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王金平柯建銘「國會改革」是為洗脫「原罪」?

  曾經的「立法院」一對「孖寶」,並因此而讓馬英九發動「九月政爭」的「立法院長」王金平和民進黨「永遠的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近日卻「一出門就打起來了」,而且還對打得很精彩,兩人都持續針對「國會」改革議題隔空開火,王金平認為「國會」改革,可以先由新竹市「立委」參選人開始辯論,讓身為民進黨黨鞭的柯建銘大為不滿,因而也對王金平喊話,「國會」改革應該由他們兩人來進行一場黨對黨的辯論,就是否贊成國民黨濫用多數暴力,阻擋法案,支持「國會」聽證調查權,以及「立法院」動用警察權等來進行「國會」改革的辯論,至於是否願意和柯建銘進行辯論,王金平回應一度動了怒。這讓旁人圍觀看熱鬧,因為在大多數人都眼中,王金平與柯建銘兩人,就是進行「國會改革」首先要「革」掉的對象。
  實際上,長久以來,「立法院」議事效率與品質為人詬病,人人叫罵。王金平與柯建銘發明了「朝野協商」,不但是創造了「少數綁架多數」的世界奇聞,完全違背「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的民主法則,而且也由這對「藍綠孖寶」壟斷了「立法院」的政治資源,把其他的「立委」隔阻在權力圈之外。「立法院」的效率之低,全由這兩人所直接或間接造成。而現在兩人卻競相發誓要進行「國會改革」,豈非滑天下之稽?
  為何會如此?兩人的葫蘆裡究竟賣的是什麼藥?可能與兩人都面臨連任危機有關。王金平雖然被安排為國民黨「不分區立委」候選名單的第一名,國民黨的選情即使再爛,甚至輸到脫褲,他還是會有當選的機會。但能否第六次當選「立法院長」,那就無譜了。因為即使是以朱立倫的兩個「五十」奮鬥目標——「立委」議席五十,「總統」輸贏五十萬票來看,就算是國民黨拿下了五十席「立委」,距離議席過半的五十七席仍欠七席。再加上其他泛藍政黨所獲議席,如倘新黨可能的兩席,無盟也拿下兩席,也未能實現過半。而其他的政黨,不管是台聯黨,還是親民黨,抑或是「第三勢力」的新興政黨,都視民進黨為合作對象,不可能在「院長」選舉中將手中的選票投給王金平。何況,既然蔡英文要實現「完全執政」,就不可能會拱手讓出「立法院長」,除非是與王金平曾經進行「黑箱作業」兩人有密契。但從蔡英文質疑王金平的「國會改革」主張來看,似乎又推翻了    「蔡王密約」的可能。在此情況下,王金平憑甚麼推動改革?當國民黨議席佔絕對多數的四分之三都推動不了,國民黨議席不過半,更將是「老鼠拉龜,無從下手」。
  實際上, 無論是王金平,還是柯建銘,其選情最大的「罩門」,就是兩人過去長期以來在「立法院」的狼狽為奸「喬事」作為。王金平雖然名列「不分區立委」第一名而不愁落選,但正因為是名列榜首,就必須發揮另類的「母雞帶小雞」作用,帶動「不分區立委」的候選人,衝高國民黨政黨票的得票率,以裨能獲分配多幾席「不分區立委」。因此,王金平除了是要搏命為國民黨「區域立委」候選人輔選之外,還得清洗自己以往在「立法院」中的欠佳形象,以免拖累國民黨政黨票的得票率。明乎此,一向被視為「立法院」改革對象的王金平,竟然提出「國會改革」的主張,也就不足為奇了。
  另一方面,本來在「習馬會」及朱立倫訪美的刺激下,國民黨的民調已經有回升起色,但在推出這份被視為朱立倫被王金平「綁架」,因而是的「不分區立委」名單,因而是國民黨「史上最爛的不分區立委」名單,國民黨的選情又墜入深淵。王金平深知自己的「原罪」,就是在「立法院」與柯建銘合謀「喬事」,而導致「政令出不了總統府」;而在    「太陽花學運」中,因為拒絕使用警察權,才致被學生霸佔議場二十八天。因而提出不反對使用警察權,其目的就是要向泛藍尤其是深藍選民釋疑。
  這一仗,被形容為王金平的最後一戰。實際上,王金平今年已經七十四歲,四年「立委」任期完成,就是七十八歲,應該退下來了。王金平說,為表達奮力一戰,不選國民黨主席。人們都感到「不靠譜」。畢竟,比此更莊重的「退出政治舞台」之類的誓言,也只不過是「小孩兒玩泥沙」而已,當不了真。朱立倫敗選後,可能會被追究起先是怯戰,後來是粗暴「換柱」的責任,從而導致國民黨傳統派灰頭土臉;國民黨本土派必會藉此推動王金平出選國民黨主席。此後國民黨就名正言順地成為「台灣國民黨」,而不再是「中國國民黨」。
  而在柯建銘這一邊,王金平好歹也能當選「立委」,而柯建銘則連能否當選「立委」也是未知之數。在這方面,國民黨確實不如民進黨,柯建銘的連續兩屆「不分區立委」照顧特權使用完,而民進黨「總統」勝選在望,有好幾千個政務官和「國營」企業高管職位可以分配,民進黨員和支持者「封神榜」不用為位置不足而發愁,因而即使是再次將柯建銘名列「不分區立委」,相信黨內同志也將沒有意見。但蔡英文就是要堅持原則,將柯建銘「趕」回新竹市選區參選「區域立委」,沒有王金平那麼「好命」。而新竹市是泛藍票倉,即使因馬政府政績欠佳而「鐵票生鏽」,又跳出了「時代力量」的邱顯智搶食選票。因此,柯建銘不要說是要參選和當選「立法院長」,就是能否當選「立委」,也「危險過剃頭」。
  而在柯建銘這邊廂,當然更是為了能當選「立委」,在前有擁有傳統鐵票的國民黨「立委」候選人鄭正鈐阻擊,後有揭櫫「改革」大旗的「時代力量」「立委」候選人邱顯智追殺之下,要在以科技業為主要產業,外來人口多、市民平均年齡較輕及出生率較高為新竹市當選,也就得首先洗脫自己的「立法院喬王」的不良形象。因此,柯建銘也就上演了「老鼠捉老鼠」的一幕。恰好他的「難兄難弟」王金平向他叫板「國會改革」,他也就樂得個「借力使力」,「順水推舟」地高喊「國會改革」口號。
  不過,柯建銘即使能夠當選「立委」,蔡英文心目中的「立法院長」,也不會是他。畢竟,他的形象難以過得了支持她的選民這一關,她還需保護好自己的形象。因此,就有蔡英文的「立法院長」口袋人選是陳明文或蘇嘉全之說。沒有經驗不打緊,而恰好如此,正是要跳脫「喬事」舊習的所需。
  新一屆「立法院」能否實現「國會改革」,不得而知;但「江山代有才人出」,讓王金平、柯建銘不能再「喬事」,就是最大的改革。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2-07 04:28:4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