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終於逃不掉躲不過兩岸議題

  據「中選會」主辦的首場「總統」選舉電視政見發表會,昨晚八時在「民視」登場。由「中選會」主委劉義周主持。候選人分三條輪發表政見,每輪每人十分鐘。
  由於蔡英文的選情遙遙領先,因而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的身上,儘管朱立倫和宋楚瑜都意圖進擊挑戰她,但也只不過是「綠葉」而已。當然,朱立倫的挑戰還是頗能擊中蔡英文的要害的,就是集中火力主攻蔡英文的兩岸關係路線政策,這終使蔡英文始終逃不掉躲不過兩岸關係議題,使她幾個月來表面上是模糊應對,實質上是推銷「和平台獨」的「維持現狀」論述「破功」。
    昨晚朱立倫與蔡英文就兩岸議題的攻防戰,集中在兩個重點。其一是「九二共識」問題,蔡英文在大勢所趨及當選就職後勢必將會遇到兩岸關係現實之下,似是對「九二共識」的立場態度有所鬆動。她在聲稱兩岸應回到「九二兩岸會談」的基本事實和「求同存異」精神的同時,也強調民進黨沒有否認一九九二年兩岸會談的歷史事實,並認同當年雙方都秉持相互諒解精神,求同存異,希望兩岸關係往前推進的這一段協商溝通的經過和事實,這也是兩岸交流累積成果的一部分。其二是她參與炮製「兩國論」的經過及所起的作用,但卻將全部責任推卸給李登輝。
  在第一個問題上,蔡英文似是巳經明白,「批評容易當家難」。現在民進黨仍然是在野黨,當然可以不負責任地批評馬英九的各項政策。但當自己也坐上這個位置時,馬英九的「施政原罪」已經卸下,「施政責任」就將轉移到自己的身上。馬英九有將兩岸關係及兩會協議的「紅利」可吃,政績尚且如此不濟;到自己上台後,缺乏馬英九這個有利條件,政績可能更為慘情,所受到的批評將會比馬英九更為猛烈。而蔡英文是國際經貿博士出身,當然知道在「全球化」的大趨勢之下,缺乏資源、市場狹窄的台灣經濟,勢必要繼續依賴大陸市場。民進黨倘繼續奉行現時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政策,就將是自投死路,等不到通常政黨輪替規律的兩屆八年,到了她首個任期即將結束時,其政治前景就將與陳水扁和馬英九的後四年那樣,慘不忍睹,從而被其他勢力所取代。
  但是,蔡英文將會受到「新台獨」和「老台獨」的嚴重掣肘,迫使她不敢也不能正面承認「九二共識」,因而將無法像馬英九那樣享受兩岸協議「紅利」。不過,昨晚她卻轉了一個彎,承認一九九二年海峽兩會在香港的協商及後續電函往來中,確實是在「一個中國」議題上達成了求同存異的共識,儘管民進黨仍不接受「九二共識」這個概念稱謂。或許,蔡英文已經從柯文哲的「一五新觀點」中受到啟發,認為也可以採取在繼續拒絕正面承認「九二共識」的同時,但又接受一九九二年兩岸達成的「求同存異」共識中,找出一個適當的切合點,來個「中間落墨」。這樣,就既可應對以至是排解島內新老「台獨」的壓力,又能取得北京一定程度的諒解,像柯文哲那樣領取到打開民進黨進入大陸,及開展某種程度的兩岸協商的「入門券」。
  這不失為一個明智的決定,也可算是她無負作為揭橥「第三條路」論述的英國倫敦政經學院院長紀登斯博士的學生,也以「第三條路」的理論學說,,並參考柯文哲的經驗,創制出什麼「一六新論述」。
  但關鍵是北京是否也以對柯文哲「收貨」那樣的態度,來比照蔡英文。倘能按照習近平主席的有關論述,台灣地區的任何政黨,不管以前是什麼立場態度,只要現在及今後能夠承認「九二共識」,就向前看,不糾纏於過去,從而審時度勢,既堅持原則又靈活調適,一方面繼續堅持「九二共識」,另一方面緊緊抓住一切有利因素,並將消極因素化為積極因素,擴大團結範疇,運用團結一切可以團結力量的原理,甚至運用「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的統一戰線策略,集中精力打擊鐵桿「台獨」。或許,是可以利用蔡英文「執政唔衰得」的心理,將其爭取過來。否則,可能正符合新老「台獨」的心意,令到台灣部分民意與大陸更為疏離,等於是當年毛澤東所批評的「為淵驅魚,為叢驅雀」,將一些拉一拉可以拉過來,推一推就推過去的人推到自己的對立面去。
   第二個問題亦即蔡英文在炮製「兩國論」過程中的責任問題。儘管這也適用習近平主席的「向前看」論述,但蔡英文將責任完全推卸給李登輝,卻有點不義,有負作為一個政治人物應有的道義。不錯,蔡英文領銜研擬「兩國論」確實是李登輝下令,但事情的發端起因卻是蔡英文,正因為如此,李登輝才任命她為「強化中華民國主權國家地位」小組的召集人,並指定政治地位比她高的「國安會」諮詢委員張榮豐、陳必照,及「總統府副秘書長」林碧炤擔任小組顧問。
  事情回到一九九八年。因李登輝訪問美國發表「台獨」言論而停止交往的海峽兩會恢復聯繫,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率團訪問大陸。李登輝因為極為欣賞奉其指派領銜研擬《港澳關係條例》(草案),及在「中國台灣」加入「GATT」談判中發揮重大作用的蔡英文,雖然她並非是海基會人員,也把她安排為海基會代表團成員。
  江澤民在會見辜振甫時,提出「進行兩岸政治對話」的建議。當時的「陸委會」主委張京育,得悉後頗為寬慰認同,提出「提前進入《國統綱領》中程階段」、「兩岸政治對話是兩岸政治談判的初級階段」的著名論述。但卻「打草驚蛇」,引發李登輝警覺,炒了他的魷魚,委任在「新聞局長」任內,撰寫發表符合自己主張的「元旦說貼」《一個分治的中國》的蘇起,接任「陸委會」主委。
  據相關資料顯示,蔡英文在向李登輝報告北京之行時指出,分析明年十月大陸海協會會長汪道涵在回訪台灣時,將當面向李登輝發表「北京是中央,台灣是地方」的談話,並提出「進行兩岸政治對話」的建議。因而有必要提前做好預案,以備屆時應對。就此,李登輝指示成立「強化中華民國主權國家地位」小組,並委任她為召集人,還撥出頗為豐裕的研究經費。蔡英文果然沒有辜負李登輝的重托,完成了《強化中華民國主權國家地位》研究報告,其核心內容就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被輿論簡稱為「兩國論」。
  本來,按照原定計劃,「兩國論」是準備在一九九九年十月汪道涵訪問台灣時,由李登輝當面向汪道涵實施「突然襲擊」的。但李登輝可能是感到蔡英文的這一「英明論述」太「有才了」,按不住激動心情,提前在七月九日接受德國之音訪問時拋了出來。這篇訪談震動國際,北京決定無限期延後汪道涵訪台行程,美國行政部門也施加了強大壓力,要求台灣重新回到「一個中國」的軌道。
  對此,蔡英文應有自知之明,既然是她已承諾在當選並就職後「不挑釁」,就應將此過程說清楚講明白,並承擔自己應負的政治責任。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2-26 12:51:3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