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宋楚瑜終於承認自己遭到邊緣化了

  宋楚瑜有點「背運」,不但是在「中選會」為三組「總統」候選人號次抽籤中抽中了個排在最後的「三號」,還得自詡「人民可以在藍、綠之外有第三個選擇;選擇宋楚瑜與徐欣瑩,讓台灣渡過難關」,而且近日公佈的多家民調,都指出「宋徐配」的民調已掉到個位數,排在最後的態勢沒有改變,當然也恰巧地與其「三號」排位相符。
  這就惹得一直懷抱「如欲平治天下,當今之世,舍我其誰也?」氣概的宋楚瑜,不禁大為漏氣,私下認「衰」了;但卻又沒有自知之明,不承認是自己已經過時背氣,相反認為是認為人們「不識貨」。實際上,他昨日在自家臉書上就發表文章說,他在上週末從臺灣南邊跑到臺灣的北部,再到東部,高雄、台中、新竹、台東,「幾乎快繞臺灣一圈」,但看到有些媒體一直不報導宋楚瑜的新聞,這是在「邊緣化臺灣民主價值、更邊緣化了新聞媒體應有的公正性!」
  其實,宋楚瑜在今次「總統」大選過程中,也曾「威」過幾次。其一是國民黨「十七全」決定提名洪秀柱的前後,他放出風聲說是要參選,還聲稱收到對岸邀請他出席「九三」大閱兵的請柬。那時,宋楚瑜是何等的風光!不但是電視採訪發射車在他活動場合的外面排成一圈,而且記者們還廢餐忘寢地漫長時間點等待,倘他甫一露面就是里三層外三層地緊緊圍繞著他,好不威風。
   其二是在宋楚瑜宣佈邀請民國黨主席徐欣瑩為「副總統」候選人搭檔,並一同造勢之時。雖然親民黨支持者是疏疏落落,但民國黨支持者卻是人聲鼎沸,黃旗一片,浩浩蕩蕩。當時宋楚瑜心中可能是暗爽,認為自己打破常規的決定是如何的英明,從而使自己賺到了人氣。
  但曾幾何時,媒體卻冷落了他。這就令到曾任「新聞局長」的他,只好發爛咋,大罵記者和媒體老闆。他在臉書上批評媒體未報導自己的新聞,刻意邊緣化自己。並直嘆這幾個媒體以前的創辦人有他們的堅持,但現在卻放棄了自己原來的主張,這才是媒體真正的悲哀。他還批評說,當局用人民的納稅錢去買媒體,假民調更讓大家都心知肚明。這次的選舉,人民的力量會發聲,「到時候被邊緣化的,我們看看到底是臺灣的民主,還是這些大財團和偏重於北部的政黨勢力!」
  殊不知,這番話正好套在自己的頭上。當年他出任「新聞局長」時,使用的就是這個手段,而且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媒體確實是勢利眼。曾經把宋楚瑜當作是寶,是因為他有新聞價值;現在冷落了他,是因為他已經失去新聞價值。除了是他的民調低迷,一直排在「老三」的位置    之外,也因為他的造勢活動鬧不出什麼新花樣來,已經與社會完全脫節。他曾批評國民黨脫離民眾,現在他比國民黨更甚。盡管曾為王金平搞宣傳的「公道伯」班子主動改投他的門下,但與他的思維定勢格格不入,難以發揮他們所掌握的當今先進傳播技術。實際上,宋楚瑜的輿論鼓動思維方式,仍然沉湎於二十年多前他出任國民黨文工會主任和「新聞局長」時代,台灣社會仍然處於威權統治,尚未開放黨禁、報禁,甚至直到冷靜如今,還有人揭發他打壓台語及歌仔戲的事實。因而他仍然持抱舊思想,不懂如何接地氣。反而是在挖國民黨的樁腳的,卻去尋找昔日李登輝時代的「黑金」人物。這就讓他的造勢活動更惹人反感。
  當然,媒體冷待宋楚瑜,也是大環境所致。今次「總統」大選的選戰氛圍和輿論環境,可說是自一九九六年實行「總統」直選以來,最冷清的一次「總統」大選。不單止是因為三組候選人的實力相差太遠,拉大了距離,人們的心中早已有了競逐結果,因而不太感興趣,就像一場籃球賽,倘是賽情呈拉鋸狀態,你攻我防,那才好看,倘雙方拉大距離,未賽到一半就已知結果,也就不好看了。何況,蔡英文的選戰策略,是盡量冷卻選情,以避免犯錯,因而不主動拋出議題,對國民黨的進攻也「闊佬懶理」。本來宋楚瑜倘能推出議題 ,還可以讓人有新鮮感,但奈何他「頗廉老矣」,跟不上形勢 ,還能指望他會有什麼讓人眼前一亮的招式?!
