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華府重視及支持朱立倫遠甚於蔡英文

  在舉世觸目的「習馬會」後沒幾天,中國國民黨主席兼「總統」大選提名人朱立倫,便啟程到美國訪問,並從美國東部時間十一日下午起,開展其兩日的華府密集訪問行程,將拜會白宮國安會與國務院等官方機構。目前已知的朱立倫將會會見並進行會談的華府官員,包括國務院副國務卿布林肯、國務院亞太助理國務卿羅素及亞太副助理國務卿董雲裳,白宮國家安全會議亞太事務資深主任康達等高階官員,以及國防部主管亞洲事務的副助理部長鄧志強等,並進行會談。此外,行程可能還包括美國貿易代表署。
  盡管朱立倫的訪美行程是早已排定,但卻是在「習馬會」之後隨即進行,使人感到這兩者之間無論是巧合,還在是北京與台北在安排「習馬會」日程時刻意「迎合」,都將能起到為朱立倫訪美之行「加分」,以至是扭轉美府對台灣這場「總統」大選的立場的重大作用。
  因此,雖然在「習馬會」前,就已有華府給予朱立倫的接待禮遇,不低於蔡英文的說法,但在「習馬會」之後,卻有「高於蔡英文」之說,甚至是可能進入白宮,而且與國安會主管官員的見面將不會是「不期而遇」,而是雙方坐下來的正式會談。這個說法是否屬實,明天就可揭盅。倘果如是,就將證明華府對曾經是「麻煩製造者」,折騰了華府好幾年的民進黨,心有餘悸而仍不放心,反而是樂於見到「乖乖牌」,而且較為熟悉,也較易駕馭的國民黨繼續執政。更何況,在親美程度上,同是在美國深造的朱立倫更甚於馬英九。不信,只要翻閱一下《維基解密:台灣》一書就可得出這樣的印象:朱立倫簡直就是「AIT」的「臥底」以至是美國的「代理人」。
   曾記否?今年六月間蔡英文訪美時,因為獲得較高的禮遇而讓人驚呼,美國樂見蔡英文實現「政黨輪替」,以推翻國民黨對台灣地區的管治?其實回想起來,美國當時這樣做,只不過是無奈之舉。實際上,斯時也,在經過「太陽花學運」及「九合一」選舉之後,民進黨聲勢大漲,國民黨卻是日落西山,不要說是全黨上下士氣低迷,甚至連「總統」參選人也難產,出現「竟無一人是男兒」的怪畸現象,黨內「大咖」們紛紛怯戰、避戰,只有洪秀柱在「拋磚引玉」。在擺明蔡英文將可贏得「二零一六」,美國在未來四年以至八年都將要與蔡英文「打交道」的情況下,華府難道還要向她擺出一副「臭臉」乎?
  因此,當時美國對她的禮遇,並非是認同她的「國家定位」觀和兩岸政策,而是迫於無奈之舉。倘若當時國民黨的「總統」大選提名人能夠順利產生,而且實力不遜於蔡英文,如當時仍是眾望所歸的朱立倫,就不會如此,而是傾斜偏重於朱立倫了。何況,當時中美兩國在南海問題上鬧得正僵,美國也有意拿蔡英文來作「籌碼」向北京「示威」,及習近平九月間訪美時的「交易條件」。在中美兩國的南海爭論告一段落後,蔡英文的利用價值就消失了。
  實際上,美國不但是對陳水扁當家那八年的「麻煩製造者」作為,一會兒「和平公投」,一會兒「一邊一國論」,一忽兒又是「終統凍統」,而心有餘悸,而且就是對蔡英文本人,也是極不放心的。曾記否?蔡英文參與主筆泡制的「兩國論」發布後,美國的反應是如何怒不可遏的?美國國務院迅速發表評論,重申其中國政策並無改變,「仍然是一個中國的政策」。隨後,美國決定分別派遣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卜睿哲,與國務院助理國務卿陸士達前赴台北與北京,瞭解/化解「兩國論」對中美台三邊的衝擊。卜睿哲抵達台北後指出,「美國的一貫中國政策並未改變」,台灣在行使民主的權利時不能不顧及中國大陸的反應,以免危及本身多年來的成就。克林頓政府也由國家安全顧問柏格決定,採取一系列的措施懲罰台灣,包括停止交運已經賣給台灣的武器項目、並取消原擬派赴台灣協助防務及技術支援的五角大廈官員行程。
  也正因為如此,半年多後陳水扁當選「總統」,美國就向他施加壓力,要他在就職演說詞聲明「四不」(「一沒有」是李登輝建議加上的),其中一個「不」就是「不推動兩國論入憲」。這完全是拜蔡英文之「賜」,華府是不會輕易忘記的。    
    還記得嗎?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七日,剛就職滿月的陳水扁在接見美國亞洲基金會訪問團時明確表示,扁政府願意接受臺灣海基會和大陸海協會於一九九二年達成的關於「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共識。但在翌日,蔡英文卻以「陸委會」主委的身份發表「緊急澄清」新聞稿,明確表示兩岸從來沒有在「一個中國」原則上達成過共識,這等於是完全否定了陳水扁接受「九二共識」的可能性。在蔡英文的強力阻撓和杯葛下,陳水扁被迫「收回成命」,此後再也沒有對「九二共識」有過任何正面表態,使得兩岸原有的互信基礎遭到重大動搖,對兩岸關係發展帶來了巨大衝擊。後來陳水扁大搞「統獨公投」、「烽火外交」、「終統」等等,其實背後也都隱藏著蔡英文的身影。這些事件,都曾搞得美國極為緊張,因而華盛頓將陳水扁稱為「麻煩製造者」。對此,華府應是至今仍然心有餘悸,難度對蔡英文就那麼放心乎?尤其是美國亞洲基金會與華府的密切關係,及蔡英文竟然「以下犯上」的倨傲態度,讓華府仍然記憶猶新,銘刻在心。
  也正是這位蔡英文,在承認「九二共識」的馬英九當選並就任「總統」,隨即要求恢復兩岸協商,而美國也立即表態歡迎之後,當海協會會長陳雲林到台北進行協商時,蔡英文卻發動萬人暴力圍攻陳雲林,因而蔡英文就獲得了「暴力小英」的雅號。還有美國贊同的《兩岸服貿協議》,「太陽花學運」阻攔「立法院」審查,得到了蔡英文的支持。「立法院」在審議輸台美牛法案時,蔡英文也指令民進黨「立委」予以阻擾。面對這麼一位「次級麻煩製造者」的蔡英文,華府能心甘情願接受嗎?
  現在,朱立倫終於決定參選「總統」了,華府結束了「冇得揀」到無奈局面,當然是無限歡迎。何況,朱立倫是在美國讀書,因而被認為是「知美派」甚至是「親美派」。其實,更有人認為他是美國在美協會潛伏在國民黨中的「高級臥底」。實際上,「維基解密」就揭露,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楊甦棣發回美國國務院的秘密電報,就將朱立倫附註為「protect」(受保護者)。因此估計,美國將會至少會向朱立倫提供以不低於蔡英文的接待禮遇,以作「平衡」。倘是給予更高規格的禮遇,就是向台灣選民「表態」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1-12 04:37:1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