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王金平或殺回馬槍,胡志強無力可回天

  朱立倫今次代表國民黨競選「總統」,其競選總部主委,原定是希望能由王金平出任,欲借助他在中南部的影響力來收攏本土派人士。但老謀深算的王金平卻擔心在朱立倫敗選後,自己要被問責,因而婉拒之。這真是「有先見之明」,因為後來蔡英文所覓得的副手陳建仁,與王金平一樣是出身於高雄的白派,而且其父輩的影響力更強。否則,在「火星撞地球」效應下,老一輩分的王金平竟然栽在新鮮人陳建仁的手中,他這張老臉該往哪擱?
  其實,王金平不願出任朱立倫競選總部主委,還有一個「個人恩怨」因素,就是極為不滿朱立倫「擺了他兩道」,讓他宭態盡出,裡外不是人。第一次是在國民黨「總統」初選剛開始時,急不及待搶選了黨主席的朱立倫,眼看勢色不對,自己親自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將會提前折損羽毛,不如留力徐圖「二零二零」,因而就慫恿王金平初選,並拍心口保證說服馬英九。但一心要扶持吳敦義的馬英九卻不置可否,而其周邊人物卻放出馬英九反對王金平參選的風聲。朱立倫雖然仍為王金平修築了「防磚機制」,阻止洪秀柱「弄假成真」,但王金平卻患得患失,反復無常,終於在最後一刻放棄領表登記。而據說,此時王金平的民調,僅比蔡英文低幾個百分點,哪像現在朱立倫與蔡英文拉開二十多個百分點的距離。可能王金平至今仍在埋怨,朱立倫倘當時能夠當機立斷,公開表態並發動全黨力量支持他參選,說不好還真的有機會逆轉勝。
  第二次是在啟動「換柱工程」後,朱立倫曾經對王金平透露的計劃,是「柱下王上」,因而王金平滿懷期待,並建議分兩步走,先是在「臨時全代會」上「倒柱」,並召開中常會「召王」,隨後再開一次「臨時全代會」追認通過。誰知在「臨時全代會」,朱立倫卻「撕毀諾言」,「出賣」了王金平,自己填補「倒柱」後的空缺。這讓王金平氣不打一處來,因而就有「騙子」和「傻子」之說,並堅持要排名在「不分區立委」第一位,就是要向朱立倫「討回補償」,而朱立倫明知將會引發黨內分裂,也不得不甘願被「劫持」,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正是在於虧欠了王金平。
  現在,王金平如願排為國民黨「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名單的第一名了,並為「院長保衛戰」發動了「國會改革」戰役。但在國民黨議席難以過半下,除非是與蔡英文有「城下之盟」,否則其「院長夢」將極難圓。曾經在「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王金平,又豈願只做一個「陽春立委」?因此,不排除他介紹將會宣佈參加國民黨主席補選,以增加自己的「政治實力」。因此,王金平將是繼吳敦義後,又一位對洪秀柱構成重大威脅的潛在對手。
  王金平不是說過,不會參選黨主席嗎?有分析人士說,如果王金平像台灣許多政治人物那樣,將「退出政壇」或「不再參選」的諾言當作是「食生菜」,這句諾言又當得了什麼?!屆時,國民黨主席補選就將是「三搶一」,戰況同樣激烈。
  國民黨主席是全體具有當權的黨員一人一票選舉產生,而國民黨員的來源結構已發生了重大變化。隨著當年跟隨蔣介石渡台的老一輩「賣少見少」,其第一代後人也已基本上到了退休年齡,第二、三代就已經與本土派青年差不多。因而作為國民黨本土派精神領袖的王金平,應當具有一定的優勢。
  其實,即使是在馬英九的聲望如日中天的十年前,亦即二零零五年的國民黨主席選舉,王金平遭到「馬金集團」強力打壓,尚可獲得百分之二十七點六的選票。在經歷了「馬王政爭」等系列繼續受到「打壓」事件後,說不好不少黨員在投票時,願意給予他「補償」,亦即說不好還真會有些票。實際上,王金平寧願出任朱立倫的後援總會會長,就已為此埋下伏筆。因為他可以利用此職位,與黨內地方勢力廣為聯絡,這就等於是提前為自己「種票」。
  洪秀柱的地盤相對較小,此前參加「區域立委」選舉,雖然獲得高票,但也是局限於她所在的原臺北縣選區,出了臺北縣就沒有幾人認識。她的真正出名還在於今次在黨內「總統」初選中「拋磚成玉」,然後又遭「換掉」。她或許會獲得不少同情票,並受到黃復興黨部支持。但倘在王金平加入戰場後,單憑「同情票」,還不能保證當選。
  吳敦義是隻「政治孤鳥」,雖然認識到不少黨組織基層負責人,但選舉是公平的,黨部主委與普通黨員的手中都是只有一票。不過,黨部主委可影響甚至動員其下屬黨員,但目前黨員的自主性增強,卻未必能像過去那樣「一呼百諾」。
  王金平既然婉拒出任朱立倫競選總部主委,朱立倫就只好找胡志強了。目前沒有任何黨公職的胡志強,願為朋友兩肋插刀,明知不是「好差事」,也扛下了。
  實際上,當年初仍是民進黨執政時,國民黨地方政府表現最亮眼的,就是臺北市長馬英九,桃園縣長朱立倫,台中市長胡志強,被人們稱為「馬力強」。現在以馬英九的身份不方便「出馬」,那就只能是找胡志強了。
  胡志強此前也曾出任過競選總部負責人,那是二零零零年「連蕭配」競選總部的總幹事,現在則跳升為主委。那一次是非罪之戰,因為宋楚瑜出走,拉走了國民黨支持者大量選票。今次同樣也有「宋楚瑜因素」,但老宋已是英雄遲暮,甚至是要借助他黨的聲勢來抬高自己了。不過,今日代表民進黨參選的蔡英文,其「機遇」比當年的陳水扁更幸運,因而今次「宋楚瑜因素」對選戰所能發揮的影響極為機微,但胡志強將再次成為「戰敗將軍」,已是可以預期。
  本來,在「九合一」選舉後,馬英九被迫辭去黨主席時,胡志強是有意參加黨主席補選的,但一聽說朱立倫將會參選,當即禮讓。而在當時,朱立倫已當選連任北市長,而胡志強則在台中市長保衛戰中落敗,也沒有任何黨職。從「揚長避短」的角度看,應是胡志強出任黨主席較好,但朱立倫沒有看清形勢,要搶佔戰略高地,造成今日之困。實際上,當時倘是由胡志強當黨主席,不但可將為朱立倫修築起擋火牆,而且在處理國民黨黨內「總統」初選中,也不會如此荒腔走板。
  胡志強出任朱立倫競選總部主委後,確實有所表現。首先是毫不留情地要「副總統」候選人王如玄就軍宅炒賣事件停損止血,頗有大將之風。遺憾的是,他的決斷力再強,也將是「孤臣無力可回天」。面對客觀形勢,只能徒呼呵呵。
  胡志強說,「只要當初投馬英九的六百八十九萬票出來,我們就贏定了」。這只能是一個美好的回憶而已。因為馬英九曾經創造的這個佳績,都被他本人的政績表現,及用人政策,還有「損己利人」的砍掉軍公教及榮民的系列福利措施,而糟蹋掉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2-21 05:28:0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