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宋徐配同質性高 朱王配能作互補

  按「中選會」公佈的日程,第十四任「總統」、「副總統」選舉第登記日期為十一月二十三日起至十一月二十七日止,候選人可以透過政黨推薦或連署方式申請登記為「總統」、「副總統」候選人。而《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則規定,「總統」參選人必須連同「副總統」人選一起登記。就在距離「中選會」辦理「總統」、「副總統」參選人登記作業只有幾天之下,國民黨「總統」參選人朱立倫和親民黨「總統」參選人宋楚瑜都分別宣佈了其副手人選。其中朱立倫的副手是前「勞委會」主委、專注弱勢婦女事務的人權律師王如玄,宋楚瑜的副手則是民國黨主席徐欣瑩。兩人都是女性,而蔡英文的副手陳建仁則是男性。至此三對「總統」候選人都呈現了「男女搭配,競選不累」的境況,成為提倡性別平等、消除性別歧視的典範。而且三對六位正副「總統」候選人,都具有博士學位,也凸顯了台灣地區政壇人士的高學歷特徵。
  相比起來,無論是蔡英文,還是朱立倫,在選擇其副手過程中的保密功夫不足,在正式宣佈副手人選之前,政壇和媒體就已能準確地預知了其人。這可能是在接觸的過程中走漏了風聲,也有可能是有意透露,以此方式為其「造勢」,更可能是故意洩露以作「火力偵察」,探試社會輿論的反應;倘欠佳,尚可以及時更換。
  而宋楚瑜則保密到家,甚至還在正式公佈人選的前一天,刻意引導媒體朝王金平的方向揣測,並聲稱倘王金平「願意來,隨時歡迎」,還說是「明天就要宣布副手了,所以明天之前還來得及」,吊足了人們的胃口。其實,就是「用膝蓋來想」]也知道不可能。一方面,王金平基本上已獲國民黨再次提名「不分區立委」,並排在名單第一位,必定能當選。即使在明年新一屆「立法院」開議後,因國民黨議席可能不過半而選不上「立法院長」,「陽春立委」也仍是一個政治公職;而宋楚瑜則肯定將會落選,作其副手只能是陪輸。何況,王金平還有更大的抱負,倘明年一月十六日國民黨選得不如理想,朱立倫就將會辭去黨主席,他就可乘虛而入,參選黨主席。按照二零零五年他與當時如日當天的馬英九競爭黨主席,仍能獲得百分之二十七年六得票率的情況看,倘是沒有其他具有足夠分量的人與他爭奪,他應可當選。
   但馬英九肯定不會讓他得償所願,他背後的深藍更不願看到國民黨將會落入「藍皮綠骨」的王金平的手中。因而必會推動馬英九再次參選黨主席,以阻擋王金平「篡黨奪權」之路。尤其是在「習馬會」的「大團圓宴會」結束時,習近平對馬英九的一句「後會有期」,讓馬英九對他自己未來的新政治角色充滿憧憬。那就是在明年五月二十日卸任後,倘只是以「普通黨員」的身份前往大陸與習近平踐行「後會有期」之諾,將失去意義;但倘是以國民黨主席身份,則大為不同。或許,今後他就將會取代當年連戰、吳伯雄的角色,親自率領國民黨代表團前往大陸出席「國共論壇」,並進行「習馬會」,「各領風騷好幾年」。
  宋楚瑜昨日宣布其副手人選是徐欣瑩。這是一個奇怪的組合,就連柯文哲也感覺奇怪。這是因為,宋楚瑜與徐欣瑩兩人的同質性甚高,都是從國民黨中出走出來,親民黨與民國黨都是在政治光譜中傾向於藍的一端,兩人都是政黨主席,但同樣都對國民黨有滿腹意見,也都能吸引到部份軍公教人員的支持,其中徐欣瑩還得到政治背景深藍的情治人員和退役將軍的支持。
  但正副「總統」的同質性高不能在最大程度上發揮互補作用,宋楚瑜也深知這道理。因此,據說最初他是找上了柯文哲,倘能成功確是一對夢幻組合,將會對蔡英文形成重大威脅。但在柯文哲的心目中,他若要參選,就是「總統」,為甚麼要屈居早已過氣的宋楚瑜的次席?何況,在台北市長選舉中,民進黨已經禮讓了他,他也不想以怨報「德」,影響蔡英文的選情。
  也有人說,「宋徐配」並非不能起到互補作用,起碼宋楚瑜可以得到民國黨號稱十萬黨員的支持;而民國黨也將因此而進一步提高知名度,在「不分區立委」選舉中,跨過獲得分配政黨選舉補助金和「立委」議席這兩道「門檻」。
  倘是在國民黨啟動「換柱工程」,尤其是進行「習馬會」之前,這個設想或許會有一定道理,並能獲得成效。但在「柱下朱上」和「習馬會」後,宋楚瑜的民調和支持度一落千丈,迅速陷於邊緣化。前述的「互補」設想成效就將會大被抵消。
  在此情況下,徐欣瑩還不如按其原定計劃,繼續留在新竹市參選「區域立委」,而以其在二零一二年的「立委」選舉中,在新竹市以全台第一高票當選,及出走後創立民國黨的氣勢,及曾任國民黨中常委的背景,就將能充分利用新竹市是客家人和科技新貴聚居,多數選民追求台海安定的特徵,肯定會再次當選「立委」。但她成為宋楚瑜的副手候選人後,按台灣地區選舉制度規定,就必須在「副總統」與「立委」候選人中二擇一,不能相兼。既此,她就不但將會失去篤定到手的「立委」,而且也將會跟隨民調只剩個位數的宋楚瑜落選「副總統」,落得個兩手空空。
  而且,當徐欣瑩做了宋楚瑜的副手後,民國黨就將會失去其主體性,其原來的支持者會以為「親民合」而在投「立委」選票時,將其中的一張政黨票投給親民黨。因而在客觀上,「宋徐配」實質上是親民黨在實施「騙取」民國黨的政黨票。。
  至於朱立倫的副手王如玄,因為是關懷弱勢群體的人權律師,而且也注重婦女和勞工權益,並曾在馬政府的初期,在「勞委會」主委任內,為勞工爭取權益而憤而辭職,博得社會普遍好感,應可為朱立倫爭取到弱勢群體和慈善公益界的選票。。而她還是六位正副「總統」候選人中,唯一的其博士學位是在大陸考取的,在「習馬會」重新喚起人們對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渴望後,這個經歷就將會成為優勢。因此,「朱王配」才是真正能起到互補作用。即使是未能「逆轉勝」,起碼也能縮短與蔡英文的距離,並帶動國民黨的「立委」選情,不讓民進黨「整碗捧去」,失去對民進黨的制衡。而且,還可為國民黨的「東山再起」留下組織基礎。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1-19 05:28:0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