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是否挑釁兩岸將受制於「新台獨」

  第十四任「總統副總統」大選和第九屆「立委」選舉的選情,看來已經大抵穩定。盡管國民黨「委外民調」聲稱朱立倫與蔡英文的民調距離已縮窄為百分之九點五,但聯想到二零零零年「總統」大選的投票前夕,「連蕭配」競選總部發言人馬英九公佈「假民調」,而導致已受「興票案」重創的宋楚瑜,最後失去扳倒陳水扁的機會,這也是宋楚瑜一直對馬英九耿耿於懷的重要原因之一,及類似的幾次經驗,再比顏色偏藍的「TVBS」等民調機構公佈的民調數據,都顯示朱立倫的民調與蔡英文有二十個百分點左右的差距,就可知蔡英文已是遙遙領先,倘在餘下的二十天內沒有發生其他重大意外,第三次政黨輪替已是難以避免。在「立委」之戰方面,國民黨的政黨票可能分裂,為力保其基本票源不因「含淚不投票」而致浪費,而是轉移到「友黨」的新黨,國民黨竟然可以無視自己禁止雙重黨籍及為他黨拉票的黨紀,允許已獲新黨提名「不分區立委」候選人的邱毅,在國民黨「立法院」黨團辦公室召開記者會,並默許蔡正元鼓動黨員將其手中的政黨票投給新黨;而黃復興黨部也在醞釀,讓其旗下二百多萬成員轉投新黨,目的就是要籍此來催發有可能會「蟄伏」的深藍選票,以保護朱立倫和國民黨「區域立委」候選人的選情,並為那些不滿馬英九種種損害深藍利益的「改革」措施以至是低迷政績,及朱立倫先是「怯戰」後是「換柱」,再是提出史上最爛的「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名單,最後提出的副手人選王如玄又陷入「炒賣軍宅」風波的強烈情緒,尋找並疏導一個「發洩出路」。
  正是在這種大環境之下,蔡英文可能「坐定粒六」,只要不犯錯,就可篤定當選,當然不會採取過激手法去攻擊對手,以至是不願參加電視辯論會,以避免被對手反抓住辮子,甚至兩對手的攻擊也不急於反擊,只是輕描淡寫地反駁一番,最多就是採取法律手段進行提告而已。尤為值得注意的是,民進黨中過去那些兇狠好鬥的派系大老,及綠營中經常跳出來,說三道四的「獨派」大佬,今次都「顧全大局」,跡乎「人間蒸發」,銷聲匿跡,以避免幹擾蔡英文的選情。一句話,就是先讓蔡英文當選了再說,「選後利益分配」卻就不會如此「溫良恭儉讓」了。
   本來,兩岸政策路線是國民黨在全島性大型選戰中的利器,過去的戰績也顯示確實是無往不勝。但今次卻是變成了「濕水炮仗——點不響」。其原因相關複雜多樣,後期兩岸協議忽略「三中一青」利益,被大財團所壟斷,讓「台獨」勢力有機可乘,籍著社會運動極力汙名化兩岸協議,從而扭轉了社會主流意識對兩岸交流合作的基本認知,固然是主要動因,而馬政府的兩面政策,既要享受兩岸關係的「紅利」,又擔心兩岸關係發展得太快,竟然委任李登輝愛將賴幸媛為陸委會主委,不但傷害了廣大支持者的熱心,而且也確實是對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發揮了反作用,使得馬政府尚有的兩岸關係成果未能深入人心。這正是一心要建立「歷史地位」的馬英九最大的悲哀。
  這就使得今次「總統」大選給蔡英文提供了逃避面對兩岸政策路線的機會。其實,民進黨是知道自己奪取全島政權的「罩門」是在於其兩岸政策路線的,因而曾經專門進行了「中國政策大辯論」,還強力主導「全代會」通過了在法理上「凍結」了「台獨黨綱」的《台灣前途決議文》,並提出了「陳七條」等,而且也不太熱衷於附和李登輝的「兩國論」。
  平心而論,陳水扁當選「總統」後,並非沒有「向北京求和」之意,並在華盛頓的壓力之下,提出了「四不一沒有」。但可能是北京對他的疑慮太深,因而實施「聽其言,觀其行」的期間點過長,讓他在「獨派」勢力施壓下,顯得並不耐煩,再加上「諾魯建交」等操作失誤,讓陳水扁最後「一邊倒」地徹底倒向了「獨派」勢力。隨後,更是在自己家族貪腐案發,惹起天怒人怨之下,為求自保,並出於選舉利益,「破罐破摔」地連續拋出系列挑釁兩岸關係的言論及舉措,導致兩岸關係空前緊張。這也正是在二零零八年的「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中,民進黨兵敗如山倒的最主要原因。
  也正是有此歷史背景,加上馬英九頭一個四年任期在發展兩岸關係方面做了一些實事,台灣民眾分享到成果,而使得蔡英文在二零一二年首次參選「總統」落敗。因此,她在敗選檢討報告中,提出了「輸在最後一哩路」,民進黨必須調整兩岸政策的論述。
  但為何今次卻完全迴避兩岸政策?就是因為馬政府不爭氣,自廢兩岸政策的「武功」。尤其是令人感到不解的是,獲得國民黨再次提名為「不分區立委」候選人並置放在榜首的王金平,竟然還胡謅什麼「服貿協議就是黑箱作業」,在國民黨的傷口上再撒一把鹽。有此狽一般的隊友,國民黨又如何能應對狼一般的對手?
  因此,形勢對蔡英文有利,使得她完全可以迴避兩岸政策議題,並以「和平臺獨」為主調的「維持現狀」來欺詐選民及矇騙老美。在獲得一定成效下,近日又進一步提出她的兩岸政策將會是「有溝通、不挑釁、不會有意外、持續維護兩岸穩定」。這一點,就連背景深藍的陸委會立委夏立言,也不得不予以正面評價。
  蔡英文當選並就職後,果然「不挑釁、不會有意外」嗎?看來未必。屆時那些現在「顧全大局」的派系大佬,就必然會跳出來參加權力分配,「獨派」勢力倘分不到一杯羹就必然會重拾當年向陳水扁施以重壓的一招,從而對蔡英文或有的「不挑釁、不會有意外」意願落空。須知道,民進黨是一群草莽大雜燴,連政治權謀了得的陳水扁都扛不住,「殺不住」的蔡英文更不在話下。
  可以說,蔡英文的未來處境,與陳水扁的當時將會頗為相似。但又有新的變數出現,那就是當時是「老台獨」制肘陳水扁,現在壓遏蔡英文的,除了是白足不僵的「老台獨」之外,還有「新台獨」。這從「不分區立委」選舉政黨票的民調中,代表「新台獨」的「時代之量」,民調高達百分之六點九,有可能會取代「老台獨」台聯黨的地位,就可見一斑。
  當然,與「老台獨」的目標是「獨立建國」不同,「新台獨」是「中華民國是台灣」,安於現狀。這可能也正是蔡英文「維護現狀」論述的理論基礎之一。就此而言,「新台獨」的挑釁性或不如「老台獨」,但為其如此才使其「和平臺獨」的本性更具欺騙性,不但矇騙了台灣選民,連老美也「照單全收」。然而,卻是抵觸以「兩岸同屬一中」為核心的「九二共識」的,必會對兩岸關係發展造成不良影響。尤其是「太陽花學運」的反秩序化傾向,就使得「新台獨」的破壞性,可能比「老台獨」更強烈。蔡英文在他們的制肘之下,根本就不可能會「不挑釁、不會有意外」。不信?且拭目以待之。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2-25 05:10:1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