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會否走出民共關係的「第三條路」?

  在昨日國台辦例行記者會上,有大陸涉台記者針對民進黨人士陳昭南近日再度主張民進黨凍結「台獨黨綱「一事提問,而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則回應說,對於任何能夠朝著放棄「台獨黨綱」方向的動作,大陸都持正面態度。
  這顯示,大陸方面籍著民進黨前中常委和「立委」陳昭南近日撰文回憶其曾向民進黨「全代會」提交「凍結台獨黨綱」提案一事,再次向台灣民進黨「喊話」。而由於民進黨的「總統」大選和「立委」選情都較為有利,能夠實現「完全執政」黨機率甚高,加上蔡英文為爭取更多的選票,推出了雖然迴避「九二共識」但也小心繞過「台獨黨綱」的「維持現狀」口號,因而國台辦發言人的回應,也就比過去的各種說法都更為柔性寬鬆。顯然,這是在民進黨將會再次上台執政的現實背景下,為未來倘有可能的民共接觸,預舖台階。
  從種種跡象看,這台北與北京之間的「一唱一和」,並不像是預先默契「夾好」。因為陳昭南有關「凍結台獨黨綱」的談話,並非是一個正式的動作,亦即不是再次向民進黨中央提出,也不是以舉行記者會的方式發表,而是撰寫回憶文章投稿給據說具有大陸背景的中國評論社,以拉家常的方式,從國民黨選舉中不懂得網絡運用,被大時代趨勢和新世代的思維模式所擊垮,而「兵敗如山倒,敗得潰不成軍」說起,談到民進黨也終於取得執政權後,將必不可避免馬上面臨任何人都不可迴避的疑惑:兩岸問題怎麼解決?民共會謙虛的坐下來協商兩岸問題嗎?民共將會如何建立彼此的信任,並重新展開另一程的和平會談呢? 而轉入對他在前年七月串聯四十多名黨代表,向民進黨「全代會」提交「凍結台獨黨綱」提案,以為即將到來的「民共互動」舖陳一條可行之路的過程,並指出民進黨不能不與大陸接觸,兩岸問題也不可能長期廻避。與此同時,陳昭南在文中,還表示將會陸續發表系列文章,針對他們對「凍獨到民共互動」的論述清楚提出他們認真思考的理路與意見,並歡迎大家來溝通討論。
  陳昭南並沒有向蔡英文提交其論文,也不是正式作出論述,但顯然是並不死心,希望能繼續推動蔡英文「凍結台獨黨綱」。不過,從目前跡象看,陳昭南等人即使是直接向蔡英文再次提出「凍結台獨黨綱」的建議,也將得不到任何正面的回應。
  實際上,雖然蔡英文在輸掉了二零一二年的「總統」大選後,確實曾經做了一個較為認真的「敗選檢討報告」,認為她輸在兩岸政策的「最後一里路」,因而作出了必須調整民進黨兩岸政策的結論。但當時她並非是民進黨主席,無法置喙民進黨的政策調整。而在她再次當選民進黨主席後,社會態勢發生了重大的變化,尤其是「太陽花學運」嚴重衝擊了馬政府的兩岸政策和兩岸事務作為,引發了蔡英文「『台獨』是青年人的天然成分」的思維轉變,認為民進黨無需調整兩岸政策,也將能贏得選戰。因而調整了選戰策略,在鞏固基本盤的前提下,開拓年輕人的新票源。而民進黨的基本盤之一,就是「獨派」。
  因此,當陳昭南二零一四年七月假手四十多位黨代表,向「全代會」提交「凍結台獨黨綱」提案後,蔡英文在主持「全代會」時,以「時間不夠」 為由,將該提案及另一部分黨代表為反制該提案而提出的「反凍獨」提案,一併轉交中執委處理。到今年「全代會」,更是以大會不設討論議題的方式,迴避這兩個提案,以避免因引發爭論而破壞黨內平衡,及影響民進黨「形勢大好」的選情。
  實際上,在民進黨去年底奪得被視為「總統前哨戰」的「九合一」選舉大勝之後,一方面是蔡英文的民調一支獨秀,似乎是已經不再存在「最後一里路」的問題;另一方面,民進黨已經拿下十三個縣市,再次呈現「地方包圍中央」之勢。她即使是不用執行民進黨中國事務委員會的報告,也將勝利在望。既然如此,就沒有必要調整黨的兩岸政策。    
  但是否這就意味著蔡英文當選並就任「總統」後,可以繼續維持這個政策呢?她將不可避免地面對幾大因素。
  其一、隨著時光的流逝和形勢的發展,「老台獨」已逐漸凋零,且在形勢格禁下,「老台獨」「建立台灣共和國」的目標無望。但「新台獨」卻正在冒起,他們並不追求「獨立建國」,而是安於現狀,並認為「中華民國已經是獨立主權國家」,與中國大陸沒有任何關係。這與民進黨《台灣前途決議文》的論述極為接近。按照「後法優於前法」的法理,《台灣前途決議文》已經「凍結」了「台獨黨綱」,無須再搞「凍結」。
   其二、蔡英文具有極強的危機意識。陳水扁二零零零年當選後,民意支持度很高,二零零四年連任時的得票率也已過半;馬英九二零零八年當選的得票率更高達百分之五十八點四五,狂勝二百二十多萬票。但兩人在任期的後段,都極為不濟。這似乎是形成了一個「規律」,蔡英文擔心自己也逃不脫這個魔咒。更令蔡英文擔懮的是,馬英九有兩岸關係的「紅利」可吃,都尚且如此;自己沒有「紅利」,可能更糟,比馬英九更不堪。
    其三、蔡英文雖然拜馬英九用人政策狹窄,國民黨在未來四年以至八年將會出現「人才斷層」之賜,不用擔心自己的連任大計受到國民黨的挑戰,但對她更大的威脅卻在前頭,那就是台北市長柯文哲可能會乘勢而起,趁著自己也墮入「後期魔咒」之機,複製「台北市長選舉經驗」,以「國民黨爛,民進黨更爛」的口號,吸引中間選民,向她發動奪權之戰。目前柯文哲左右逢源,不吝為實力脆弱的「第三勢力」政黨候選人站台輔選,就是要在擴大自己群眾基礎的同時,繼續凸顯自己的「無黨無派」形象。
  但或許正是「柯文哲思維」以至是「柯文哲模式」,對蔡英文發揮啟迪作用。尤其是他以揭櫫「一五新觀點」代替「九二共識」,赴上海出席「雙城論壇」的經驗,向中間靠攏,值得以「拿來主義」的態度作參考。
  必須強調的是,蔡英文的博士學位,是在英國倫敦政經學院取得的;而政經學院的院長紀登斯,創立了著名的「第三條路」論述。因此,蔡英文在「黃袍加身」後,可能也將會結合其恩師的理論和柯文哲的經驗,既不承認「九二共識」,也不否定「九二共識」,而創制出什麼「一六新論述」。
  而國台辦發言人昨日未再強調「九二共識」,只提「任何能夠朝著放棄『台獨黨綱』方向的動作」,可能會獲得蔡英文「五二零」後的正面回應。因為在她的心目中,民進黨現時奉行的《台灣前途決議文》,就已經凍結了「台獨黨綱」。實際上,當她權力鞏固之後,也已不用再懼怕日漸衰弱「老台獨」的反撲,反而更能迎合「新台獨」的「中華民國是台灣」的主張。因而可能會推出比「維持現狀」較為明確些的「第三條路」新理論亦即「一六新論述」。在兩岸「各讓一步」的情況下,走出民共關係的「第三條路」。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2-17 05:20:0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