  宋楚瑜遭到邊緣化,似乎還有一個原因,就是與徐欣瑩貌合神離。自從「宋徐配」營造了那個盛大場面後,就不再見徐欣瑩的身影。前日宋楚瑜發表新一波競選廣告,主打食安議題。但在發表這支他與其副手徐欣瑩的首支合體廣告。時,卻未見徐欣瑩現身。因而有媒體懷疑「宋徐配」已經「破裂」。既然少了民國黨支持者的加持,宋楚瑜就打回原形,回到當初孑孑影單的樣子。
   為何發表「宋徐配」首個合體廣告這麼重要的場合,會不見徐欣瑩的身影,是否後悔參與宋楚瑜的選戰?當然這只是想像,但倘真有其事也不奇怪。因為徐欣瑩自己失算,以為靠上宋楚瑜這棵「大樹」,可能趁勢壯大民國黨的聲勢,提高知名度。誰知這棵「大樹」早已枯朽,攀上去只能是枝折人墮。
   實際上,徐欣瑩如果不是應邀與宋楚瑜合作,繼續走自己的路,參選「區域立委」,即使是未能重振四年前全島第一高票的輝煌,至少也可為民國黨保住這席「立委」。但與宋楚瑜合作後,不但自己喪失了「區域立委」,而且民國黨也振作不不來。多個民調都說,民國黨的政黨票大約只得百分之二,不要說是無法獲得分配「不分區立委」議席,連「政黨選舉補助金」也無法領取。不過,還有一個「利多」因素,就是在四年後的下一屆「立委」選舉,無須先行提名十位「區域立委」候選人,就可直接參加「不分區立委」選舉。
  民國黨政黨票不濟,「區域立委」更無望。由於實行「單一選區」制,難以在國民黨、民進黨兩大黨的夾縫中衝出來。再加上某些候選人是情治人物,可能會對令至今仍然恐懼當年白色恐怖的老選民,感到不寒而栗。
  這樣,徐欣瑩就將是「兩頭不到岸」。而且選後還有新的煩惱,就是「宋徐配」是兩黨合作的,未來倘有運氣跨過可以領取選舉補助金的「門檻」,究竟是誰拿補助金?或許宋楚瑜會一方面是以自己「擔綱」參選為由,另一方面也有私心,因而可能會「獨吞」。二零零四年「連宋配」的補助金,國民黨全部拿走,    不分給宋楚瑜。現在既是「有樣學樣」,也是「補償」心理,可能也不給徐欣瑩。倘果如此,可能會爆發大戰,情治系統不會放過只懂耍文弄墨的宋楚瑜。
  「大江東去,淘盡多少風流人物」。經此一役,宋楚瑜就將創下四次參選「總統」,並屢選屢敗的世界紀錄,該好好地休息一下了。甚麼「聯合政府」,什麼「行政院長」,什麼當蔡英文的兩岸橋樑,想得真美,選情大好的蔡英文,早就不作如此想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2-16 05:11:4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