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從蔡英文公佈訪美行程看歷史的弔詭

  民進黨總部五月八日發出新聞稿聲稱,民進黨主席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將於今年五月二十九日啟程訪問美國。蔡英文此行將與美國行政部門及各界人士交換意見,並拜會相關國會議員,感謝他們對台灣的堅定支持,也將應邀在華府智庫戰略及國際研究中心(CSIS)發表演講。新聞稿說,訪問期間,蔡英文將造訪六個美國大城,與當地僑胞互動及座談,感謝他們對台灣的愛護與支持。民進黨也十分感謝美國各界友人及所有僑民,對蔡主席此行表達善意並提供協助。行程安排方面,蔡英文一行將於五月二十九日至三十日訪問洛杉磯,五月三十一日至六月一日訪問芝加哥,六月二日至四日訪問華府,六月五日訪問紐約,六月六日訪問休士頓,六月七日至八日訪問舊金山,預計於六月九日結束訪問返抵台灣。
  此民進黨總部的這份新聞稿看,蔡英文這次經過反復推敲的訪美行程安排,有兩大特點。其一是其主題——接受華府「面試」所用的時間並不多,包括官方和智庫在內,只有三天兩夜,反而是對美國幾個主要城市的「台僑」的互動時間更多,這顯示蔡英文對美國朝野對台灣地區將要再次發生政黨輪替的較高接受程度信心滿滿,因而並沒有像自己前兩次訪美接受美國朝野「面試」時那樣誠惶誠恐,戒慎惕厲,而是有點兒「吃定了」美國樂見民進黨再次執掌台灣政權的樣子。其二是專門將訪問華府的時間定在六月四日「北京風波」週年紀念日前夕,將會有逃亡美國的「民運」團體舉辦紀念活動之際,從而令華府將民進黨成立的背景及「民主進步」的黨名,與中國大陸的民主政治、人權等問題掛起鉤來,形成加疊效應,增強華府對民進黨再次執政的支持度。
  實際上,民進黨從成立的那一天開始,在爭取美國支持上所採用的策略,就是將自己與西方的政治價值觀捆綁了起來,讓西方各國政府或朝野政黨,以及官方和民間的智庫,都對民進黨抱持同情心理,並進而支持民進黨。在民進黨成立之前,不少早期的「黨外」政治人物,就曾向華府控訴台灣的國民黨政權實施戒嚴獨裁統治,製造白色恐怖,因而華府對這些「黨外」政治勢力及人物,普遍持同情態度,並向受到國民黨政權通緝的「黨外」政治人物,提供居留及活動的方便。民進黨成立後,美國不管是由何黨掌政,華府都對民進黨給予不同程度的支持。尤其是在二零零零年的「總統」大選,就暗中支持陳水扁,但也對陳水扁的兩岸政策加以束限,陳水扁在就職演說中宣示的「四不一沒有」,其中的「四不」就是華府提出的要求。如果後來不是陳水扁違背「四不」的承諾,差點也把華府「拖下水」,可能華府並不討厭民進黨。
  台灣地區經過兩次政黨輪替後,華府似乎是更樂見台灣地區這種政黨輪替現象成為政治常態,因為這是符合西方普世價值觀和政黨政治的。因此,較早前就有一些傳說說,在二零一六年台灣地區的「總統」大選中,只要蔡英文能夠保證不會像陳水扁那樣瞎折騰,華府就將會按照政黨輪替的政黨政治,樂見民進黨再次上臺。正因為如此,再加上台灣地區的政治氛圍,在「太陽花學運」及「九合一」選舉後發生了重大的變化,蔡英文和吳昭燮才會對美國的支持那麼信心滿滿,因而感到無需花更多的力氣在取信華府方面,反而是應當在島內爭取更多選民的支持。因此,蔡英文拋棄了自己在敗選檢討報告中得出的「最後一裏路」結論,而只是提出「維持現狀」的承諾。
  其實,華府再次暗中支持民進黨的原因,還不單止是基於上述的因素,還有一個更隱晦的原因,那就是擔心二零一六年繼續讓國民黨執政下去,民進黨的中生代就將缺乏在「中央」層級進行政治管治及行政執行方面的錘煉機會,長此下去,民進黨就將會出現政治人才「斷層」及後繼無人的危險及威脅,客觀上助長國民黨實現長期執政之夢,這反而將會破壞美國對台海政策「維持現狀,不統不獨」的平衡,形成「統」的傾向上升,這與「台獨」一樣,都是美國不願看到的。因此,為了避免這種情況出現,美國將會在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中,「有條件」地支持民進黨。而這個「條件」,就是「維持現狀,不統不獨」。這正是在吳昭燮上次訪美歸來後,蔡英文突然推出「兩岸關係維持現狀」訴求的主要原因。
  不過,「計劃趕不上變化」,「九合一」選舉後,台灣地區所出現的政治態勢新變化,可能將會反過來讓華府深思,現在不是擔心民進黨後繼無人的了,因為民進黨的中生代拿下了一批直轄市和普通縣市,有了在中層錘煉的機會。而按照目前的政治走勢,蔡英文當選「總統」的機率甚高,因而民進黨的中生代更不用擔憂沒有在「中央」層級任職鍛煉的機會。反而是從國民黨內民調最高的朱立倫卻是怯選畏選,馬英九原先設想的「接棒人」,一個吳敦義毫無選戰能力,自己也無心參選,另一個江宜樺早已被政治舞臺所拋棄;全黨都正在陷入「無人參選」的焦慮恐懼之中。因而反而是應當擔心國民黨日後將會陷入政治人才「斷層」及後繼無人的危險和威脅的了。
  倘因此而讓民進黨實現長期執政,又將輪到華府擔心將會出現「從一個傾向走向另一個傾向」了,那就是從原先擔心的「統」的傾向上升,變成「台獨」勢力壯大,更是嚴重威脅美國「維持現狀,不統不獨」的台海政策。在此情況下,是否將會導致華府重新考量其對「二零一六」中的立場態度?這就值得認真觀察。
  倘果真會有此「轉捩點」,很有可能是將會發生在今年夏秋之間,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美國進行國事訪問之時。在經中美兩國最高領導人的會商之下,將中美合作共同維護世界秩序的戰略地位,提升到最高的位階,遠遠高於美國在台海領域的戰略利益,華府就不得不重新審視政黨輪替普世價值在台灣地區實施的價值「斤兩」了。
  當然,北京也應「西方普世價值」方面,滿足美國的某些願望,讓其取得心理平衡,在台灣地區的「損失」,在別的領域得到「補償」。比如,近日對高瑜等人的刑事判決,倘習近平在訪美前能有一個讓美方感到滿意的二審判決,說不好就將讓華府改變對台灣地區政黨輪替的既有政策。從此角度來看,中國大陸司法機關對高瑜等人的一審判決,說不好就是為了配合這個倘有的政治安排。
  (五月八日發自意大利威尼斯)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5-11 05:35:2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