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在歷史性會見中看習近平式政治風格

  將於本周六在新加坡舉行的大陸領導人習近平與台灣領導人馬英九的歷史性會面,是一九四五年中共領導人毛澤東與國民黨領導人蔣介石參加重慶談判後,相隔足足七十年的國共兩黨實權領導人的會面(此前雖有大陸領導人與時任國民黨主席的連戰、吳伯雄會面,但後者均非政權領導人),可以載入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以至是世界和平發展的史冊,習近平和馬英九將會在短短幾個小時的會面中,以濃烈的墨彩共同書寫將會長久產生影響的歷史一頁,是繼中國政府以和平談判方式,先後恢復對香港、澳門行使主權之後,又一例處理和解決同類問題的典型。
  「習馬會」是在國際形勢風雲際會的情況下進行的。中國歷史性地崛起,所推出的「一帶一路」與「亞投行」等項目,有力地抗衡抵消美國「重返亞太」的包圍圈,美國的主要盟友如德、英、法、義等國家紛紛熱烈響應;「九三」大閱兵使中國在國際反法西斯戰爭中的東方主戰場的形象更為鮮明凸顯;朝核和對日關係僵局有望打破,中國牢牢掌握南海爭紛的主導權。在中國內部,改革開放事業正全面深化發展,反貪腐鬥爭取得關鍵性的勝利;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通過了制定「十三五」規劃的建議,「頂層設計」鞏固和加強了執政黨的領導;香港特區曾經猖狂一時的「佔中」受到唾棄,澳門特區形勢「風景這邊獨好」。現在,只剩下台灣問題是「金甌獨缺一角」了,而「習馬會」就正是為「金甌補缺」創造條件和基礎,因而不但是在兩岸關係發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大事,也是在國際關係發展史上具有方向標意義的大事。
  「習馬會」是在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關鍵節點上進行的。它將開啟兩岸領導人直接交流溝通的先河,有利於兩岸雙方增進互信,鞏固共同政治基礎,推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維護臺海和平穩定。尤其是在台灣政局可能會發生「政黨輪替」的前夕,「習馬會」將傳遞出清晰而強有力的信號,台灣地區無論是由何黨何人掌政,都必須承認並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並在此基礎上推動和發展兩岸關係,而不能以抽離「九二共識」的「維持現狀」糊弄過去,更不允許島內外任何政治力量阻礙破壞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現狀和發展歷程。因此,這有助於島內民眾認真考量如何才是真正的維護現狀,作出哪一種選擇才對台灣人民有利。「習馬會」通過對兩岸關係事務的一些重要問題交換看法後,各自重申「九二共識」,也有助於對台灣地區目前的政情設下一個「停損點」。
   應當說,在其第二個任期伊始就宣稱要建立「歷史定位」的馬英九,是為極為希望能夠在其任期內實現「習馬會」,作為其建立「歷史定位」的重要內容的。因而就動員了所有可以運用的力量,想盡一切辦法,利用一切機會,先後提出了「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或金門「八二三炮戰」紀念日等方案。可謂絞盡腦汁,搜盡枯腸,甚至還無厘頭地弄出了一個「張顯耀間諜案」。
   但「APEC」是國際場合,有違一個中國原則;「八二三砲戰」週年紀念日之時,正是「太陽花學運」氣焰未消之際,時機和氛圍都不適合。還有馬英九堅持要以「總統」的職銜進行「習馬會」,也是強人所難,自我設絆。而隨著時間的流逝,馬英九的任期即將結束,其領導人的身份即將失去,他也辭去中國國民黨主席職務之後,馬英九已經對「習馬會」已經不再抱以希望之際,卻突然由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在廣州「張夏會」中,主動提出實施「習馬會」的議題。這就讓馬英九及其兩岸事務的幕僚們,絕處逢生,喜出望外。
  這就折射了習近平不囿於舊規則的政治風格新常態。本來,按照一般人的思維定勢,馬英九的任期即將結束,而且在卸任後可能會遭到有意為陳水扁「報一箭之仇」的民進黨人的司法報復,而台灣地區也可能會發生「政黨輪替」,因而此時進行「習馬會」,可能功效不大。但習近平卻以化劣勢為優勢的辯證政治藝術,利用馬英九任期的最後階段,亦即將會有新的台灣領導人走馬上任的前夕,實現比兩岸兩會協商更高層次的兩岸領導人會面,對台灣地區未來有可能的掌政者,進行「九二共識」的訓導教育,只有承認「九二共識」,才能繼續維持馬英九掌政期間,兩岸合作交流的現狀。否則,抽離了「九二共識」的「維持現狀」,所能維持的是陳水扁掌政時代台海形勢的狀況。
  北京極力反對在「APEC」的國際場合進行「習馬會」,讓馬英九及其兩岸事務幕僚們「搔曬頭皮」。但意想不到的是,北京卻同意在「國際第三地」的新加坡進行「習馬會」,卻是神來之筆。其實,李光耀逝世時,北京默許馬英九以「私人朋友」身份前往吊唁,就已埋下伏筆。更重要的是,新加坡是「汪辜會談」的所在地,「習馬會」在此進行,大有「周而復始」,生生不息之意。新加坡為中國的兩岸關係發展再次扮演了重要角色,李顯龍作為炎黃子孫,繼承其父親李光耀的遺志,再為中華民族的振興作出貢獻。
  如果說,北京在曾經堅決反對在國際場合進行「習馬會」的問題上,作出了靈活調適的讓步的話,那麼,馬英九顧及到自己已辭去國民黨主席之職,失去一個重要的「職銜」迴旋餘地,但也能不再堅持以「總統」的身份參與「習馬會」,也是一個重大的讓步。習近平為對應馬英九的實際情況,不用中共總書記和國家主席的職銜,雙方分別以「大陸領導人」和「台灣領導人」的身份會面,並在見面時互稱「先生」,這都是習近平、馬英九實事求是之舉,更是在兩岸政治分歧尚未徹底解決的情況下,根據一個中國原則作出的務實安排,體現了擱置爭議、相互尊重的精神。這就是中國人的高度政治智慧。
  習近平在馬英九任期即將結束時促成「習馬會」,可能還有一個考量,就是囿於台灣地區政治環境的原因,在「馬後」的一段時間內,由於屆時的台灣領導人,可能不承認「九二共識」,而根本不具備進行兩岸領導人會面的條件。倘錯失「習馬會」的機會,今後在自己的任期內,是否能進行兩岸領導人會晤就將面臨嚴重的不確定性。因此,趕在馬英九任期結束之前進行「習馬會」,從而締造前無古人的歷史,也是一個化劣勢為優勢的辯證法思維的運用。
  看來,習近平果然有當年毛澤東運籌帷幄、縱橫捭闔,既堅持原則又機動靈活、大開大闔的氣慨。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1-05 05:01:2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