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在兩岸關係事務上的變與不變

  本欄昨日分析評議了蔡英文對「九二共識」這個議題的「變與不變」,今日接連下來,分析評議蔡英文在兩岸關係事務領域的「變與不變」。
  可以說,從蔡英文領銜炮製的「兩國論」,及「年青人是天然台獨」等政治論述中可以窺見,她在政治上是「新台獨」的總代表和領軍人物。但在行政工作領域,由於她的國際經貿專家學術背景,卻並不反對兩岸經貿交流合作,而且確實是也曾做過一些有益的事情,甚至對大力提攜她的李登輝的「戒急用忍」,作過某種程度的抵制。至於她在民進黨主席任內,縱容甚至推動民進黨「立法院」黨團反對馬政府的系列兩岸關係議案,這純粹是政治鬥爭的需要,為了奪取台灣地區的執政權,必須廢掉馬政府唯一強項——兩岸政策的「武功」,讓其一事無成,政績慘不忍睹,從而形成「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的主流民意氛圍。
  但蔡英文在明年一月十六日當選,就可能不用等到五月二十日宣誓就職,而是在明年二月一日第九屆「立法院」組成,民進黨及其盟友議席過半,可以控制「立法院」之後,會以「新民意」為籍口,反過來推動有利於兩岸經貿交流的政策。畢竟,「在野杯葛容易在朝當家難」,現在民進黨仍然是在野黨,當然可以不負責任地批評馬英九的各項政策。但當自己也坐上這個位置時,馬英九的「施政原罪」已經卸下,「施政責任」就將轉移到自己的身上。馬英九有將兩岸關係及兩會協議的「紅利」可吃,政績尚且如此不濟;到自己上台後,缺乏馬英九這個有利條件,政績可能更為慘情,所受到的批評將會比馬英九更為猛烈。而蔡英文是國際經貿博士出身,當然知道在「全球化」的大趨勢之下,缺乏資源、市場狹窄的台灣經濟,勢必要繼續依賴大陸市場。民進黨倘繼續奉行現時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政策,就將是自投死路,等不到通常政黨輪替規律的兩屆八年,到了她首個任期即將結束時,其政治前景就將與陳水扁和馬英九的後四年那樣,慘不忍睹,從而被其他勢力所取代。這是蔡英文所不願看到的政治前景,因而必會極力避免之,甚至將會命令民進黨黨團全力為新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和兩岸互設辦事處法案等「保駕護航」,說不好屆時就輪到國民黨黨團以「既然我吃不到,你也休想吃得到」的酸葡萄心態,反過來進行杯葛了。
  蔡英文在政治上的「新台獨」心態,已在她領銜炮製「兩國論」中暴露無遺。事情回到一九九八年,因李登輝訪問美國發表「台獨」言論而停止交往的海峽兩會恢復聯繫,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率團訪問大陸。李登輝因為極為欣賞奉其指派領銜研擬《港澳關係條例》(草案),及在「中國台灣」加入「GATT」談判中發揮重大作用的蔡英文,雖然她並非是海基會人員,也把她安排為海基會代表團成員。
  江澤民在會見辜振甫時,提出「進行兩岸政治對話」的建議。據相關資料顯示,蔡英文在向李登輝報告北京之行時,分析明年十月大陸海協會會長汪道涵在回訪台灣時,將當面向李登輝發表「北京是中央,台灣是地方」的談話,並提出「進行兩岸政治對話」的建議。因而有必要提前做好預案,以備屆時應對。就此,李登輝指示成立「強化中華民國主權國家地位」小組,並委任她為召集人,還撥出頗為豐裕的研究經費。蔡英文果然沒有辜負李登輝的重托,完成了《強化中華民國主權國家地位》研究報告,其核心內容就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被輿論簡稱為「兩國論」。
  本來,按照原定計劃,「兩國論」是準備在一九九九年十月汪道涵訪問台灣時,由李登輝當面向汪道涵實施「突然襲擊」的。但李登輝可能是感到蔡英文的這一「英明論述」太「有才了」,按不住激動心情,提前在七月九日接受德國之音訪問時拋了出來。這篇訪談震動國際,北京決定無限期延後汪道涵訪台行程,美國行政部門也施加了強大壓力,要求台灣重新回到「一個中國」的軌道。
  但有一樣值得注意的是,蔡英文雖然是「新台獨」的總代表,但卻不像「老台獨」那樣追求「獨立建國」,而是以《台灣前途決議文》的定論,亦即台灣「事實上」已成為一個「主權獨立的民主國家」,「其主權領域僅及於台澎金馬與其附屬島嶼」;台灣「固然依目前憲法稱為中華民國,但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既是歷史事實,也是現實狀態」;「任何有關獨立現狀的更動」都必須經由台灣全體住民以公民投票方式決定。這個定位,可以「中華民國是台灣」來形容之,也是後來陳水扁提出「台灣中國,一邊一國論」的理論基礎。
  因此,蔡英文所謂的「維持現狀」,就是維持「中華民國是台灣」或「一邊一國論」,台灣地區與中國大陸的關係是沒有主從隸屬關係的平等關係,但卻要維護和平友好,互不侵犯,並在經濟交流方面進行合作。這實質上是「和平台獨」路線,與國民黨所舉行的「中華民國在台灣」--台灣仍是中國的一部份,但卻是「中華民國」的主體,有所不同。
  在經濟上,由於蔡英文在英國倫敦政經學院修讀博士學位是國際經貿,而且深受其院長紀登斯博士所揭橥的「第三條路」思想體系的影響,尤其是在台灣以「台澎金馬單獨經濟體」的名義參與「入關」談判過程中發揮重大作用,她是深知缺乏自然資源,市場狹窄的台灣,是需要大陸市場作扶持的。
  因此,盡管蔡英文懷有「天然台獨」思維定勢,但在規範性文件方面,卻又不敢造次。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她奉李登輝指示,領銜起草《港澳關係條例》(草案),就將港澳地區定位為「第三地」,這在當時還算是很具進步性的。
   而且,盡管蔡英文出任「扁朝」的「陸委會」主委,是由李登輝所推薦,但她的一些做法,卻並不完全按照李登輝的思路走。其中有兩個重大的例子:其一是在二零零二年初修訂《兩岸關係條例》,當時甫一成立的台聯黨就在「立委」選舉中拿下十三個議席,得以成立黨團,並企圖在刪掉《兩岸關係條例》本文第一句的「國家統一前」,但卻遭到蔡英文的拒絕,因為她認為正式「國家法條」必須嚴謹遵守《中華民國憲法》的定位。而且,在具體修法內容上,適度解除了此前李登輝時期對兩岸經貿交流合作進行限制的法令措施,對李登輝的「戒急用忍」政策作了一定程度的鬆綁。    
   其二是二零零六年,蔡英文以「行政院副院長」的身份,主導「經續會」,與時任台聯黨「不分區立委」的賴幸媛,反對相關對大陸開放的行徑進行堅決反制。或許,這就是技術幕僚的心態,並非政治家,也非政客,在具體的行政事務上,還是有著實際成果比虛擬理念更重要的思維定勢的。
    實際上,蔡英文在出任「陸委會」主委後不久,就全力推動「小三通」。儘管這是她在強大的「大三通」民意壓力之下的應付權宜之計,但總算是在民進黨執政的特殊政治環境下,「通」比「不通」要好的事情。何況,當時主張「戒急用忍」的李登輝,是連「小三通」也持反對態度的。考慮到蔡英文與李登輝的密切關係,她當時的此舉,還算是具有一定的進步意義的。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2-29 04:16:1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