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今屆選情「七國咁亂」分裂投票嚴重

  將於明年一月十六日進行投票的「總統」和「立委」「二合一」選舉,每位選民的手中將有三張選票。第一張選票是「總統副總統」選票,第二張選票是「區域立委」選票(倘是原住民選民,則是「山地原住民」或「平地原住民」選舉),第三張選票則是政黨選票亦即「不分區立委」選票。
  從目前選情看,在「總統」大選部分,國民黨將會再次丟掉執政權,已無懸念。問題只是在於蔡英文將會是「狂贏」還是「勝之有道(理)」。有某些民調機構預測,蔡英文高標可獲八百萬萬票,朱立倫低標只得五百萬票,國民黨候選人大輸二百萬票以上。對於朱立倫的不濟表現,尤其是從「應戰卻怯戰」到「換柱」,再從「不分區立委」名單到其副手王如玄的炒賣軍宅風波,已經得罪遍深藍尤其是黃復興黨部的黨員選民,說不好又將像在「九合一選舉」時那樣,「含淚不投票」,因而將流失一百多萬票,並不出奇,大家已是心中有數。但對蔡英文的「高標」估值卻可能是過於樂觀。因為中間選民們固然是不滿國民黨,卻也並不放心民進黨,朱立倫流失的選票不會流給蔡英文。何況,一台灣地區一千八百萬選民,投票率八成左右計算,八百萬票的得票率約在百分之五十五以上,遠遠超過民進黨的基本盤,在目前情況下,似是不太可能。
  餘下的一對「難兄難弟」——國民黨的朱立倫和親民黨的宋楚瑜,在國民黨啟動「換柱工程」之後,宋楚瑜已經喪失第三次參選「總統」的正當性並流失了利多度。在沒有出現「藍綠對決」的態勢下,因而也就難以催生「棄保效應」,因而只能是與朱立倫進行「孰為老二」之爭。但即使是爭得了「老二」又有何用,還不是落選?何況在國民黨啟動「柱下朱上」後,宋楚瑜也失去了爭奪「老二」的利基。不過,由於國民黨今次的選戰佈局確實太難看,而且也不是像四年前那樣是馬英九爭取連任,再加上有民國黨主席徐欣瑩加盟的因素,因而其得票數不會像四年前只有三十七票那麼難看,一百萬上下票還是會有的。但卻因仍然達不到當選人蔡英文得票數三分之一的票數,因而仍將無法領取每票三十元的「總統選舉補助金」。但其得票數倘真的能達到一百萬票,卻因其得票率跨過百分之五的「門檻」,而不至於像四年前那樣,連繳交的一千八百萬元「總統選舉保證金」也被充公掉。
  第二個選舉戰場的「立委」選舉,相對於「總統」大選因受參選「門檻」較高限制,只有三個政黨受惠與選制而提名候選人,而且選情也較為穩定,而「區域立委」的參選資格較為寬鬆,無黨籍人士也可透過一定程式報名,因而呈現了較為活躍的場面。不過,與「總統」大選的選情同步,國民黨也將丟失其在獨霸了六十多年的「立法院」,首次落得個「議席不過半」的淒慘局面。
  但由於「立委」選制已改為「單一選區兩票制」在「區域立委」選舉部分,每一個選區只有一個應選名額,不象過去的複數選區安排有多個應選名額,只要獲得百分之五選票即可當選,因而只是國民黨和民進黨這兩大黨候選人的天下,除非是民進黨認為是「艱困選區」而放棄提名,改為「禮讓」國民黨以外的參選者並給予支持。因此,兩大黨以外的其他小政黨或無突圍機會。當然,倘是從國民黨出走,而且長期在地方服務,獲得選民好感,或是知名度較高的「第三勢力」新生人物,而國民黨提名的對手太弱,還將會有個別候選人突襲成功。
  在「不分區立委」場域,今次有十八個政黨爭奪第三種選票——政黨票,端的是「七國咁亂」,因而估計也是有史以來「分裂投票」情況最嚴重的一次選舉。
