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在「九二共識」議題上的變與不變

  二零一六年第十四任「總統」大選的首次電視辯論會,昨日下午於「公視」啟動。辯論的內容遍及治島理政的方方面面,但由於歷史和現實的原因,兩岸    關係仍然是主軸之一。朱立倫和宋楚瑜自恃承認一個中國,因而向以「一邊一國論」立黨的民進黨的主席蔡英文展開激烈攻勢,追問其政治立場。而躲不過繞不過兩岸關係議題的蔡英文,反正已經「洗濕了頭」,也就不再迴避,反而是反守為攻,主動迎戰。
  或許是上週五晚的電視政見發表會,蔡英文以否定「九二共識」這個概念稱謂,卻又承認海峽兩岸確實是曾有一個「九二會談」的手法,予以模糊應對,並未引發「獨派」反彈,反而在民進黨內受到肯定,因而在昨日的電視辯論會上,放得更開,對比上週五的說法清晰了些,甚至還連續三次反訐朱立倫,,「我的態度還不夠清楚嗎?」
  在上週五晚,蔡英文是如此應對「九二共識」議題的:「我要特別強調,民進黨沒有否認一九九二年兩岸會談的歷史事實,也認同當年雙方都秉持相互諒解精神,求同存異,希望兩岸關係往前推進的這一段協商溝通的經過和事實。這也是兩岸交流累積成果的一部分。」    
  而在昨午,她的說法則是:「就是現行體制下,尊重民意,推動兩岸關係,過去的也是基礎,九二年是有會談,但是要相互諒解,求同存異,這不夠清楚嗎?九二年並沒有『九二共識』,『九二共識』是二零零零年來出來的名詞,這是名詞使用與詮釋的問題。」   
  問題的焦點,就在於「『九二共識』是二零零零年來出來的名詞,這是名詞使用與詮釋的問題。」
   其實在某個角度說,這是一個「陸委會」前後任主委「鬥法」的心理問題。實際上,這個概念名詞是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八日,時任國民黨政權的「陸委會」主委蘇起,在梳理總結一九九二年三月二十二日至二十七日,海峽兩會在香港進行會談,及後續的雙方文電往來中,雙方就「一個中國」的論題分別提出了多項表述方案,最後達成沒有文件的口頭共識:「海峽兩岸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過程,並以「九二共識」來高度概括之。就此而言,蔡英文昨日所說的「『九二共識』是二零零零年來出來的名詞,並沒有錯。
  而問題是,當時陳水扁已經宣佈將會在五月二十日其就任「總統」時,委任蔡英文為「陸委會」主委。因此,蘇起在自己即將卸任,蔡英文即將接任「陸委會」主委之際,創造了「九二共識」這個名詞,看在蔡英文的眼中,等於是要將之「框住」自己,尤其是她在大半年前,被李登輝委任為「強化中華民國主權國家地位」小組的召集人,完成了《強化中華民國主權國家地位》研究報告,其核心內容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被輿論簡稱為「兩國論」。李登輝十分欣賞「太有才了」的蔡英文,因而向陳水扁推薦她出任「陸委會」主委。現在她的前任蘇起,卻在她走馬上任前夕,創造了「九二共識」這個名詞並力圖施加在她的身上,而且更重要的是,以「一個中國」為內核的「九二共識」,與她所發明的「兩國論」南轅北轍。要她接受,難過登天。    
  於是,後來就有了蔡英文竟然上演「犯上」鬧劇的一幕。陳水扁在就職一周月後,於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日接見美國亞洲基金會訪問團,明確表示扁政府願意接受台灣海基會和大陸海協會於一九九二年達成的關於「一個中國」的共識。但在翌日,蔡英文卻以「陸委會」主委的身份發表「緊急澄清」新聞稿,明確表示兩岸從來沒有在「一個中國」原則上達成過共識,這等於是完全否定了陳水扁接受「九二共識」的可能性。
  不過,正如蔡英文這幾天的思維模式,她雖然強烈反對「九二共識」這個概念名詞,但有時卻又不得不承認海峽兩會確實是曾在一九九二年就「一個中國」的表述方式達成了口頭共識。實際上,就在她「犯上頂撞」陳水扁的同一年,她在前往「立法院」備詢,接受國民黨籍「立委」陳超明質詢時曾說,「我們的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是在一九九二年所談的過程,在我們的立場,是各自表述一個中國。」當陳超明跟進質詢「就是說中國大陸講他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台灣就說我們的中華民國是嗎?」   蔡英文當即爽快地回應說:「對!因為憲法上是講中華民國。」這段對話,白紙黑字地刊載在第八十九卷第四十一期《立法院公報》上。而這樣的解讀,與包括蘇起在內的國民黨人對「九二共識」的偏頗解讀「一個中國,各種表述」,已經基本趨同。
  值得注意的是,可能是受到蔡英文這番說詞的「影響」,在其就職後的第二次記者會的發言,又回到一個月前的說法:「兩岸互動應該回到既有基礎上,也就是本著九二年的精神,以對話、交流及擱置爭議來解決兩岸歧見。」陳水扁的這番說話,當時被輿論概括為「九二精神」,亦即是要以「扁記」的「九二精神」來取代蘇起的「九二共識」。
  而蔡英文在這兩次電視交鋒上的談話內容,其實就是回到十五年前的這套模式,即承認海峽兩會一九九二年達成口頭共識這個事實,但堅決拒絕使用「九二共識」這個名詞,因為它是由國民黨的蘇起「創造發明」的,民進黨容不得他將之硬壓在自己的身上。因此,蔡英文昨晚就聲稱,一九九二年有會談,但是當年沒有「九二共識」,這個名詞是二零零零年才出來的,至於名詞使用及詮釋可以坐下來談,她還連續三次反問朱立倫「我的態度還不夠清楚嗎?」
  由此可見,蔡英文是要牢牢掌握對一九九二年海峽兩會所達成的口頭共識的詮釋權和稱謂定名權、使用權。這就是蔡英文對「九二共識」的變與不變。       湊巧的是,一九九二年台灣海基會率團參加香港會談的,是時任法律服務處處長的許惠祐。後來他出版了名為《變與不變——往後跑的黑馬許惠祐》一書,津津樂道地述說自己在與大陸海協會官員的談判中,充分運用自己在大學讀書時擔任西洋劍運動隊長    的比賽技巧,退一步,進兩步。
  或許,蔡英文現在也是採用「退一步,進兩步」的手法,希望能模仿柯文哲的「一五新觀點」,也可以採取在繼續拒絕正面承認「九二共識」的同時,但又接受一九九二年兩岸達成的「求同存異」共識中,找出一個適當的切合點,來個「中間落墨」。這樣,就既可應對以至是排解島內新老「台獨」的壓力,又能取得北京一定程度的諒解,像柯文哲那樣領取到打開民進黨進入大陸,及開展某種程度的兩岸協商的「入門券」。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2-28 12:53:0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