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王金平得寸進尺大跳草裙舞?

  朱立倫為挽救國民黨選情,不顧馬英九的「面子」(或許是徵得了已是「無可奈何花落去」的馬英九勉強同意),主導國民黨中常會專門為王金平再次修訂「不分區立委」提名辦法,以為就可以討得王金平的歡心和真心,與國民黨上下團結一致,砥礪前行,全力投入「二零一六」這場硬仗,既是為國民黨以至台灣寶島、甚至台海和平的前景,也是為自己的政治前途》,「蹽落去」了。
  但令到國民黨全黨上下大感詫異和驚愕的是,在國民黨中常會確定將會再次提名王金平為「不分區立委」候選人之後,首、二場為國民黨「立委」參選人的造勢大會,本來說好了的「朱王合體」,王金平卻都放了朱立倫和國民黨的「鴿子」,拒絕出席!而且其這項舉動的「肢體語言」更「辣」的是,昨日的第二場造勢活動,是新北市「立委」參選人盧嘉辰成立競選總部,而盧嘉辰是著名的本土派人物,更是「挺王」大將,在連「行政院長」毛治國都首次出來參加黨籍「立委」參選人的造勢活動的情況下,本來說好將會出席的王金平,卻不見蹤影。這就讓盧嘉辰的造勢活動現場議論紛紛,質疑「朱王結盟」是否破局。
  實際上,就在前晚,國民黨主席兼「總統」參選人朱立倫、「立法院長」王金平排定在嘉義「合體」,為海線「立委」參選人林江釧站台,但王金平卻臨時取消行程,就已宣示首次「朱王合體」破功。當時就已讓國民黨內部錯愕不已,感受到「不祥」氣味。如果說,林江釧的場子路途較遠,而其人的知名度也不算太高,且與王金平的關係也不是太密切,因而王金平臨時「放鴿子」,還可以推說是「雖然難看,惟情有可諒」的話,作為「挺王」大將的本土派重頭人物,曾為王金平參加國民黨「總統」初選,及修訂「不分區立委」提名辦法東奔西走的盧嘉辰第競選總部成立大會,連國民黨高官都不敢怠慢,但原本已經表達將會參加,並與朱立倫同台造勢的王金平,卻臨時通知將會缺席,其給國民黨帶來的震撼,就確實是難以形容了。
  這連盧嘉辰也忍不住開炮說,希望黨內心平氣和,為團結勝選最後衝刺才是明智之舉,不要為彼此不同的想法影響團結。黨內「天王」應以大局為重,團結一致,讓國民黨選情有所改變,不想再被民進黨唱衰,必須自己振作起來。
  王金平為何會缺席盧嘉辰的造勢活動,拒絕與朱立倫「合體」?還是盧嘉辰一語道破「天機」:對朱立倫尚未確定王金平名列「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名單第一位強烈不滿。他指出,朱立倫已經再度強調,王金平現在是「國會龍頭」,未來也會是國民黨推出的「國會龍頭」,「既然有這個心意,不妨『花著插前面』(台語,意指拜託人幫忙,應事先送禮,受託者自然格外加勁),早日表態、早日凝聚共識,彼此才能靜下心來拚選戰。」
  原來如此!實際上,在國民黨中常會為王金平度身定做地修訂了續任「不分區立委」的條件後,媒體詢問王金平何時開始為黨籍「立委」輔選時,他就推稱:「現在還沒有名分,哪有立場輔選?」當記者們詢問「排第一和第十有什麼差別」時,他回了一句「你說勒!」這已是「擺明車馬」地向黨中央要求名列「不分區立委」第一名的「名分」。但他卻忘記了目前他所出任的「立法院長」的「名分」,而且這個「名分」是國民黨先是將他提名為「不分區立委」候選人並名列第一位,當選「立委」後又以全體國民黨籍「立委」之力,在「立法院長」選舉中,將他拱上「國會龍頭寶座」而得的;在「九月政爭」中,馬英九要籍著開除他的黨籍而剝奪他的「立法院長」,他向法院提起「假處分」之訴而暫時保住「國會龍頭」後,又是新任國民黨主席朱立倫決定放棄對該案的上訴權,使得他的「國會龍頭寶座」得以保住。這個「名分」,還不足夠乎?
  朱立倫未能在「第一時間」決定王金平的「不分區立委」排序,有著自己的難處。首先是遭到黨內深藍的反彈,他必須設法擺平,不能顧此失彼。實際上,在國民黨中常會通過「國會議長條款」,讓王金平可以繼續參加「不分區立委」選舉時,來自黃復興黨部及青工、青年系統的中常委就強烈反彈,要將他排在第十位以降。而朱立倫即使是有心將王金平名列「不分區立委」首位,也許顧及黨的規矩,由黨中央提名小組先行進行相關作業,然後才能正式宣布。亦即倘在提名小組尚未進行相關作業之前,就進行表態,又何須鄭重其事地成立這麼一個機構,以展示黨內的民主與法制?
  不過,從各種跡像看,可能王金平的大跳「草裙舞」,也不排除他並非是志在「不分區立委」,而是「副總統」。實際上,現在就有「挺王立委」要求推出「朱王配」參加「總統」大選,並認為國民黨只有「王朱配」與「朱王配」兩種組合,整合挺馬與反馬勢力,再將新黨等深藍與親民黨宋楚瑜等力量納進來,才有打敗蔡英文的機會,贏取「總統」大選。
  或許,王金平現在正為究竟是參選「立委」還是「副總統」而猶豫不決,陷於熊掌與魚難以兩得到心理矛盾。因為按照目前的選情,王金平雖然可以當選「不分區立委」,但由於國民黨的議席可能難以過半,不一定能當選「立法院長」,這就將變成「陽春立委」,多年來習慣了在主席台上揮舞議事槌的人,將要在主席台下看著別人揮舞議事槌,心中當然不是滋味。因而不如「更上層樓」,進軍「總統府」。但既然國民黨「臨全會」已確定朱立倫為「總統」提名人,那就退而求其次,參選「副總統」也是好的。
  但「不分區立委」即使是排在第十位,以國民黨的基本盤,仍將能確保當選,儘管不能保證可以繼續當選「立法院長」,而「總統」大選的前景則極為渺茫。何況,即使是僥倖能當選,按照「憲法」規定,「總統」出缺由「副總統」遞補之,這就隨時會有成為「總統」的機會,馬英九肯定不會打開這道「大門」,朱立倫即使是吃了豹子膽也不敢滿足王金平這個意願。王金平的胃口,也真是「吃相難看」了。 
  王金平突然大跳「草裙舞」,據說還有另外一種說法,就是不滿朱立倫提出的「國會改革三大方案」中,包括有「國會議事效率化、協商透明化」,是針對並指責他擔任「立法院長」長期以來,在主持黨團協商時代不顧立法效率,及「黑箱作業」。儘管「議長中立化」對他有利,但這兩項已將之抵消殆盡。
  是耶?非耶?只有王金平自己才知道。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1-02 05:17:0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