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慌亂因習馬會使「維持現狀」破局

  據說,按兩岸雙方約定,關於本月七日將在新加坡進行兩岸領導人會面的消息,是計劃又兩岸事務主管機關(國台辦與陸委會)於本月四日下午同時公佈的。但由於台灣方面的政治體制規定,有關「習馬會」的安排必須先行向「立法院」報告,因而「總統府」本月三日傍晚與「立法院」聯繫,希望王金平翌日留出時間以便報告(據說還是在「九月政爭」後,馬英九首次致電王金平)。但在「總統府」與「立法院」的聯絡過程中,不小心洩露了「習馬會」的安排,讓媒體提前於當晚報導,尤其是親綠媒體《自由時報》的電子版搶先獲得「首發權」,從而打破了兩岸之間重大事務的安排,統一由兩岸事務主管機關共同發佈的慣例。「總統府」迫不得已,只得在深夜十一時許,由發言人作出宣布。但即使如此,在本月三日晚間被提前一個夜間洩露之前,在「習馬會」的整個籌劃過程中,一直都保密得很好,從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在廣州「張夏會」向陸委會主委夏立言表達可以籌辦「習馬會」開始,到國台辦與陸委會頻密聯繫推敲,再到大陸外交部與新加坡聯絡,及確定舉行「習馬會」後台灣陸委會向美國國務院報告,包括民進黨在內的各個方面都一無所知。因此,當各個方面都認定,由於馬英九的任期即將屆滿,也由於馬政府的政績低迷及國民黨的選情艱困,更由於此前北京曾多次冷淡處理馬英九與大陸領導人會面的訴求,在馬英九的任期結束之前,都不可能會有「習馬會」。因而當「習馬會」的消息被提前報導及獲得官方證實後,震撼了整個台灣政壇。
   民進黨更是一臉錯愕,措手不及,以至是慌亂,甚至是氣急敗壞,並對自己未能提前獲知情資而調整選戰策略,而懊惱不已。實際上,如果說,因為在「扁政府」時期,因為當時的「外交部長」陳唐山,以「鼻屎大的國家」及「卵泡」來羞辱新加坡,導致新加坡與民進黨的關係極為緊張,因而民進黨無法透過新加坡得悉「習馬會」的訊息,尚是可以理解的話,那麼,蔡英文今年六月訪問美國,獲得高規格的接待,因而民進黨認定其與美國的關係已經進入「蜜月期」,以至民進黨的秘書長兼駐美代表,在前幾天就儼然以「未來外交部長」的「身份」,搶在「馬政府」的「外交部」和「國防部」之前,宣布美國將向台灣出售兩艘派里級軍艦,但美國卻竟然沒有將「習馬會」的信息提供給民進黨,這就更令民進黨亂如蟻窩——原來民進黨與華府的關係,並不如想像中的那麼美妙。在十多天後朱立倫也訪問美國,獲得與蔡英文同等規格的接待後,就將是更被扯平及抵消殆盡。
  民進黨得悉「習馬會」消息後一片慌亂,是因為這項「橫空出世」的安排,打破了他們對「二零一六」選戰的預算。實際上,據相關消息顯示,民進黨在對「二零一六」選戰的謀劃操盤過程中,其中一個重大議題是「北京如何插手施救國民黨」。相關幕僚既研究了北京在以往歷次大選中「插手介入」的做法,包括一九九六年第一次「總統」大選時江澤民下令進行台海軍事演習和發射導彈,二零零零年大選投票前夕朱鎔基發聲警告民進黨,二零零八年和二零一二年大選時,配合台商返台投票而批准加開民航包機/班機等,也分析習近平將會如何領略毛澤東的戰略戰術,運用於對台事務尤其是這次「二零一六」大選之上。但經過反复交叉對比,認為由於「二零一六」的選情,國民兩黨的實力過於懸殊,再加上北京可能會對國民黨「換柱」既感困惑也有所不認同,而大陸各地台商系統至今也未有動員台商、台幹、台眷返台投票,因而判斷北京今次可能會放棄直接或間接奧援國民黨,而國台辦發言人所言「不介入台灣的選舉」也可能是真的。這也正是民進黨上下都好整以暇,普遍懷著「躺著選」心理的原因之一。
   但民進黨一些幕僚的心中仍有隱懮,那就是擔心在大陸經濟領域推出「新常態」的習近平,在對台事務領域也將會不拘一格,有突然之舉。最大的可能是單方宣佈《兩岸服貿協議》正式生效,以至是宣佈進行「習馬會」等。這些,對民進黨的選情均將產生一定的衝擊影響。
  不過,經過分析,認為「習馬會」不可能。其一是在明年一月十六日投票之前,能夠舉行「習馬會」的場合只有一個菲律賓「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但既然在北京舉行的「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都不讓馬英九去,作為典型的國際場合的菲律賓更不具備條件,因為北京最為堅持不能在國際場合進行「習馬會」。其二、今年底至明年一月十六日,大陸方面也沒有甚麼涉台議題,可以創造兩岸領導人聚會的條件。本來在十二月二十五日,台灣方面有一個「行憲紀念日」,而所紀念的《中華民國憲法》是主張一個中國的,可以籍此機會彰顯一個中國,但問題是北京並不承認「中華民國」。其三,即使是進行「習馬會」,習近平尚可以中共總書記的身份參與,但馬英九已經辭去國民黨主席,不能以黨職身份參加,北京又肯定不會承認他的「總統」身份。因此,民進黨已經確定,不要說是在大選投票之前,就是在馬英九任期屆滿之前,都將不會有「習馬會」。
  因而蔡英文和民進黨上下都老神在在。正因為如此,當「習馬會」的消息一宣佈時,整個民進黨都顯得極為緊張:最不願見到的事情,終於要來了。而蔡英文的第一反應,更是公開嗆聲這是「影響台灣選舉」。因為「習馬會」將把蔡英文所指的「現狀」標高,亦即是將會使她的「維護現狀」之說破功——畢竟蔡英文也有自知之明,由於自己不承認「九二共識」,就不可能會有與習近平的約會,這就確定了她根本不可能「維持」含有「兩岸領導人會面」高標準在內的「現狀」。
  但蔡英文和民進黨又不可能否定和攻擊「習馬會」,因為這可能會令民進黨拉攏中間及淺藍選票的努力付諸流水,而且也將令人懷疑民進黨有否能力甚至是有否誠意處理兩岸事務。這也正是雖然有民進黨籍「立委」攻訐「習馬會」,但民進黨發言人和蔡英文本人的談話內容都相對較為溫和的主要原因。而且,即使是有批評的詞句,也主要是針對馬英九,並集中在「黑廂作業」等枝節問題上,而不敢針對「習馬會」,更是小心翼翼地避開習近平。
  到了昨日,民進黨連「黑箱作業」也不再提了,因為蔡英文自己的訪日行程,也是處於高度保密,這是國際外交的慣例,再抓住不放只能是暴露自己「只准民進黨放火」心態。更妙的是,蔡英文昨日不得不間接認同「習馬會」,聲稱當選後不排除舉行「習蔡會」。就是要鞏固其「維持現狀」的「防線」,亦即也有意維持「習馬會」的現狀。
   但馬英九更進一步,表態不排除在「習馬會」中,邀請習近平回訪台灣。這對蔡英文的「維持現狀」構成更大的壓力。這場圍繞著對「習馬會」的反應進行的攻防戰,異常精彩,讓人看得目不暇給。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1-06 05:09:3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