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看來朱王都是在等待徵召爭取免責權


  國民黨「總統」黨內初選的領表和黨員連署作業,到本星期六就告結束。雖然長達二十七天,但除了「拋磚型」的洪秀柱、楊志良已經完成領表手續之外,未見有「A咖」型的人物出來參選。昨日上午八時本是黃道吉日,是台灣地區政壇人物尤其是王金平的「最愛」,因而各方人士都在緊盯,朱立倫和王金平是否會到中央黨部領表,但卻如日前王金平所暗吟《等譕人》的那樣,兩人都並沒有出現在中央黨部領表處。倘兩人未能充分抓住最後的三天,在領表的同時,分別徵集一萬六千名黨員連署,國民黨就將真正的「等譕人」了。這就難怪,全黨都患上了「藍色懮鬱症」。
  這就將形成一個極為不成比例的怪現象:沒有能力選的積極參選,甚至聲言「打死不退」;而有能力選定的卻瞻前顧後,優柔寡斷。倘國民黨未能推出有分量的候選人參選,就等於是拱手將政權相讓給民進黨。實際上,盡管大形勢確實對國民黨不利,但不等於是蔡英文必勝。雖然「總統」大選與「九合一」選舉有一定的相連,但畢竟兩者有所不同,至少是「總統」大選沒有「柯文哲外溢效應(除非是柯文哲跳出來參選)」,而且在「九合一」選舉中,以「含淚不投票」來「教訓」馬英九的深藍選民,也已達到目的,何況馬英九的任期反正快將結束,而且也辭去國民黨主席,沒有再次「教訓」他的籍口和必要。在政權將要「失陷」的危機感之下,反而原先棄權的泛藍選民,將會踴躍出來投票。反而是蔡英文「 最後一哩路」的問題尚未獲得徹底解決。
   本來,在國民黨內的「A咖」人物中,最具資格的是吳敦義。他的從政資歷完備,從縣長、「立委」、直轄市長,到國民黨秘書長、「行政院長」,現時又是作為「備位元首」更是「元首接班人」的「副總統」,而且絕頂聰明,口才便給,反應敏捷。但一來他是馬英九的「最愛」,二來沒有自己的班子,三來在黨內外缺乏人緣,應是不會出來參選。實際上,他已明確表態「不會領表」。
  王金平其實是最想參選「總統」,而且也有一定的能量參選。這除了是國民黨根本不可能再次為他修改內部規章,而已經斷了再次參加「不分區立委」選舉的後路,而返回高雄市大樹鄉的家鄉參加「區域立委」選舉,將難以勝選,因而已經不可能再次參選並當選「立法院長」,因而必須另尋「更上層樓」的出路之外,也因為他早就有過尋求「更上層樓」機會的記錄。實際上,他不但曾與當時如日中天的馬英九爭奪國民黨主席,而且在馬英九因身涉「特支費案」而遭起訴後,提出了著名的「國民黨將無人參選論」,亦即倘國民黨仍然堅持提名馬英九參加「總統」大選,而馬英九倘一審被判決有罪,喪失參選資格,這時又過了向「中選會」提名候選人的時限,就將變成國民黨無人參選。因此,王金平就大有「毛遂自薦」之勢,躍躍欲試地要取代馬英九的「總統」提名人資格。這也正是長期以來,馬英九極為忌諱防備王金平的真正原因。有人說,馬英九是懷疑王金平「藍皮綠骨」,及不滿意他在「立法院」未能維護國民黨的利益,與民進黨「勾勾搭搭」,這固然是有其道理,但前述的王金平直接侵犯馬英九「專有權利」之事,才是馬英九的大忌。
  因此,在馬英九的「餘威」之下,本來說是要參選的王金平,反而躊躇不決了。昨日有傳說是馬英九反對王金平參選,但「總統府」當即闢謠。當然,馬英九要阻攔王金平,以其「九五之尊」,不一定需要親自出面,只要讓「下面的人」施以「耳語間」,說他將會得不到深藍選民的支持,他就將會知難而退。
  至於國民黨內普遍認為最有勝選可能的朱立倫,則還在耍手擰頭,一副因愛惜羽毛而意興闌珊的樣子,急煞國民黨員,甚至有人要代其領表。曾經阻擋朱立倫政治前路的馬英九,在「無可奈何花落去」之下,也不得不支持朱立倫參選,甚至據說還曾兩次當面要他參選。
  這下,輪到馬英九害怕了。早就已經傳說,民進黨專門有人搜集馬英九的「黑材料」,即使未能蒐集到馬英九本人的違法記錄,能夠獲得「余文代勞」的資料也行。何況,在「檢察總長」黃世銘向馬英九報告王金平涉及「司法關說」後,馬英九又當即將此司法機密轉告給吳敦義、江宜樺及羅智強,這本身就已是妨礙司法公正的刑事犯罪行為。馬英九的刑事豁免權失效後,難保不會遭到司法檢控,畢竟向他涉密的黃世銘已經被法院宣判有罪,馬英九倘不被追究刑事責任,就將不符他本人念茲在茲的「比例原則」。而臺北市政府廉政委員會日前要將馬英九移送檢察機關,盡管廉政委員會是一個「黑機關」,其移送馬英九的所為也缺乏法律依據,但從中也可窺見,馬英九卸任後,還真的將會被送進法庭,以滿足民進黨人要為陳水扁「報仇」的心理。馬英九當然「知驚」,因而只能尋求「保護傘」了,那就是冀望朱立倫能夠當選「總統」,以保證不會將他移送司法機關。在朱立倫怯戰及畏戰之下,即使是他所不喜歡的王金平要參選,馬英九也顧不得那麼多了:難道要將政權拱手相讓給蔡英文,讓民進黨對他實施「司法報復」乎?
   另外,國民黨的一眾「立委」候選人,也希望能有「大人」充分發揮「母雞帶小雞」的作用,帶動他們的選情。否則,國民黨連「立法院」也失手,今後就將長期淪為在野黨了。
  因此,朱立倫和王金平不選不行。那麼,朱立倫、王金平現在卻沒有領表,也沒有進行黨員連署作業,究竟是打甚麼算盤?看來,是等待黨中央徵召。在已經辦妥領表及連署手續的洪秀柱、楊志良的民調都未能超過百分之三十的情況下,就可實施黨內「徵召」作業,徵召朱立倫或王金平出選。在朱立倫而言,可打破自己輸選後必須引咎辭職的魔障,無需為輸選負責任,也無須辭去國民黨主席,並可保有再次參選「二零二零」的資格。而對王金平,透過徵召,就可使得深藍選民必須服從國民黨中央的意志,出來「含淚投票」。
  至於究竟是「朱王配」還是「王朱配」?有人說「王朱配」具有爆發力,比蔡英文更能吸收中間選票,而且即使是敗選,也能減輕朱立倫的責任,讓他仍可參選「二零二零」。
  但洪秀柱不服氣,認為國民黨《第十四任總統副總統選舉總統候選人提名作業時程暨作業要點》,並無提及到「徵召」。當然,屆時中常會可以再發一個「要點補充」,補強該「要點」的規範內容。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5-14 05:36:4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