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本屆「立法院」吹熄燈號暗戰並未結束

  從「任期」的角度說,第八屆「立委」的任期,應是到二零一六年一月三十一日止。而從「會期」的角度看,第八屆「立委」的第八個會期,亦即本屆「立委」的實質工作日期,應是到十二月三十一日才結束。但在實際上,本會期於前(十八)日召開最後一次院會後,本屆「立委」已經完成了其在立法方面的重要職能,餘下一個多月任期的職能也只能是一些次要的「周邊」工作,如選民服務等。因此可以說,自前日「立法院召開本屆最後一次院會,清倉處理應在本會期內處理,尤其是悠關政府運作的明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案》的工作後,就吹響了熄燈號。
  可能是王金平為了繼續圓其「院長龍頭夢」而私底奔波,或是為朱立倫進行輔選活動,需要暫時離開主席臺一些時候,也可能是王金平體諒洪秀柱未獲新一屆「立委」的任何提名,因必須告別其二十六年「立委」生涯,因而有意無意地讓洪秀柱以代主席身份,主持最後的院會,算是「體面的離場」。
  何以提前十多天的時間結束院會?是因為有部份爭取連任的「立委」必須回到其選區競選。「中選會」已於前日確定候選人資格,緊接著就是於二十三日為候選人進行號次抽簽,並進入正式的競選活動期。屆時競爭激烈,除了無意爭取連任者或不再獲得提名者之外,還有誰人有興趣返回「立法院」?當然也有例外,就是已經獲新黨提名為下屆「不分區立委」候選人的邱毅,雖不是本屆「立委」,及雖是本屆卻未繼續獲國民黨提名參選的蔡正元,可能還將會利用國民黨黨團的場子舉行記者會,繼續進行其「打蔡」活動。
  「立法會」這幾天的院會,除了通過《中央政府總預算案》外,還有一些較為緊迫法案,實行清倉大作戰。但尚有一些更為緊迫的法案卻未能完成審議,而按《立法院職權行使法》規定,每屆「立委」任期屆滿時,除預決算案及人民請願案外,尚未決議的議案,下屆不予繼續審議。也就是說,本屆未完成審議的法案,將會成為廢案,下屆必須重新提出。其中尤為重要《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兩岸互設代表機構條例》等,及對《兩岸服貿協議》的審查,都將會成為廢案,第九屆「立法院」開議後,必須重新提案。
  很微妙的是,盡管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六日的第十四任「總統」大選,已基本可確定是由民進黨提名的蔡英文當選,亦即將會實現第三次政黨輪替;但蔡英文還要等到五月二十日才能宣誓就職,並且進行組建新「行政院」。也就是說,在二零一六年二月一日新一屆「立委」報到及「立法院」隨即開議時,雖然已經當選的蔡英文及其未來「新政府」尚未擁有向「立法院」提交提案的權力,還是由國民黨掌握的「行政院」,重新提交《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等法案。甚至無需修改一字,照板煮碗。但問題是,以前所進行過的審議程式,全都「報廢」,必須「重頭來過」。
  可以想像得到的是,明年二月一日第九屆「立法院」開議時,倘「時代力量」能夠當選三名或以上的「立委」,就可依法組織黨團,並擁有法案的提案權。它所提交的法案可能會比其取而代之的台聯黨黨團更「激」,出於其「天然台獨」的天性,提出《台中兩國協議監督條例》。反而民進黨因為即將「當家」,本著「當家不鬧事」的精神,避免為自己未來的「中央政府」添亂,而不會亂來非為。實際上,在本屆「立法院」最後一天院會時,就沒有像過去那樣對《中央政府總預算案》進行大砍大刪,只是象徵式地輕刪二百二十二億元,刪除率僅為約百分之一點一一,是歷年最低的記錄。就是因為反正自己都快將「當家」了,何必「自綁手腳」甚至是「自廢武功」?
  最令人觸目的是,王金平提出的應在本屆會期內完成的「國會改革案」,遭到以民進黨內為主的在野黨強烈抵制未能過關,終於飲恨。其實,民進黨黨團也提出了「國會改革」提案,但按照蔡英文「留待明年二月代表新民意的新國會進行,而由黨團總召柯建銘極力抵擋。王金平為何這麼猴急,非要在本屆「立法院」完成不可,甚至還主張直接逕付二讀,而無需交付委員會審查,這葫蘆裡究竟賣的是甚麼藥?究竟是要為其「龍頭保衛戰」,積累民望,還是真心懺悔自己過去的反改革導致「立法院」亂象叢生及效率奇低,痛改前非而萌生改革之意?實際上,他的提案中最主要內容——「議長有國會員警權」,就不啻是等於猛刮了自己歷來在民進黨和台聯黨「立委」霸佔主席臺,以至「太陽花學運」佔領「立法院」議場時,都放任不管,更不願使用「國會員警權」的巴掌。
  但民望不等於是「立法院長」選舉時的選票,因為「院長」是由全體「立委」一人一票直接選舉產生,他即使是在民間有多高的聲望也無用。而在可以預見國民黨「立委」議席將不會過半數的前景下,要當選「院長」將是難上加難。尤其是在蔡英文要實現「完全執政」,「總統」、「行政院長」和「立法院長」一把抓的情況下。除非是王金平與蔡英文之間有默契,未來由王金平以「無間道」形式控制國民黨黨團,配合「英政府」的政策,這比由民進黨人出任「院長」的功效更大。但這將更坐實王金平是「藍皮綠骨」的批評,所謂「忠誠國民黨員」的自詡就將不攻自破。
  其實,無論是王金平,還是民進黨黨團的「國會改革」主張,都刻意迴避了最為荒唐,民怨最高的「朝野協商」機制。實際上,目前「立法院」的亂象,由各種錯綜複雜的因素促成,但主要的因素則體現存在重大缺陷的黨團協商制度,被在野黨拿作以少數劫持多數的工具。其一是黨團成立的「門檻」低,給少數黨肆意劫持多數黨提供了組織便利。由於只需三名黨籍「立委」就可成立黨團,這就讓恰好只有三名「立委」的台聯黨,往往可以劫持擁有六十五名「立委」的國民黨團,甚至是連擁有四十席「立委」的民進黨團也不被其看在眼中。不少經過各或親民黨團臨時起意,其代表拒絕簽字,就無法付交「院會」表決,窒礙議事的進度。
  而黨團協商的過程是秘密進行的,與「立法院」院會(全體大會)及各委員會會議是公開進行,並可由電視直播不同。因而在黨團協商的過程中,是否存在著政治交易,將人民的權益當作為政黨的交易籌碼,人民不得而知,也無從監督。「國會改革」方案,都繞過了這個最核心的問題,因而其「改革」之語,其實都是「做假的」。當然,國民黨團在眼見將會丟失執政權後,或會反其道而行之台聯黨團的伎倆,動輒就利用黨團協商機制中「少數挾持多數」的模式,箝制「英政府」的提案。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2-20 05:24:4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