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為何找陳建仁作其副手人選?

  蔡英文昨日召開記者會,正式宣佈其副手人選是「中央研究院」副院長、曾在民進黨執政時出任「衛生署長」和「國科會」主委的流行病學專家陳建仁。這個安排,折射了在「習馬會」及朱立倫訪問美國後,蔡英文對自己的選情仍然抱有信心,因而不需要以副手來為自己「加分」,只要沒有任何爭議不會為她「失分」就行。當然,具體到陳建仁,則是必須能對王金平等國民黨地方派系起到反制作用。
  按照「中選會」規定,將於本月二十三日至二十七日受理「總統、副總統」與「立委」選舉候選人領表登記作業。現在距離此日期只有一個星期,蔡英文才「第一個」宣佈其副手名單,朱立倫、宋楚瑜尚未公佈,是自一九九六年實施「總統」直接選舉產生以來最遲的一屆。至於循公民連署方式參選的幾對參選人,除施明德已經以沒有能力徵集到近二十七萬分連署書為由而公開宣佈退選之外,其他幾對(張東山、林麗容;藍信祺、朱淑芳;林幼雄、洪美珍;許榮淑、夏涵人)都是「泥牛入海無消息」,相信是在徵集連署書過程中遇到障礙。實際上,連知名度如此高,曾指揮百萬紅衫軍的施明德,都無法徵集到足夠的連署書,更遑論其他知名度不高,甚至是缺乏組織網絡的申請為被連署人者了。
  按「中選會」安排,申請為「總統」被連署人者,必須在九月間進行被連署人登記時,就連同其「副總統」人選一道登記。而凡最近一次「總統」大選或「立委」選舉中,所獲選票的得票率跨過百分之五「門檻」的政黨,可由該政黨直接推薦提名「總統」參選人,因而理論上有此資格的政黨,可以直到「中選會」受理候選人登記手續時,才公佈其副手人選。但就競選實務上說,早些公佈副手人選可以方便造勢,並借助副手人選的特長發揮互補作用。因而在過去,獲得政黨提名的「總統」參選人,都是一早就宣佈其副手人選,至遲也是在七月間。比照之下,今次三個政黨的「總統」參選人都非要到「中選會」辦理候選人登記作業的前夕才宣布其副手人選,顯示有其特別考量,或是時間不足,如朱立倫是直到一個月前才因國民黨啟動「換柱工程」而獲得提名,來不及按過去慣例行事。
  一般上,「總統」參選人挑選其副手人選,主要有以下幾個考量:其一是能夠起到「加分」互補作用,尤其是在選情呈現勢均力敵態勢的情況下;其二是在當選後的政務互補,比如馬英九不懂經濟,就選擇了熟悉經濟尤其是區域經濟合作的蕭萬長,當然也是希望能在競選期間發揮「加分」作用;其三是「傳承」作用,如馬英九在爭取連任時,就改為選擇其心目中的「接棒人」吳敦義;而當年李登輝找連戰作副手人選,並出版了《台灣的主張》一書,顯然就是希望連戰能夠繼承其「政治衣缽」。
  但蔡小英找陳建仁作其副手人選,卻是完全顛覆了上述理論和實踐經驗。這就顯示她對自己的選情很有信心,無須透過副手來為自己「加分互補」,反而較為重視副手的「潔淨」,因此而帶來的「安全」程度,以避免「失分」。實際上,四年前蔡英文以為挑選蘇嘉全可以為自己「加分」,但凡是已經從政者怎麼小心也難免會有這樣那樣的「把柄」被抓在對手的手中,結果就因蘇嘉全的農舍用地令蔡英文大為「失分」。因此,蔡英文今次在對自己的選情很具信心的情況下,對副手人選的要求就不再追求「加分」,而只求不要「失分」。陳建仁作為專業學者,未曾參加過政治公職選舉,即使是曾經出任過政務官也是在專業性很強的部會,而且還是較為難以「上下其手」的部門。因而幾乎可以說是「一張白紙」,不會為蔡英文惹來麻煩。
  實際上,陳建仁根本不具為蔡英文「加分互補」的作用。其一,他是專業醫生出身,而在台灣地區,由於歷史的原因,醫師、會計師、律師等「三師」,其政治立場本來普遍是偏綠,因而蔡英文壓根兒就沒有想到要利用其副手來開拓及吸引更多的選票。
  其二,蔡英文也不擔心自己的兩岸政策,會成為阻攔自己走完「最後一里路」的障礙。實際上,陳建仁並非是兩岸事務的專才,與大陸的淵源也不深,根本無法幫助蔡英文在兩岸事務及政策領域「得分」。否則,倘她仍然抱持三年多前敗選後檢討報告的觀點,是會挑選可在兩岸事務上為她起到平衡作用的人選的。
    其三,蔡英文也沒有將自己的行政和經濟能力不足放在心上。實際上,雖然她曾當過「陸委會」主委和「行政院」副院長,但行政能力仍然偏弱,尤其是對經濟事務領域的駕馭能力偏弱。因此,倘按一般常規,她在選擇副手人選時,有必要挑選行政及經濟專才。而陳建仁雖然曾任「衛生署長」,並在「SARS」一役有杰出表現,但並非行政專才,也不具經濟駕馭能力。因而可見蔡英文對自己未來「登基」後的行政管理及發展經濟,是交由「行政院長」處理,自己只管政治領域事務。
   其四,蔡英文並不刻意思考「傳承交棒」的問題。陳建仁沒有政治野心,也不是民進黨員,當然也就更沒有黨內派系做依托。因此他不是未來「接班」人選,不負「薪火相傳」的任務。反而是人們普遍認知的「傳承者」賴清德落了空。可能一來他是「新潮流系」骨幹,難以擺平黨內派系;二來他前段時間拒絕進入議會的所為,民進黨人雖然在表面上力挺,但私底下卻是認為與民進黨所追求的「民主政制」及「進步法治」背道而馳。
  既然蔡英文並不指望其副手發揮「加分」作用,就不一定非找陳建仁不可,畢竟具有類似特質的人並不少。然而,正因為是蔡英文要選擇陳建仁,就是要充分利用其某些特質,發揮他人所不能。而從日來台灣媒體刻意渲染陳建仁的父親陳新安曾任高雄縣第二屆縣長,同時也是「白派」大老的情況看,這正是蔡英文要找他的主要原因,就是要利用他的「白派」政治背景,抵消也是原高雄縣「白派」領袖的王金平,在南台灣的影響的作用。
  實際上,儘管說,南台灣已經是「綠油油」一片,但王金平仍能對南台灣發揮一定的政治影響作用。否則,他就不會大跳「草裙舞」,劫持國民黨中央,將他安排在「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名單的第一名。蔡英文將陳建仁安排為自己的副手,就可見王金平在南台灣的影響力削弱一半。對此,王金平是心知肚明的,深知這項安排是「衝著」自己而來,故而才有「影響高雄選情」,及「各為其主」之說。
    而陳建仁辭去「中央研究院」副院長職務之舉,也對朱立倫形成較大的壓力。但兩人的情況完全不同,因為陳建仁的當選機率較高,反正到明年五月二十日就職「副總統」時,終究都要新職。而朱立倫倘辭新北市長職,屆時可能就無後退之路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1-17 05:12:0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