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從國民黨並未為反常民調所迷惑說起 

  國民黨啟動「換柱工程」後,全黨上下士氣大振,一掃過去幾個月來的低沉氣氛。即使是此前曾經極力「挺柱」的黃復興黨部成員等,也從國民黨生死存亡的大局出發,改為全力「挺朱」。現時仍在嘮嘮叨叨地「挺柱」的人,儘管大多是深藍人士,但卻也大多並非是在編的國民黨員,而是屬於「反獨」以至是「促統」的團體或政黨人士。而且,他們反彈的力度也不如預期,並沒有發生時前張揚的「衝擊」等暴力事件。而頗為有意思的是,民進黨也明裡暗裡反對「換柱」,親綠名咀更是漫天開罵,不但是為洪秀柱的「委屈」打抱不平,而且還甚至將朱立倫和國民黨告到司法機關。倘按照「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邏輯,可見民進黨是頗為顧忌甚至是恐慌朱立倫替代洪秀柱的,這也顯示朱立倫確實是對民進黨構成一定的威脅。實際上,就連民進黨內部,也認為蔡英文「躺著選」的「好日子」結束了,民進黨必須高度戒備,全力迎戰。
  按此現象,朱立倫的民調應該比洪秀柱高得多才對。但奇怪的是,在「柱下朱上」之後,台灣地區幾家民調公司陸續公佈的民意調查數據都顯示,盡管國民黨的民調確實是有所改觀,但朱立倫的民調卻是比洪秀柱高不了多少,倒是宋楚瑜的民調進一步沉淪下去。相反,蔡英文的民調卻不跌反升。最新的民調數據是昨日「台灣指標民調」發表的「最新民調數據」,在國民黨將「總統」參選人換為朱立倫後,蔡英文仍以百分之四十七點一的支持度遙遙領先朱立倫的百分之十六點四,朱立倫只比洪秀柱最後一次民調高出零點八個百分點的支持度,大輸蔡英文三十點七,而宋楚瑜則只得百分之十點二。對此,民進黨專門負責「打朱」輿論的「新潮流系立委」段宜康在其臉書上嘲諷說,國民黨此時若要再換「總統」參選人也還來得及,「朱主席下班去吧!」
  為何會出現與現實的反差如此強烈的民調?不少人認為,這是「反蜜月效應」仍未消退所致。因為剛發生「柱下朱上」,部份接受民調的人士,對國民黨的粗暴做法反感,因而不會對朱立倫有好感。而更多的朱立倫支持者,卻未被民調機構的調查電話詢問到。實際上,如果蒐集到的數據只是一千幾百例,是並不足以反映真實情況的。
  其實,由各政黨自行進行的較為客觀真實的民調,是不會公佈的。據說,國民黨內部所做的民調,就相當準確地反映了「換柱」之後的人心背向,初步達到黨中央的預期目標,一掃九月中旬李四川秘書長拿著一大疊民調數據到「總統府」向馬英九「告急」,請求啟動「換柱工程」的「坐困愁城」和焦慮氣氛。這也正是近日朱立倫敢於向蔡英文「叫板」的信心依托。
  由此可見,在國民黨內部,對社會上各種不利於朱立倫的民調,早已是心中有數,「百毒不侵」。因而對此類民調採取的策略,是「不理睬,不回應」。這是正確的,越是反駁,這些民調機構就越是自抬身價,反而助長其「聲勢」和「知名度」。因而不將之作是一回事,以其影響自己軍心。   
  實際上,民調本來是個「好東西」,中立客觀的民調可以推斷絕大多數人對某些特定議題的看法,利於揚長避短,扶正祛邪。而科學準確的選舉民調,更是可以把握民意,從而據此調整策略,進而影響民意,使之向有利於已的方向發展,使自己成為民意之所屬,民心之所向,將選票盡收囊中。
  因此,各政黨自行操作的民調,是力求客觀準確的,是只作為自家操盤選戰調整策略的參考資料,是不會公佈的。能夠公佈的民調數據,都有其特定目標,或是欺敵,或是告急,都有其權謀性。即使是由商業民調機構公佈的民調數據,除了不具政治背景的專業性民調機構,力求反映選民真實心態,以求維持其公信力及商譽之外,大多都是有其各種不同的利益目的,或是與某一政黨暗中結成策略同盟,甚至就是直接與某一政黨進行商業交易,利用商業民調機構的「商譽」和「公信力」,拋出似是而非的民調數據,以達到為自己「保駕護航」,對敵手「連消帶打」的民調,以求達成勝選之目的。據台灣選舉民調專家表示,這些有預設目的的民調,有逼令對手早日現身的民調,分化瓦解對手陣營的民調,替本黨候人護航的民調,誤導選民的民調,動員爭取游離選民的民調,主導選舉議題的民調等。
  實際上,近日陸續公佈民調數據的民調機構,其中一些就長期是民進黨的合作伙伴。民進黨除了自己有民調中心,其所得數據是提供選戰操盤手參考,因而高度保密之外,在進行黨內初選或其他宣導議題使用的民調時,多是聘請這些民調機構進行。即使他們是商業機構,為商業而不敢做假民調,但在設計問卷時,多少也帶有導向性,因而也不能說是完全準確。比如,民調機構在詢問受訪者是否支持特定參選人時,使用「請問就國民黨提名的朱立倫和民進黨提名的蔡英文及親民黨提名的宋楚瑜相比,你比較支持那一位選總統?」或「如果明天就是投票日,請問你比較可能投給哪一位?」同一位受訪者的答案可能都會不同。因為前者有提示候選人的政黨屬性,就會有「鼓勵歸隊」的效果;而以「支持」與「明天可能投給哪一位」的不同方式詢問選民,選民回答時的「認真」程度也會有差異。
  另外,「機構效應」也是影響民調數據準確性的重要因素。比如,民進黨支持者在接到《聯合報》民調中心打來的電話時,自然會傾向隱藏自己的投票意向;相反,國民黨支持者在接到「民視」打來的電訪時,也會隱藏自己的投票意向,所以,不同民調機構做出來的民調就會出現誤差。
  昨日公佈「朱立倫只比洪秀柱最後一次民調高出零點八個百分點支持度」的「台灣指標民調公司」,據說其總經理戴立安曾在泛藍媒體服務,但在二零一二年「總統」大選期間,他任總監的《遠見雜誌》民調中心,原本定期公布台灣民心指數、「總統」執政滿意度與競選指標等民調結果,卻突然在網站上公告,將轉型為「社會經濟研究調查中心」,不再進行任何有關選舉的民調,而戴立安也主動請辭,被懷疑內情不單純而曾上過新聞,外界揣測主因是民調結果不利於國民黨。因此,前述也是「不利於國民黨」的民調數據,是否也含有此心理因素?就值得考究。因而難怪國民黨中央不為其所動。
  就在前日,宋楚瑜陣營公佈了其花費了一百五十萬元,委託美國的民調公司所製作的民調。其中美國巨量公司製作的民調,民調結果是蔡英文百分之四十,宋楚瑜百分之二十三,朱立倫只有百分之十七;而另一份由「I-voting」進行的網路民調,更是顯示宋楚瑜高達百分之四十四,蔡英文只有百分之三十,朱立倫只有百分之二十二,宋楚瑜的民調超越了蔡英文,形成了「黃金交叉」。這兩組民調數據,相信就是宋楚瑜陣營自己,也不敢輕易相信。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0-31 05:06:2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