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宋楚瑜為何轉變態度炮打蔡英文?

  「柱下朱上」後,形勢發生變化,宋楚瑜和親民黨「立委」選情陷於邊緣化。一直與蔡英文及民進黨眉來眼去的宋楚瑜,近日卻突然調轉炮口,炮轟蔡英文和民進黨,而曾經採取「尊宋」態度的蔡英文和民進黨,也隨即「應戰」,向宋楚瑜猛烈開火,宋楚瑜與蔡英文,親民黨與民進黨之間的「蜜月」,眼看就要煙消雲散。
  實際上,宋楚瑜宣布參加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後,就在繼續其「打馬批國(民黨)」的傳統上,「加緊幾錢肉緊」地向馬英九開火。而蔡英文也與宋楚瑜眉來眼去,暗通款曲,並採「尊宋」態度。為此,蔡英文與宋楚瑜曾經有過幾次沒有公開的會面,就「憲法」、課綱等重大議題交換意見,甚至「雙十慶典」的觀禮台上握手時,在眾目睽睽之下,上演一幕「哥有情妹有意」的「眼神秀」。既然如此,民進黨選對會就秉承老闆的意旨,在幾個艱困選區「禮讓」親民黨,自己不提名「立委」參選人,任由親民黨安排,一方面是避免自己在此選區「浪費子彈」,以保存實力,另一方面也是要利用親民黨來纏鬥國民黨。其中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在原台北市第四選區(港湖),寧願壓下自己的優秀戰將高佳瑜(她曾為此向黨中央抗議),也要「禮讓」給宋楚瑜的愛將、親民黨議員黃珊珊。
  但在近日,「風雲突變,宋蔡重開戰」。宋楚瑜以「當駕駛還沒起飛就會墜機」,直指蔡英文歷練不夠,無法勝任「總統」重任;而蔡英文則以「每個時代都有開飛機的模式,熟悉開老飛機不一定會開新飛機」反唇相譏,民進黨發言人鄭運鵬也直指宋楚瑜給外界「散財省長」、「到處蚊子館」的爭議印象。原已「禮讓」給黃珊珊的台北市第四選區,鄭運鵬也聲稱「隨選情變化,會有新評估」,暗示將會推翻民親兩黨的默契。
  為何會發生如此劇烈的變化?可能有以下幾個原因:
  一、親民黨失去了與民進黨組織「聯合政府」的本錢,宋楚瑜更是失去被蔡英文委任為「行政院長」的資格,而令宋楚瑜「反面」。實際上,當初蔡英文為了拿下政權,廣結善緣,招降納叛,提出了勝選後組織「聯合政府」的願景。對此,宋楚瑜舉雙手支持,並將自己視為與民進黨組織「聯合政府」的主要力量。因為按宋楚瑜的自我認知,他的行政能力最佳,行政經驗也最豐富,更是具有毅力和魄力,因而是出任「行政院長」的最佳人選。只不過是馬英九心胸狹隘,沒有使用他,而導致其政績低劣,民調低迷。相信蔡英文必能吸取馬英九的這個慘痛教訓,在當選「總統」後委任他為「行政院長」,以彌補她在行政方面的不足,並打破「民進黨無法搞好經濟」的魔咒,甚至是以自己與北京的良好關係,協助蔡英文與老共搭橋鋪路。因此,親民黨明為屬於泛藍陣營,實質上卻是橘子早已綠化。宋楚瑜本人也與蔡英文眉來眼去,一心等著蔡英文當選,自己就可一展抱負。也正因為如此,在宋楚瑜八月初宣布參選「總統」時,政壇上就有他是要籍此「砌低」國民黨的「立委」選情,協助蔡英文實現「雙過半」及「完全執政」黨美夢,以換取蔡英文委任他出任「行政院長」的傳說.
