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華府任命梅健華是為應對臺北政壇巨變?

  在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啟程訪問美國前夕,美國在台協會(AIT)宣佈,AIT現任臺北辦事處處長馬啟思即將卸任,該職位由梅健華接任。,預計今年夏天履新。
  AIT華盛頓總部的新聞稿介紹說,梅健華處理亞太事務有長足經驗,擔任副助理國務卿期間,負責美國與中國大陸之間的關係,之前還擔任前國務卿希拉莉辦公室的副執行秘書,曾被派駐北京大使館、首爾大使館以及釜山領事館。臺灣《聯合報》指稱,梅健華是美方近年派駐臺灣的處長中,在國務院體系內層級最高的官員,也將是首位華裔身份的處長。他目前的官銜為公使銜參贊,精通漢語,畢業於大學和明尼蘇達大學。他與夫人陳舲舲育有四名子女,目前定居蘭州。
  對於梅健華任命案,台灣「外交部」表示歡迎,並聲稱梅健華對台美關係各項議題、台灣各項政策立場及當前兩岸及區域情勢,均有充分瞭解。他並參與完成台美新訂《特權、免稅暨豁免協定》的諮商與簽署,且在深化台美經貿關係、加強安全合作及擴大台灣際參與等重要政策面向,著力甚深。梅健華多次在美國國會聽證會等公開場合,代表美國政府發表支持台灣的言論,包括「美國歡迎台灣有意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美方讚揚近年來兩岸關係進展」、「美方樂見台灣成為世界衛生大會(WHA)觀察員及受邀以『特邀貴賓』身分出席國際民航組織(ICAO)大會」等。最重要的是,梅健華屢次強調美國將持續依據《台灣關係法》提供台灣「足以維持自我防衛能力的防衛性裝備及服務」。而國民黨籍「立委」林郁方則表示,像梅健華這個層次的官員外派多是「大使等級的國家」,美國此安排「顯示對臺灣的重視」。中央社則指稱,梅健華對台灣友善,不僅嫺熟台海情勢,而且還是「陳光誠案」中與中國大陸交涉的實際操盤者。在台海局勢變化之際,美國派出通曉兩岸的重要官員坐鎮,當然是要執行其一貫立場,就是不論藍綠,美國都鼓勵兩岸對話並歡迎兩岸關係改善。「梅健華作為AIT首位華裔處長,最優先考慮與高度重視的當然是美國利益。」
  正如「九二共識」也可被台灣方面解讀「為一個中國,各自表述」那樣,梅健華的任命,也被台灣政壇「一個任命,各自解讀」。實際上,上述的說法代表了泛藍陣營的分析和期盼,而泛綠陣營則是以美國在蔡英文訪美之前公佈梅健華的任命,而且更有可能是在蔡英文啟程前往美國之時抵台履行(按:AIT的新聞稿聲稱梅健華將於今年夏天履新,而蔡英文啟程訪美的五月底正好是時序進入夏天),折射了「美國重視民進黨」及「看好蔡英文」。
  實際上,當梅健華的新職公佈後,在台灣政壇,就有人說他是「親臺派」,並堅持支持對台售武,也有人說他是希拉莉路線的執行者。更有人認為,美國欽差梅健華的駐台,將證明小英拿到了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最後一哩路的「美國門票」。再加上也就在梅健華的任命宣佈後兩天,美國在台協會(AIT)主席薄瑞光於十日訪台,雖然AIT聲稱薄瑞光此行是例行訪問,將與台灣資深政商界領袖會面,但相信也將會與藍綠各政黨的領袖或代表人會面深談,甚至不排除首次會見民進黨主席,在調查評估明年初「總統」大選的選情的同時,也是要在蔡英文訪問美國之前,近距離觀察和分析評估她,以供華府最後決定對她的訪美應對進行決策。因此,梅健華的被派往台灣任職,對民進黨有利,至少是顯示華府為因應台灣明年初有可能發生的政壇巨變,正在向民進黨傾斜。
