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兩個藍機構民調相互矛盾究竟哪個可信? 

  在距離「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投票日還有三十二日,也是「中選會」為三組正副「總統」候選人抽簽號次的昨日,國民黨中央和顏色偏「藍」的「TVBS」同時公佈其所作的民調。但這兩個民調所公佈的「朱玄配」民意支持度,卻是「南轅北轍」,亦即國民黨中央內部民調顯示「朱玄配」支持度回升二點九八個百分點至百分之二十九點九八,「TVBS」卻說「朱玄配」民調下滑六個百分點至百分之二十二。這兩個藍機構所公佈的民調,究竟信那一個?
  實際上, 國民黨昨日流出最新內部民調,國民黨上周四、五、六的最新內部民調顯示,「英仁配」的支持率首度跌破四成,僅有百分之三十九點,而「朱玄配」則從之前的百分之二十七上升到百分之二十九點八,兩人民調距離首度拉近到十個百分點;「宋瑩配」則是維持在百分之十三。黨內人士表示,國民黨發動辯論戰攻擊奏效,蔡英文屢屢迴避,導致部分支持者轉為觀望或轉為支持朱,加上蔡英文在炒地皮爭議上說不清楚,也應該有受到影響。而「朱玄配」支持度止跌回升,顯示王如玄的軍宅案衝擊已降到最低,朱立倫上升幅度仍然太低,需要再加把勁。
  對此,有國民黨權威人士分析,藍營逆轉勝的機會雖然希望不大,但可能性還存在,關鍵就在於朱立倫成功說服洪秀柱出任競選總部顧問團團長,洪秀柱的那些對國民黨憤怒的支持者回頭後,再加上泛藍的配票,勝選還存有一線生機。  
  但與此同時,顏色偏「藍」的「TVBS」也於昨日公佈民調,在三組候選人中,「英仁配」支持度達百分之四十五,「朱玄配」下滑六個百分點至百分之二十二,落後「英仁配」幅度增至兩成以上,「宋瑩配」支持度則維持百分之十。這顯示王如玄的軍宅風波衝擊「朱玄配」的選情。
  這兩個藍機構所作的民調,究竟哪一個的可信度較高?可能在一般人中,較為相信「TVBS」。盡管它也顏色偏「藍」,但其民調問卷設計較為客觀中立。而國民黨的民調,盡管不一定屬於「造假」,但在問卷設計上可能會有所偏頗,以圖引導受訪者作出有利於「朱玄配」的回答,以圖提升「朱玄配」的民調鼓舞支持者的鬥志。不過,即使如此,兩者之間仍有十個百分點的差距,要在一個月內追趕上來甚至是超過,仍具有相當大的難度,除非是發生重大意外。
  尤其是在客觀上,由於蔡英文的支持者較為穩定,不會受到外部因素的影響,因而得出「英仁配」的民調下跌,可信度並不高。但要說「朱玄配」的民調上升,或還有一定的可信度。關鍵是在於國民黨支持者,尤其是深藍群體的危機感被催發出來,或已經放下種種的不滿情緒,將會改變「含淚不投票」的消極態度。不過,仍將會有部分屬於黃復興系統的深藍選民,對王如玄的炒賣軍宅行為,難以諒解。
  倘「朱玄配」的民調果真有所起色,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洪秀柱的積極投入。當然,她的「化悲憤為力量」,是「一為神功,二為自己」。「神功」就是國民黨的家業,作為「黨的女兒」,她不願見到國民黨崩潰,因而即使是有多少恩怨,還是以大局為重。而「自己」則是參加國民黨主席補選的個人大計,既然已經打定主意參加國民黨主席補選,現在的顧全大局,積極輔選的表現,其實就是預先作出的「拉票」行為。畢竟,黨主席選舉是全體黨員一人一票投票產生的,要當選就必須得到多數黨員的支持。
  正是基於此,某位「國民黨權威人士」的分析,還是有一定道理的。他指出,洪秀柱回來「挺朱」後,其實國民黨的選情不是這麼差。因為洪秀柱有百分之十二到十五的支持者,即使是扣除仍然對國民黨生氣者,還有五個以上的支持者回籠給國民黨,因而「朱玄配」的民調就可上升到接近百分之三十。 再往下發展,倘能再吸引其他的藍軍如新黨等的人來投票,在投票前一個禮拜朱立倫的民調還有機會拉到百分之三十五,而蔡英文的實際民調是百分之四十,那表示兩邊的差距拉到民意調查的誤差值以內,倘朱立倫再努力拚個三到六個百分點,國民黨不一定會輸。當然,勝選的希望不大,但是可能性還存在,選舉不到最後一個關頭,誰也不知道勝負。
  然而,民調雖然本來是個「好東西」,中立客觀的民調可以推斷絕大多數人對某些特定議題的看法,利於揚長避短,扶正祛邪。而科學準確的選舉民調,更是可以把握民意,從而據此調整策略,進而影響民意,使之向有利於已的方向發展,使自己成為民意之所屬,民心之所向,將選票盡收囊中。因此,各政黨自行操作的民調,是力求客觀準確的,是只作為自家操盤選戰調整策略的參考資料,是不會公佈的。能夠公佈的民調數據,都有其特定目標,或是欺敵,或是告急,都有其權謀性。因此,這個所謂「國民黨內部民調」,仍然使人感到不太踏實。
  即使是由商業民調機構公佈的民調數據,除了不具政治背景的專業性民調機構,力求反映選民真實心態,以求維持其公信力及商譽之外,大多都是有其各種不同的利益目的,或是與某一政黨暗中結成策略同盟,甚至就是直接與某一政黨進行商業交易,利用商業民調機構的「商譽」和「公信力」,拋出似是而非的民調數據,以達到為自己「保駕護航」,對敵手「連消帶打」的民調,以求達成勝選之目的。據台灣選舉民調專家表示,這些有預設目的的民調,有逼令對手早日現身的民調,分化瓦解對手陣營的民調,替本黨候人護航的民調,誤導選民的民調,動員爭取游離選民的民調,主導選舉議題的民調等。
  商業機構即使是為商業而不敢做假民調,但在設計問卷時,多少也帶有導向性,因而也不能說是完全準確。比如,民調機構在詢問受訪者是否支持特定參選人時,使用「請問就國民黨提名的朱立倫和民進黨提名的蔡英文及親民黨提名的宋楚瑜相比,你比較支持那一位選總統?」或「如果明天就是投票日,請問你比較可能投給哪一位?」同一位受訪者的答案可能都會不同。因為前者有提示候選人的政黨屬性,就會有「鼓勵歸隊」的效果;而以「支持」與「明天可能投給哪一位」的不同方式詢問選民,選民回答時的「認真」程度也會有差異。
  另外,「機構效應」也是影響民調數據準確性的重要因素。比如,民進黨支持者在接到《聯合報》民調中心打來的電話時,自然會傾向隱藏自己的投票意向;相反,國民黨支持者在接到「民視」打來的電訪時,也會隱藏自己的投票意向,所以,不同民調機構做出來的民調就會出現誤差。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2-15 05:33:3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