   平情而論,宋楚瑜與蔡英文倘有這樣的交易默契,並非沒有道理。蔡英文一來可以籍著宋楚瑜壓低國民黨的選情,讓自己的得票率更高,及讓民進黨「立委」的席位最大化;二來也確實是因自己對能否搞好經濟,及獲得對岸對其「維持現狀」的認同,心中沒有底,希望宋楚瑜能夠就此發揮作用;三來也是要籍此裂解泛藍陣營,將未能在野陣營的實力壓到最低,以利於自己的順利執政。
  但在國民黨「柱下朱上」之後,國民黨的選情有所起色,而宋楚瑜的選情則受到嚴重衝擊,親民黨「立委」的選情也連帶受到嚴重影響。根據「未來事件交易所」截至二十六日為止的交易價格,在「總統」得票率平均價格方面,蔡英文仍以百分之五十三點四保持穩定領先,朱立倫以百分之四十一點二四居次,宋楚瑜則從百分之二十二點七,一路下跌至百分之六點八四,大跌約十五個百分點,反而成為受創最嚴重的候選人。
  至於「立委」席次方面,親民黨也受重創。此前在「未來事件交易所」的預測中,看好親民黨有八成五的機率,能夠拿下三席而組成黨團。然而,朱立倫參選後,橘營拿下三席的機率狂跌至百分之四十八。而朱立倫的參選則令國民黨「立委」選情加溫,「立委」席次低於四十五席的機率,已從百分之七十八下跌至百分之六十一點九。當然,民進黨「立委」選情依然樂觀,「總席次介於五十五至六十席」仍是「未來事件交易所」價格最高的項目。
  由此,在蔡英文的眼中,親民黨的利用價值嚴重貶值,宋楚瑜的「能力」也受到質疑。實際上,蔡英文的「能開老飛機」之說,就是質疑宋楚瑜二十年前台灣省長的行政經驗,能否適用於時勢已發生重大變化的今日。而宋楚瑜也似乎是感受到蔡英文的這個思維變化,因而不惜與她撕破臉。
  二、宋楚瑜是投機主義者,盡管他出身於泛藍陣營,但為親民黨的政黨利益,長期以來與民進黨勾搭,並在「立法院」中甘當民進黨的「馬前卒」,但卻並沒有得到甚麼實質利益,只能是出一口對馬英九的「烏氣」而已。現在,民進黨「見死不救」,本來答應了的「禮讓」也推翻,讓宋楚瑜死心。
  三、「東方不亮西方亮,既然蔡英文不翻臉,就再次發揮投機主義的特色,轉向朱立倫討好,希望能與朱立倫合作,倘他萬幸能當選「總統」,也能取個「行政院長」當當。
  這並非是憑空想像。因為盡管宋楚瑜仇視馬英九,但卻對朱立倫並無惡感,相反關係還算可以。而朱立倫的岳父高育仁,曾與宋楚瑜合作愉快。因此,宋楚瑜近日對「國親合」的話題,並不迴避,甚至還有意無意地主動提起。
  其實,當馬英九於二零零八年首次當選「總統」時,政壇上就有讓宋楚瑜出任「行政院長」的說法,但卻遭到馬英九抗拒及封殺。事後有人議論,如果是由宋楚瑜出任「行政院長」,馬政府在「八八風災」中就不會表現得那麼差勁。而正是「八八風災」,令馬英九的民調由高峰滑落,並從此一瀉千里。
  從另一角度看,現在重提「國親合」也無妨,但宋楚瑜就不能作朱立倫的副手組織「朱宋配」,而是承諾在勝選讓他出任「行政院長」。區別在於:一、「副總統」有任期保證,「行政院長」則沒有任期保證,隨時因一點小差錯惹起民眾抗議,就被當作是犧牲品而將之「炒友」。因此,讓他出任「行政院長」後,抓住他的一下錯過而隨時把他換掉,讓他徹底死了「政治大位」這條心。二、按「憲法」規定,「副總統」為「備位元首」,在「總統」出缺時遞補之。倘朱立倫有什麼三長兩短,就是「明益」宋楚瑜,這是國民黨高層都不願看到的。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0-28 04:58:4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