  也有人認為,梅健華在擔任國務卿辦公室副執行秘書時,參與歐巴馬政府制訂「向亞洲再平衡」政策的決策過程,是美國政府執行亞太政策的主要人物之一。而陸委會於二零一三年在華府舉辦《兩岸關係發展之新形勢與展望》國際學術研討會時,曾邀請當時在美國國務院擔任亞太副助卿的梅健華演講,梅健華以《美台關係趨勢》為題,提出「美國不是從兩岸關係的稜鏡下看待台灣」的論述,這是美國從未公開表述過的立場。而以梅健華的論點來看,為了挽回美國「向亞洲再平衡」的戰略頹勢,其駐台任命顯然將對台灣的角色重新定位,台灣將不只是制衡北京的航空母艦,更是美國創造亞洲新秩序的前進基地。而由於梅健華接任駐台處長的時間點,正好是在「習朱會」剛剛結束,及蔡英文到美國接受華府「面試」之間,這就凸顯了在美中台「大三角」與兩岸紅藍綠政黨的「小三角」關係之間,正在互相博弈。因此,梅健華的銜命來台,就是美國確認兩岸能夠「維持現狀」,以實現美國「向亞洲再平衡」的戰略佈局。
  但從梅健華以往的言行軌跡看,似乎又卻是另一回事。實際上,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五日,中國駐紐約總領事孫國祥到任後不久,時任美國國務院負責東亞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幫辦梅健華,就在國務院會見孫國祥,在表達歡迎孫國祥履新的同時,指出美中關係是二十一世紀最重要的雙邊關係,希望雙方共同努力,加強在經貿、教育、文化、人文交流等領域的合作。他還表示贊同孫國祥的如下觀點:中美兩國領導人為兩國關係的發展指明了方向,作為工作層,雙方應共同努力落實好兩國元首達成的共識,排除幹擾,實現共贏。
  另外,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二日,梅健華以美國國務院負責東亞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幫辦的身份,訪問上海復旦大學訪問美國研究中心,並與中心老師就當前中美關係展開了座談。梅健華首先從自己從事中美外交的工作經歷出發,認為美中兩國來自不同的政治體系、有著不同的歷史,要設身處地從對方的角度考慮問題,做到互諒互解。他強調,美中分別作為守成大國和新興大國,有著共同的利益,因此要在國際事務中展開合作、達成共識,尤其是在朝鮮半島問題和阿富汗問題上。
  至於梅健華曾經具體處理「陳光誠案」,這是他的職務行為,不能將之視為他支持中國內部的反對勢力的「證據」。即使是他有自己的意識形態觀點,在處理公務時,也得嚴守行政中立,嚴格執行美國政府的對中政策。
  據梅健華一次在受訪時的說法,他的祖父在廣東臺山出生,二十世紀初就到芝加哥,但後來變成歸國華人;他的父母也是在廣東臺山出生,他自己是在香港出生,到一九六六年父母再舉家移民美國,先在紐約定居,他後來在明尼蘇達州長大。除了出生地之外,其餘祖輩旅居美國歷史與美國前任駐華大使駱家輝基本相同,而且兩人的祖籍都是廣東臺山。梅健華擔任亞太副助卿期間,主管中國大陸、台灣和蒙古事務,對兩岸事務十分熟稔。去年夏天卸下職務後,外傳可能外放擔任大使,但一直沒有下文,時隔約一年,才奉派出任AIT臺北辦事處處長。由此可見,美國對台灣政壇明年初有可能發生的巨變,還是頗為關切的,因而在經過認真權衡下,委派身為華裔,熟悉海峽兩岸政情,尤其是沒有任何語言隔閡的梅健華出任AIT臺北辦事處處長,以利於就近進行觀察。
  (五月十日發自意大利米蘭)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5-12 04:32:5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