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習馬會」後宋楚瑜將進一步陷於邊緣化

  「習馬會」的舉行,可能會對宋楚瑜的選情造成一定程度的衝擊。實際上,原先曾經屢敗屢戰的宋楚瑜,是不打算參加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大選的.但由於國民黨在「總統」黨內初選過程中,他有所「服氣」的「大咖」們,如朱立倫、王金平、吳敦義等人「竟無一人是男兒」,紛紛怯戰、避戰,只是希望在無人報名參選或報名的「小咖」實力不足的情況下,由黨中央內部協商後,以「萬眾擁戴」的「氣勢」獲徵召提名為「總統」參選人。但詎料原本是「拋磚引玉」的洪秀柱,竟然在內部民調作業中衝破「防磚機制」,獲得國民黨「全代會」提名為「總統」大選參選人,這才讓一直等待國民黨「全代會」提名情況的宋楚瑜,以洪秀柱只是「B咖」,未能反映泛藍陣營的實力為由,決定再次披掛上陣,並意圖透過推動「棄保效應」,搶奪國民黨及其支持者的選票,在壯大親民黨「立委」陣容的同時,摧毀國民黨,以報國民黨尤其是馬英九「擠兌」他的「一箭之仇」。但在國民黨實施「換柱工程」之後,宋楚瑜跳出來參選的「正當性」當即流失了大半,使得宋楚瑜進退失據。但他在已「洗濕了頭」的情況下,只得繼續下去。而在「習馬會」後,宋楚瑜就更是成為無人理睬的「棄兒」,迅速陷於邊緣化。
   應當說,宋楚瑜對「習馬會」待態度,還是較為客觀理性的。實際上,在「習馬會」舉行前後,宋楚瑜並沒有以其過去「凡是馬英九做的,就要反對」的二元習慣思維予以批評,倒是說了一些公道話,表示兩岸的和平是兩岸全民的最高期許,因而雖然「習馬會」的會面過程不透明,讓台灣朝野各界驚愕,但親民黨不會反對兩岸領導人會面;馬英九與習近平能以兩岸領導人的身份,在兩岸分治的前提下務實會面,有助於穩定東亞目前動盪的局勢,也可進一步化解兩岸長期對立的政治形態,「這是兩岸間突破性的一步」,親民黨給予祝福。
  這就使宋楚瑜的參加「總統」大選,更為缺乏正當性。因此,他在說了一些正面評價「習馬會」的話之後,就沉潛了足足一個星期,昨日才「浦頭」,出席親民黨新北市板橋西區「立委」候選人康仁俊的誓師大會,並在受訪表示,這星期都在為競選總部成立做準備,並與黨內討論未來施政規劃、團隊及「不分區立委」整合,及他的副手人選等,也做了重要決定,過幾天會正式宣布。他還表示,他曾在參選聲明中反覆強調,要組成大聯合政府,因此未來親民黨將整合不同黨派,包含未來團隊、施政,都會強調這個概念。至於他的副手是否為黨外人士?他回應說目前黨內、外都有很好人選,還要做最後決定,而性別、省籍,都不是問題,重要的是要有共同理念,顧好台灣的自由、民主制度,相互包容、整合。宋楚瑜最後還聲稱,最近股市情況不好,他給大家一個明牌,趕快去買眼鏡的股票,明年選後到處都要買新眼鏡,因為親民黨會「跌破大家的眼鏡」。
   與黨內討論未來施政規劃、團隊及「不分區立委」整合等,是否需要閉關一個星期?這對自誇為「行政效率第一」的宋楚瑜來說,是絕大的諷刺。其實情可能是受到「習馬會」的衝擊,一下子轉不過彎來,必須以一個星期的時間,來調整自己的心緒。即使是整合團隊確實需要一個星期的時間,也正好是折射了在「習馬會」的衝擊下,宋楚瑜本人的「總統」選情和親民黨的「立委」選情,都遇到了瓶頸,難以擺平。