  所謂「分裂投票」,按照政治學教科書的定義,指的是在合併舉辦的多個公職人員選舉或是「單一選區兩票制」的選舉之中,選民投票給不同政黨或無黨籍的候選人,使得選舉結果呈現出由不同政黨分別贏得席次。例如在合併舉辦的多個公職人員選舉中,某地區同時舉行市長及市議員的選舉,開票結果可能呈現出A黨或無黨籍的候選人贏得市長選舉,但B黨在市議員的當選席次反而多於A黨或無黨籍的議員席次,使得A黨無法完全執政。又如在實施「單一選區兩票制」的「立委」選舉中,選民投票給A黨的候選人使其當選,但政黨票卻傾向投給B黨,因此可能會發生B黨雖然當選的候選人席次不多,但在政黨票得票率高,而可依比例分配到較多代表政黨的席次。再加上今次選舉是「總統」大選與「立委」選舉合併進行,還可能會進一步出現各參選政黨所獲得的「總統」票總數、「區域立委」票總數和「不分區立委」票總數並不歸一的現象。
  政黨票有三個功能,其中最重要的倘參選政黨的得票率跨過百分之五的第一道「門檻」,可獲分配「不分區立委」議席。從「不分區立委」議席有三十四個看,只要能突破此「門檻」,即可分得兩席。第二道「門檻」是百分之三點五的得票率,達到的政黨可獲分配「選舉補助金」;以換算為得票數計算,約是五十萬票;這樣就可每票每年領取五十元,亦即二千二百五十萬元,可以應付政黨日常運作開支。第三道「門檻」是百分之二的得票率,倘能跨過,下次「立委」選舉就可直接提名「不分區立委」候選人,而無須再另行提名十位「區域立委」候選人作「鋪墊」。
  從目前情況看,民進黨的政黨票有「向上提升」的可能,會奪下十四席左右的「不分區立委」(現屆為十三席),高標甚至十六席。國民黨則呈「向下滑落」之態但又不至於「向下沉淪」,仍可佔十二席(現屆為十六席)。
  國民黨的政黨票源將會被瓜分,既有「老威脅」更有「新威脅」。「老威脅」當然是親民黨,但已嚴重衰退,本屆只有兩席,或在國民黨不爭氣之下,宋楚瑜的「光環」可以讓親民黨拿多一二席。「新威脅」主要是來自新黨和民國黨。由於國民黨「換柱」、「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名單將王金平列序榜首,及王如玄炒賣軍宅等負面因素,國民黨深藍選民尤其是黃俊興黨部的黨員,可能會將手中的「立委」政黨票,改投有國民黨黨籍的邱毅在內的新黨,但也有認為提名還是像在「九合一」選舉時那樣,拒絕出來投票,手中的政黨票浪費就浪費掉了,實在是不足惜。
  民國黨的政黨票有點尷尬。其黨主席徐欣瑩的個人形象好,但為了提高黨的地位而做了宋楚瑜的副手,因而犧牲了垂手可得的「區域立委」,而她選定的「替代」者則缺乏戰鬥力,白白丟失現在該黨「只有」的一席。而由於她與宋楚瑜合作,宋楚瑜的親信黃珊珊和李慶元,在臺北市「區域立委」選舉中獲得民進黨「禮讓」,甚至接受民進黨授旗,兩者之間的意識形態極為槓栱,可能會「連累」民國黨的政黨票。
  民進黨也好不到哪裡去,「時代之量」也將拉走其一部份政黨票。估計「時代力量」除可獲二至三席「區域立委」外,可能也拿下二至三席「不分區立委」。台聯黨最慘情,本屆不提名「區域立委」,只提名「不分區立委」(當選三席)。但今次由於李登輝與黃昆輝的矛盾鬧到檯面,更加上受到「獨」性更強的「第三勢力」的衝擊,必會被拉走部份選票,可能連百分之五的「門檻」也跨不過,首次不獲分配「不分區立委」議席。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2-23 05:34:5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