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國會三大改革」是因應未來變局之舉?

  前日舉行的中常會,有兩個重大議題,一是討論「不分區立委」提名辦法修正與提名作業時程等議案,通過了由廖國棟等二十九名中常委連署的建議修改「不分區立委」提名辦法的提案,為王金平再選「不分區立委」,並參選「立法院長」解了套;二是朱立倫主席提出「國會三大改革方向」,包括「國會」議事效率化、協商透明化、議長中立化,並要求「立法院」黨團針對議事效率問題,提出相關修正條文,希望民進黨、其他「國會」黨派共同支持。
  這「國會」三大改革方向,尤其是其中的效率化和協商透明化,必須透過修訂有關「立法院」運作的相關法律,包括《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立法院議事規則》,才能得以實現。而按照「立法院」本身的立法效率,尤其是其中的改革黨團協商機制勢必遇到「既得利益者」台聯黨黨團的強烈抵制,因而沒有一年幾個月,是不能達成的。因此,這三大改革措施,肯定不是針對本屆「立法院」結束前餘下的兩個多月時間,而是今後新的一屆以至是此後各屆「立法院」。
  今後的「立法院」,會是一個甚麼樣的情況?現在還很難明確精準地作出評估。但根據各家民調綜合推算,民進黨有可能會再次成為第一大黨,甚至有可能會「立委」議席過半,國民黨則萎縮為第二大黨,而當年「迫使」國民黨退居為第二大黨的親民黨,卻可能連黨團也無法組成,從而走向泡沫化。因此,這個三大改革方向,很明顯是針對未來「立法院」是由民進黨控制主導的變局而預作籌謀.
   如果說,朱立倫今年初在接任國民黨主席時提出以「內閣制」為主的「修憲」設想,還是停留在「國民黨是老大」的舊思維,認定在二零一六年的大選中,國民黨輸掉了「總統」大選,丟掉了「中央」執政權,但仍將能掌握「立法院」過半議席,因而倘是實行「內閣制」,就仍然是由國民黨來「組閣」,以制衡當選並出任「總統」的蔡英文的話,那麼,現在朱立倫是眼看自己當初的判斷失準,由於各種內外主客觀因素交織發酵,尤其是國民黨的「總統」選戰策略部署失誤,國民黨極有可能會「雙輸」,不但是原先就已「認命」的「總統」大選將會導致再次政黨輪替,而且就連原本國民黨較為樂觀的「立委」選舉,國民黨也將會丟城失地,喪失第一大黨地位,甚至是「立委」議席滑落到無法保護黨產(即制衡制定《黨產條例》及《政黨法》)的三分之一以下。因此可以說,這個「國會三大改革方向」,與今年初的「修憲」設想,有了重大的方向性的變化,是反過來制衡有可能的第一大黨、甚至議席過半的民進黨。
  有意思的是,當朱立倫前日提出「國會三大改革方向」時,還有一些人仍是停留在目前國民黨擁有六十四席,民進黨只有四十席的現實狀況,來思考問題,認為其中的「立法院長中立化」是「自縛手腳」。--須知道,「九月政爭」的爆發,表面原因是馬英九要懲罰王金平深陷「司法關說」,但實質上卻是馬英九強烈不滿王金平長期不配合執政黨的政策,以「議長中立」為由,拒絕對霸占主席台的民進黨「立委」行使警察權。而朱立倫卻是強調「立法院長中立化」,豈非是與馬英九「對著幹」,並縱容王金平的「不作為」?
  其實,朱立倫是「早有自知之明」,預估到國民黨的「立委」選情不妙,因而將有可能會丟掉「立法院長龍頭」,因而未雨綢繆,提早推出含有「立法院長中立化」訴求的「國會三大改革方向」,為未來處於少數地位的國民黨黨團或「立委」,「反其道而行之」地採取霸占主席台等行為,尋求法律保護。
  實際上,現在在民進黨內部,就已經為何人出任「立法院長」,有所籌謀,盛傳的人選是陳明文或柯建銘。其中,陳明文的企圖心最大,曾經意圖參選民進黨主席。但他原先是國民黨政客,因不滿國民黨的選舉安排而轉投民進黨,或會有信任的問題。不過,由於他對兩岸關係的看法屬於開明開放的一類,說不好蔡英文會利用他的這個特點,試圖緩和北京對民進黨政權的戒備心理。但從出任「立法院長」所必須具備的熟悉議事規則,及能夠協調各種不同政治及利益派系,捭闔縱橫的手腕看,柯建銘卻是最佳人選。但是,柯建銘的選情無不樂觀,他所在選區的新竹市是客家區,而且中產階層佔人口比例在全島是最高,這「先天不足」條件對他就頗為不利。再加上「後天不良」,「第三勢力」的「時代力量」的邱顯智也在此選區「插旗」,讓本來就面對國民黨參選人鄭正鈐而亮了紅燈的柯建銘,更是雪上加霜。為此,蔡英文特別強調,柯建銘很重要,要讓他當選,希望黨內同志有空都去新竹幫忙柯建銘輔選。而她自己也曾多次親臨新竹市為柯建銘站台,創下了她為黨籍「立委」參選人站台的最高紀錄。
  但正因為是「立法院」即將發生「主客」易位,因而這「國會三大改革方向」,也有可能會成為「迴力標」,打到國民黨自己的頭上。實際上,其中的「國會議事效率化」,固然是針對民進黨在「立法院」第八屆會期至今,已經阻擋法案二千六百五十五次,霸佔主席台五十五次、長達三十六天,而使得各項法案的通過窒礙難行。但在民進黨掌握「中央」執政權之後,卻反而是不願意看到「政令出不了總統府和行政院」的情況,必會反過來要求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為各項法案「保駕護航」,並設法提高「立法院」的立法效率。屆時,阻擋法案以至是霸占主席台的,反而將是國民黨黨團或「立委」。因此。朱立倫提出的「國會三大改革方向」中的「國會效率化」,其實是「為他人作嫁衣裳」,甚至是為自己的主要敵手民進黨「送作堆」。
  「協商透明化」顯然是衝著現時的黨團協商制度而來。根據《立法院職權行使法》,黨團的組成門檻非常低,只要三席「立委」就可組成。而黨團協商經各黨團代表達成共識後,應即簽名,作成協商結論,並經各黨團負責人簽名,於院會宣讀後,列入紀錄,刊登公報。所謂「共識」就是指全體一致同意。但是,全體一致同意本質上是違反多數決的民主原則,因為只要有一個黨團不同意,縱使只是三位「立委」組成的黨團,就可以使由其餘一百一十二位「立委」產生的其他黨團束手無策,無法完成黨政協商。這是典型的「少數挾持多數」。而且黨團協商是閉門進行,不受社會及媒體監督,某些黨團更是籍此為所欲為,並使得黨團協商部分取代了委員會審查法案的功能,許多法案雖然在委員會達成共識,但送交協商後卻又全遭推翻。而朱立倫的「協商透明化」訴求,只是訴求黨團協商的公開化,不敢取消「黨團協商」,是「半拉子」改革。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0-30 05:22:3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