「總統」,但卻是要「母雞帶小雞」地拉抬親民黨「立委」的選情。而國民黨內也有一種「陰謀論」,研判宋楚瑜是要與蔡英文進行政治交易,以自己參選「總統」來壓抑洪秀柱的選情,力保蔡英文當選,而換取「行政院長」職務。
   如今洪秀柱被廢止提名人資格,改由朱立倫參選,這就等於是宋楚瑜參選「總統」所設定的理由和正當性被抽空了。這就讓「洗濕咗頭」頂宋楚瑜進退兩難:棄選,擺出那麼大的陣仗卻突然「收兵回朝」,這面子往哪兒擱?尤其是對不起由自己動員出來參選「立委」的子弟兵;繼續參選,不但是沒有把握勝選,勞民傷財,而且也難以向支持者作出交代。
  宋瑜當初的算盤是撥拉得蠻精的,由於洪秀柱的能力微弱,而且其「急統」政治主張也偏離主流民意,不但是無法肩負「母雞帶小雞」的責任,而且還反過來「踩死小雞」,因而國民黨「本土派」普遍產生焦慮、茫然的情緒。親民黨即「此消彼長」,在宋楚瑜積極布局縱貫線之下,「省府幫」陸續回鍋,國民黨「本土派」則紛紛「跳船」,讓親民黨接收國民黨的資源,以壯大自己,宋楚瑜甚至意圖以自己曾經的「台灣省長」的形象,力壓「不懂行政」的蔡英文。
  但宋楚瑜似乎是戰略失策,戰術失誤。在戰略上,他千算萬算,都沒有算到,國民黨卻會不顧程序正義,也要實施「柱下朱上」,讓他參選「總統」的正當性大幅流失。在戰術上,他「聰明反被聰明」,以為到中南部找回當年出任台灣省長時的舊部,就可像當年一樣「一呼百應」,喚起民眾,但意想不到的是,出來撐場的都是「黑金」人物,使他形象嚴重受損,並讓人們回想起,當年台灣地區的「黑金」盛行,就是由李登輝和時任國民黨秘書長的宋楚瑜自己所催生的。再加上他處置親民黨秘書長秦金生前赴北京觀賞「九三」閱兵失當,而使得宋楚瑜自己和親民黨的民調都直直落,甚至一段時間還低於洪秀柱和國民黨,而他自己的形象也遭受重創。而且更令宋楚瑜失落的是,原本寄望於蔡英文「聯合政府」的策反謀略,自己可挾著親民黨摧垮國民黨的「功勞」和實力,可以撈個「行政院長」幹幹,一方面是彌補自己「英雄無用武之地」的不平衡心理,另一方面也是要向被他視為「無能」的馬英九「秀肌肉」,以證「有為者無位,有位者無為」之謬。但由於自己的策略失誤,尤其是「柱下朱上」打亂了自己的「宏圖大計」,親民黨也將慘遭邊緣化,因而變成了「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
  實際上,現在連親民黨「區域立委」的選情也陷入水深火熱之中。本來,民進黨在台北市等自己難以當選的「艱困選區」,是樂於「禮讓」親民黨的參選人參選,以借助親民黨的力量來衝擊國民黨的。但在朱立倫落場參選「總統」,國民黨「立委」的選情被帶動了起來之後,民進黨感受到嚴重的威脅,為了能夠實現「雙過半」的「完全執政」美夢,就必須「寸土必爭」,不能再「禮讓」了,連原先達成默契的選區也是如此。民進黨發言人鄭運鵬昨日更是明確表示,隨著選情變化,原本不予徵召的港湖區,也許有新的評估,選對會下次開會應有結論。
  亦即不再「禮讓」親民黨的黃珊珊,而是直接徵召民進黨的高佳瑜。其他一些原本「民親合作」的選區,也有類似的情況發生。
  職是之故,整場選戰多是批評國民黨政府的宋楚瑜,現在轉而將砲火對向蔡英文,指她「當駕駛還沒起飛就會墜機」。而鄭運鵬則反擊宋楚瑜,指出過去在省政府時代,宋楚瑜多以散財做建設,造成浪費,留下很多蚊子館,這點社會自有公評。 看來。宋楚瑜與民進黨的「蜜月期」,因「柱下朱上」而告結束,這也可說是國民黨的一項「副產品」收穫吧!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0-27 04:38:1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