  宋楚瑜遇到的第一個問題,是其「總統」副手的問題。當國民黨是提名洪秀柱之時,這個問題並不大。因而他曾掛保證說,十一月上旬將會宣布副手人選;而親民黨也透過「耳語部隊」散發傳言,說是在宋楚瑜的口袋中,有李鴻源、彭淮南、王金平、嚴長壽、李安、莊淑芬、許文龍,以至是蘇貞昌等人選,以顯示「宋楚瑜的朋友遍天下」。但當時就遭到與宋楚瑜「情同兄弟」的李鴻源的斷然否認,讓宋楚瑜被噴了一臉屁。而在洪秀柱被換下後,副手就更難尋覓。「習馬會」的舉行,就更讓宋楚瑜的「副手之覓」雪上加霜。幸好,今次「總統」大選由於親民黨拜賜上次「立委」選舉,政黨票得票率跨過了百分之五的「門檻」,可由政黨直接提名參選人,而無須勞師動眾地進行連署,因而可以直到十一月下旬向「中選會」領表登記時,才需提交副手人選,不像公民連署那樣在九月間登記為連署人時就需連同副手人選一道提交,而避過了臨門一腳時副手退缩短尷尬情況。但即使如此,也是很無癮的事情。
  誰會當宋楚瑜的副手?可能曾被他徵詢過意見的人,都因「前車之鑑」而耍手擰頭。實際上,宋楚瑜曾有兩次參選「總統」的記錄,其副手的「預後」情況都是「西望長安不見家(佳)」,讓人心有預悸。二零零零年「總統」大選時,宋楚瑜的副手張昭雄,辭去本來是豐衣足食的長庚紀念醫院院長還不打緊,敗選後成立親民黨後,他出任「唯一」因而被黨內尊稱為「永遠」的副主席,一直以其家族的財產支應親民黨的黨務開支,還借出私人房產做中央黨部。後來二零零六年宋楚瑜因參選台北市長失利,宣布退出台灣政壇,張昭雄也「順水跳船」,辭去親民黨副主席職務。當時就有人分析說,他倘若不辭職,自己及岳家的家產都將會被「掏」光。就此而言,他只不過是宋楚瑜「搵老襯」的對象而已。
  二零一二年宋楚瑜再次參選「總統」,找了曾任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院長(巧的是,其後任陳建仁將是蔡英文的副手)、時任台灣大學流行病學與預防醫學研究所名譽教授的林瑞雄(也是巧合的是,兩人都是「SARS」專家)作其副手。林瑞雄為此而放棄了美國國籍,但因為「宋陳配」僅得百分之二點七的得票率而落敗,「無面目見江東父老」,而遠避紐西蘭定居,回不了美國。
   今次又會是誰呢?宋楚瑜說會讓人們「大吃一驚」,「跌破大家的眼鏡」。
  可能還真的讓人們「大吃一驚」,說不好又是垂垂老者,比宋楚瑜自己的七十三歲還要「老賣(邁)年糕(高)」。實際上,林瑞雄當宋楚瑜副手時,就已七十歲,比宋楚瑜還年長兩歲。現在還有甚麼年輕人願意去湊已經「古來稀」的宋楚瑜的熱鬧?
  有人從良好願望出發,揣測宋楚瑜的讓人們「大吃一驚」是與國民黨合作。從理論上說,不無可能,畢竟宋楚瑜與朱立倫關係不差,而且與朱立倫的岳父高育仁在台灣省時期 還與宋楚瑜有「戰友情誼」。但即使有國親合作,還須過馬英九這一關。何況,朱立倫目前人還在美國,也不可能晤商,除非是在赴美之前,就曾有默契。
  從種種跡象看,由於年事已高,也由於選情不被看好,宋楚瑜將根本無法製造「棄保效應」,因而這可能是「屢敗屢選」的最後一次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1-16 05:43:1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