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宋楚瑜最後一跳是為裂解國民黨?

  宋楚瑜宣佈其副手搭檔是民國黨主席徐欣瑩後,在前晚舉行的兩人首次聯合造勢大會上,宋楚瑜聲稱,當選後若民調支持度只剩九趴,兩年內就鞠躬下台。宋楚瑜的這句話,普遍被認為是諷刺馬英九。
    昨日下午,宋楚瑜前往台北市文山區,出席無黨籍市議員李慶元的後援會成立大會,而李慶元原是國民黨籍,國民黨決定在文山、南中正區徵召「立委」賴士葆參選後,就脫黨參選,因而宋楚瑜為他站台,針對國民黨的意涵十分濃厚。實際上,宋楚瑜在致辭時就聲稱,李慶元的對手是國民黨內馬政府中的核心人物(指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賴士葆),但藍營在「國會」不在適當的時機做適當的事情,如油電雙漲、證所稅等,因此他支持「新頭腦」李慶元參選「立委」。而李慶元是國民黨內的改革派,可惜他致力於黨內改革,最後反被國民黨「革掉」,跟自己一樣都變成了「開除派」。宋楚瑜誓言說,要把馬英九及國民黨馬屁精這「雙馬」都去掉。
  在這裡,且不說在國民黨啟動「柱下朱上」工程,尤其是實現舉世觸目的「習馬會」之後,宋楚瑜的民調直直落,下跌到恰好就是百分之九,因而他所說的「民調支持度只剩九趴就鞠躬下台」,充分諷刺意味,就說是他的這番話,進一步證明他的真實心態,已不在乎是否能當選「總統」,而是要針對國民黨尤其是馬英九。
  實際上,宋楚瑜找徐欣瑩當其副手,就已經使得還曾寄望於「國親合作」的人們,徹底心涼。為此,當有人問王金平,這是否意味著「國親合」破局時,王金平沒有正面回答,只是說「形式上大概就是這樣子了,兩黨各自登山」。但其中的涵義已盡在不言中。
  這是因為,「宋徐配」表面上看是「一加一等於二」,即使是有此意思,但宋楚瑜更大的圖謀就是要利用徐欣瑩的國民黨背景,進一步裂解國民黨。
  這可從兩個對照組來分析。第一個對照組,無論是朱立倫還是蔡英文,找的副手都是無黨籍人士,希望能開拓藍綠以外的票源。而且無論是王如3還是陳建仁,都表態說當選後都將不會入黨。而宋楚瑜找的副手人選除欣瑩,卻是另一個政黨的主席,但她卻原是國民黨中常委和「立委」,並在二零一二年的「立委」選舉中,代表國民黨在新竹市出戰,一舉拿下全台最高的十七萬票。這就顯示,宋楚瑜並非是要開拓藍綠以外的票源,而是要撬走國民黨支持者到選票。
  第二個對照組,是宋楚瑜前兩次參選「總統」尋找副手的經驗。他於二零零零年邀請張昭雄作其副手搭檔,二零一二年的人選是林瑞雄,都是無黨籍人士。這就顯示,當時他盡管對國民黨抱有很深的怨懟,但仍未想到要籍著副手人選來扯走國民黨票源,而是要開拓藍綠以外的新票源,從而展現自己的「實力」,因而並不打算找有國民黨背景的人士。
  其實,即使是在今次「屢敗屢選」捲土重來,他最初的規劃也還希望是找非藍非綠人士;實際上,他是找上了柯文哲。這連柯文哲自己也公開承認了,但卻碰了釘子。
  宋楚瑜當時的思路,一是仍要開拓非藍非綠票源,二是要借光柯文哲的聲勢壯大自己。尤其是在「太陽花學運」後「第三勢力」興起,宋楚瑜看中了這股「新興力量」。但卻被柯文哲一口拒絕。其實,是柯文哲「不屑」宋楚瑜,他盡管邀請宋楚瑜出任台北市政府總顧問,但那只是要借助宋楚瑜的行政經驗而已,並非是要覺得宋楚瑜在政治上比自己強,反而認為宋楚瑜已是「過氣人物」。柯文哲以自己在台北市長選舉中的聲勢,倘是要參選「總統」,也是正印,而非做別人的副手。尤其是宋楚瑜,在四年前的「總統」大選中,全台灣所得選票也只是三十六萬九千五百八十八票,百分之二點七七的得票率而已,連保證金也拿不回。而自己在「九合一」選舉中參選台北市長,就拿下了八十五萬三千九百八十三票,比宋楚瑜在全台灣地區的總得票數還多一倍多,宋楚瑜憑什麼要弱強顛倒!即使是要與宋楚瑜配對,也是「柯宋配」而不是「宋柯配」。何況,為答謝在台北市長選舉中,民進黨「禮讓」並全力輔選自己,柯文哲也不可能去惹怒蔡英文。
   宋楚瑜邀請柯文哲不成,正好此時國民黨「換柱」成功,使得宋楚瑜再次參選「總統」的正當性流失殆盡;緊接著舉行「習馬會」,宋楚瑜的民調進一步下跌至百分之九,陷於邊緣化。到此時,宋楚瑜已經有自知之明,深知自己是難以當選的了。此時他有了新的想法,死也要找個墊背的,那就是要瓜分國民黨基本盤,拉走國民黨的部份選票。也就是說,與其繼續死撐下去,不如直接賣個人情給蔡英文,以爭取蔡英文的回報,委任自己為「行政院長」。因此,他在宣布徐欣瑩為副手時,就高唱「大聯合政府」的論調,向正好此時惺惺作態,既明言要實現「完全執政」,又宣稱「不會整碗捧去」的蔡英文暗傳心曲。
  而找徐欣瑩作其副手,就可達到宋楚瑜與蔡英文的「雙贏」,亦即進一步裂解國民黨,這已成為兩人的共同目標。這是因為,其一,徐欣瑩除是前面所述的曾是國民黨中常委等背景之外,她脫離國民黨後所成立的新的政黨,採用的黨名是「民國黨」,讓人很容易與「國民黨」相混淆。而且在向「內政部」申請政黨登記時,其黨旗、黨徽設計是以「國徽」置中、黃底色,而國民黨的黨旗、黨徽也是採用「國徽」置中,會讓人分辨不清,因而「內政部」遲遲未核准。與此同時,民國黨的黨綱,是信奉孫中山的三民主義,與國民黨高度重疊。
  其二、徐欣瑩得到妙天禪師的加持,而妙天禪師與國民黨的淵源極深。表面上看,徐欣瑩是要依傍宗教力量,實質上是要撬國民黨的牆角。而這個特性,正好與宋楚瑜的心思相吻合。因而兩人是一拍即合,甚至徐欣瑩不惜放棄垂手可重得的「立委」議席,也要成全宋楚瑜。
  其三、徐欣瑩成立民國黨後,有不少具有情治背景的人士參加。而這些情治人員,多是國民黨員。因此,宋楚瑜其實也是看中了徐欣瑩的這項特質,實行「以國民黨壓國民黨」。
  由此可見,宋楚瑜的密底算盤已是很清楚,既然選不上「總統」,就不如乾脆破罐子破摔,裂解國民黨,找國民黨來墊背,成全蔡英文,說不好還可從蔡英文的手指罅中尋得残羹餘餚,在自己的人生政治旅途的最後一程,不致於空手而歸。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1-23 04:51:3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