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宋楚瑜的最後一搏仍將是屢選屢敗

  「中選會」昨日舉行委員會議,審議第十四任「總統」、「副總統」選舉候選人資格,確認宋楚瑜及徐欣瑩、朱立倫及王如玄、蔡英文及陳建仁等三組候選人,全部符合資格。為此,「中選會」決定,於本月十四日辦理候選人號次抽簽,十八日公告候選人名單。至此,三組候選人都已確定,而按照《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第三十條規定,「經登記為總統、副總統候選人者,不得撤回其總統、副總統候選人登記。經政黨推薦為總統、副總統候選人者,其推薦之政黨,不得撤回其推薦。」因此,即使是朱立倫後悔挑選錯了王如玄作其「副總統」搭檔,也即使是宋楚瑜在國民黨「換柱」後,自己參選「總統」的正當性基礎已經流失,但都礙於法律的規定,「洗濕了頭」,只得硬著頭皮繼續「洗下去」,不能換人或退選了。實際上,朱立倫前日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專訪,被問到是否後悔找王如玄擔任副手,甚至是否考慮換人時,就表示「法律上不可能有任何更替」。
  但在三組候選人中,最感到無奈的,可能還是宋楚瑜。本來,最初他是決定不參選的,畢竟在二零零零年首次參選「總統」雖敗猶榮,創造輝煌之後,此後「連宋配」被「兩顆子彈」破局,參選台北市長被「棄保」,二零一二年再次參選「總統」,卻只得三十六萬九千多票,百分之二點七七的得票率,連保證金也遭沒收。今次再選,恐怕又是「屢選屢敗」。
   但國民黨「總統」黨內初選的選情發生變化,朱立倫怯選,王金平棄選,最後是洪秀柱「拋磚成玉」。這使得宋楚瑜認為「尚可一搏」。實際上,國民黨無論是朱立倫、王金平還是吳敦義出戰,他都將會「認命」,兌現其「退出政壇」的諾言。但竟然是連「B咖」也不夠格的洪秀柱出線,他就不    服氣了,並認為可以接收國民黨支持者的選票,因而在國民黨「全代會」確定提名洪秀柱後,他就不顧自己「推出政壇」的諾言,還是披掛上陣了。
  實際上,此前宋楚瑜於二零零零年和二零一二年的參選「總統」,是循連署的方式登記申請為候選人的,必須徵集到近三十萬份的連署書,工程量浩大,也因為要求嚴格而十分麻煩,他也挺過來了。而在今次,因為親民黨在四年前的「立委」選舉中,政黨票跨過百分之五的「門檻」,不但可以獲得分配「不分區立委」議席,及領取「政黨選舉補助金」,而且可以在「總統」大選中,以親民黨的名義直接推薦參選人,而無須連署,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食得唔好徙」。實際上,二零零零年「總統」大選,新黨也擁有直接推薦「總統」參選人大資格,但又苦於無法推出自己擁有足夠分量的候選人,卻又不想白白地浪費提名權,因而商請無黨籍的李敖「代打」,而馮沪祥則甘願屈居「老二」。不過,即使名氣甚大的李敖,也無法拉起選情,最後只好呼籲其支持者改投宋楚瑜。
  正因為如此,台聯黨雖然在四年前的「立委」選舉中,政黨票的得票率更是高達百分之九,也有資格直接提名「總統」候選人,但在掂量自己的實力後而放棄,而是全力支持蔡英文。就此而言,泛綠陣營反倒是較為團結及實事求是。
  但是,後來的事態發展發生了重大變化,國民黨「換柱」成功。換句話說,宋楚瑜改變主意,再次出選「總統」的基礎條件已不復存在。但既然已經「點著了火頭」,也就無法回頭。雖然「中選會」尚未辦理候選人登記,還可急流勇退,但一向性格耍強的宋楚瑜只得像過了楚河漢界的卒子,拼命繼續向前。
  宋楚瑜曾幻想柯文哲作其副手,尤其是柯文哲找他做台北市政府總顧問後,以為柯文哲會屈居於他之下。但在深藍票倉的台北市都可以「砌低」國民黨候選人的柯文哲,又豈願做「末路英雄」的「老二」?不過,也是宋楚瑜命該不絕,正在進退兩難之中,找到了民國黨主席徐欣瑩作其副手,選情才有所起色。但仍是「老三」,連士氣低迷的朱立倫也不如。
  當然,宋楚瑜的參選,除了是個人不服氣之外,也是為了「母雞帶小雞」,拉抬親民黨「立委」候選人的選情    。但從目前情況看,除了劉文雅尚可一搏外,並沒有像樣的候選人。曾經的「跳槽潮」,在國民黨「換柱」後迅即退潮。而且出來為宋楚瑜站台的,多是「黑金」人物,反而連累他自己。
  宋楚瑜原本的「密底算盤」,是在自己與洪秀柱之間,操弄「棄保效應」,再伺機進擊蔡英文。但在國民黨「換柱」後,自己的民調從「老二」跌為「老三」,根本無法操作「棄保效應」。即使是泛藍選民自動棄保,也即使是他們對國民黨多麼有意見,也將是「西瓜偎大邊」,支持朱立倫,最多是「含淚不投票」。
  謝長廷曾說,宋楚瑜可能創下了參選「總統」的世界記錄;而在國民黨「換柱」後,就更是「太超過」了。宋楚瑜留下的紀錄,既是「空前」,可能也是「絕後」,可能今後台灣地區再也沒有人具有此「連敗連選」的「實力」了。實際上,許榮淑等人,雖然也是連續多屆宣告參選,但卻過不了連署這一關;只有宋楚瑜是登上了「選」的「列車」,因而說得上是「連敗連選」,許榮淑等人則連「選」字也沾不上邊。
  其實,就是在國民黨「換柱」之前,連宋楚瑜自己也知道,遇到「命好」的蔡英文這個對手,要勝出根本就是「不可能任務」。不過,他認為自己有能力處理好兩岸關係,在起到民進黨側翼作用,幫助蔡英文當選後,就可向她討個回報,撈個「行政院長」當當,並協助蔡英文處理兩岸關係事務。
  如果說,蔡英文的選情一般,確實需要宋楚瑜的「加持」,因而有此想法還是有一定道理的話,那麼,現在蔡英文的民調一直將朱立倫和他拋在後面,昨日的最新民調還首次突破半數,達到百分之五十二,就根本不需要宋楚瑜「幫閒」了。何況,宋楚瑜被李登輝剝了台灣省長後,已經二十多年,當時的行政經驗未必適合今日。即使是台灣省長有「葉利欽效應」,但畢竟是地方事務,「行政院長」要管的事務,是所謂「全國性」的,也未必完全適用。
   其實,蔡英文也未必會依靠宋楚瑜主持「行政院」。陳水扁那八年,除了首任「行政院長」從穩住大量國民黨籍文官及部分必須留任的政務官,因而任命了唐飛之外,都是民進黨人。他們的政績也未必很差,在沒有兩岸關係「加持」下,可能比馬英九這八年還要好得多。而現在政黨輪替已成為常態,民進黨也早已暗中組織了「影子內閣」,根本就無需宋楚瑜這支「盲公竹」。或許,只有兩岸關係事務可以幫上忙,但在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的背景下,能做的事情並不多。
  經此一役後 ,宋楚瑜真的應該是「服老認輸」,好好地回家休息,繼續領取每月七萬元的退休金,過下「慢日子」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2-09 05:01:4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