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單一選區制不利小黨卻是政黨林立

  雖然第十四任「總統」大選和第九屆「立委」選舉的投票日是在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六日,但由於主要的選程作業如候選人連署、登記、電視辯論等,以及各政黨內部的初選等前置作業,都是在二零一五年進行,因而人們所說的「大選年」,是泛指二零一五年,亦即今年。
  由於今年是大選年,因而出現了新的組黨潮。到目前為止,今年內向「內政部」進行政黨登記的新政黨,達到二十六個,創下了單年度新增政黨數量的次高紀錄,僅次於二零一一年的三十三個,從而使得政黨數量達到二百九十個。如果連同曾經登記卻在後來解散的政黨,更是達到二百九十五個。
  但台灣地區雖然政黨林立,投入各種公職選舉的政黨卻不多;即使是在今年「大選年」新增的政黨,也全不是為了曾經選舉而成立。因而這些新增政黨,違背了政黨的定義。
  實際上,按政治學教科書所下的定義,政黨是以執政,或促進和保障特定政治思想、政治利益為目標的團體。在代議制民主政體裡,政黨爭取執政一般以參選為手段,並有時結成政治聯盟,在必要時聯合執政。政黨通常有特定的政治目標和意識形態,針對國家和社會議題有各自的主張,定立政綱展示願景。共同的利益、情感、民族、种族等都是结成政党的因素。因此,人們常說,政黨是選舉工具,也是謀求公職的工具。但在台灣地區二百九十個政黨中,參加「不分區立委」選舉的政黨,只得十八個。其餘的政黨,都是在「騙飯吃」。
  之所以會造成這種情況,是《政黨法》並未立法,而是適用於《人民團體法》。而一九八九年一月二十七日頒佈的《人民團體法》第四十五條規定,凡符合下列規定之一者,即可成立政黨:一、「全國性」政治團體以推荐候選人參加公職人員選舉為目的,依本法規定設立政黨,並報請「中央」主管機關備案者;二、已立案之「全國性」政治團體,以推荐候選人參加公職人員選舉為目的者。這些政黨只要在成立大會三十日內檢具章程及負責人名冊,報請「內政部」登記備案,就可獲發給証書及圖記,成為合法政黨。由於「進場」的「門檻」甚低,只是採用「報備制」,向「內政部」報備,經審查沒有與其他政黨重名,即可同意登記。因此導致政黨林立的情況。
  顯然,以《人民團體法》來規範政黨,是降低甚至是貶低了政黨的位階。實際上,依《人民團體法》規定,人民團體分為三種:職業團體、社會團體和政治團體。而由於台灣地區尚未有《政黨法》,故而是依《人民團體法》將政黨歸類為政治團體。而依《人民團體法》對政治團體的定義,是以共同民主政治理念,協助形成國民政治意志,促進國民政治參與為目的,由「中華民國」國民組成之團體。政治團體與政黨極為類似,因為政治團體推薦候選人參加公職人員選舉為目的,即成為政黨。所以政治團體可能是成為政黨的前奏。《人民團體法》規定,政治團體應依據民主原則組織與運作,其選任職員之職稱、名額、任期、選任、解任、會議及經費等事項,於其章程中另定之。
  充滿諷刺意味的是,既然政黨的主要功能是參加公職選舉,而台灣地區則是政黨林立,但台灣地區的「立委」選舉制度,卻偏偏不利於小政黨的參與。這與歐陸地區的現實情況,存在著極大的差異。實際上,歐洲大陸的選舉制度,是有利於小黨生存的「比例代表制」。而「比例代表制」的設計,就是希望小政黨也能有代表在國會內發聲,使得國會可以充分聽取社會多元不同意見,比較客觀地反映各政治組織的實力。這就導致歐洲地區各國的小政黨越來越多。
  而台灣地區的選舉制度,最初是「複數選區單記非讓渡制」,每個選區都安排若干個應選名額,但選民只能投一票,該票只能投給一個候選人。現在的縣市議員選舉,採用的也是這種選制。這種選舉制度使得小黨容易生存,一些人可以通過較固定的支持者低票當選。例如一九九二年第二屆「立委」選舉,台北縣應選十六席,候選人只須達到百分之六的選票即可保證當選,但事實上在趙少康超高票當選的情況下,有些人僅以不到百分之三的得票率即當選。這種選舉制度,使候選人可以不顧所在選區大多數人的訴求,而只須嬴得穩定的部分支持者。這也是造成地方派係長期存在、紛爭的原因之一。而「不分區立委」當選名額的分配,是跟隨各政黨的「區域立委」候選人總得票率計算。    
  在二零零五年第七次「修憲」改為「單一選區兩票制」,並將「立委」議席減半為一百一十三席後,由於每一選區的應選名額只有一個,結果造成國民黨和民進黨兩大黨壟斷「區域立委」的議席,小政黨受到嚴重排擠,根本無法突圍,只能從由政黨票產生的「不分區立委」的選舉中碰碰運氣。但由於設立了百分之五得票率的分配議席「門檻」,小政黨也容易跨越。以二零一二年「立委」選舉為例,除國民黨、民進黨之外,只有台聯黨和親民黨可以獲得「不分區立委」議席的分配。
   儘管這種選舉制度不利於小政黨,但由於沒有《政黨法》予以嚴格規範,故而各種政黨紛紛如雨後春筍般成立,五花八門,大小不一,只要湊足三十人開會,仿照人家的黨章程抄一抄,再申請備案,就可向「內政部」申請政黨登記。這比成立公司還要簡單,因為成立公司還要繳驗註冊資金,登記政黨卻無需此道手續。既然如此簡單,一些人只是因為為了炫耀,在與人交換名片時有個「党主席」可以玩玩,或是到大陸經商、旅遊得到「照顧」,而找來幾十人聚集一下,就成立了一個政黨,根本不是為了參與選舉。這看在別人的眼中,好像「小孩玩過家家」。甚至有人成立了黨名中有「共產黨」三個字的政黨,卻連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學說及其三個組成部分(哲學、政治經濟學、科學社會主義),以至是現代馬克思主義的理論都不懂,也不屬於現代社會主義的任何流派,只是籍此而「出風頭」而已。即使是其負責人已經死亡,或是長期沒有參加公職選舉,成為「泡沫政黨」,仍然可以存在,與政治學上的政黨的定義及概念相差甚遠,因而導致台灣地區現在登記有二百九十個政黨,甚至還有人要以「台灣海盜黨」、「林書豪黨」等稱謂申請進行政黨登記。
    今年一月二十二日,「立法院」三讀通過《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四十三條條文「修正案」,將「政黨選舉補助金」的「門檻」下修至百分之三點五,亦即只要在「不分區立委」選舉中能獲得四十五到五十萬票張政黨票,即使是未能獲得分配議席,也可在四年內,每票每年領取五十元的「政黨選舉補助金」,亦即剛跨過「門檻」的政黨,每年可領取至少二千二百五十萬元,政黨運作經費有了著落,多麼「和味」。這就勢必會鼓勵更多人成立政黨,小政黨「遍地開花」的現象將更為嚴重。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2-05 04:36:4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