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對蔡英文遏制其政疏導其經是一門政治藝術

  在第一輪「總統」大選電視辯論會後,台灣兩岸政策協會昨日公佈最新民意調查,各候選人支持度為民主進步黨蔡英文與陳建仁百分之四十五點一、中國國民黨朱立倫與王如玄百分之二十二點一、親民黨宋楚瑜與徐欣瑩百分之十三點六。在投票意願方面,有百分之八十六表態會去投票,不會投票的則有百分之十一點三。有台灣論政人士分析認為,倘將此民調數據與可能的投票率結合比對,蔡英文的得票率可能會超過百分之六十,將大贏朱立倫三百萬票,比馬英九二零零八年的百分之五十八點四五得票率,狂勝謝長廷二百二十一萬票,還要「勁秋」。
  這個民調報告,大陸半官方的香港中國通訊社轉發了。眾所周知,台灣兩岸政策協會的成員,盡管是跨黨派的,藍軍中也有若干學者專家參與,但實質操作權卻掌握在綠營學者的手中,而且其成員與顏色偏綠的未來事件交易所多所重疊。因此,大陸半官方通訊社罕見地轉發其民調結果,也就帶有強烈的實事求是成分,亦即承認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將會輕易贏取這場「總統」大選,再次實現「政黨輪替」。
  其實,對此結果,大陸地區的官學兩界,早已是心中有數。在此「既成事實」之下,如能應對進駐台灣地區「總統府」的新主人蔡英文,就是一個必須嚴肅認真思考的問題,堅持以革命的「兩手」來精準妥適應對蔡英文的「兩手」。一方面,繼續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反對和遏制「台獨」,在民進黨承認「九二共識」之前,拒絕與其進行民共黨際交流接觸;而另一方面,針對蔡英文渴望能夠繼續進行兩岸經貿合作交流,以求政績「唔衰得」的「活思想」,將其或有的進步合理的作為部分,疏導以至是引導好,並充分利用之,伺機進行促使其轉化的工作,緊緊抓住一切有利因素,並將消極因素化為積極因素,擴大團結範疇,運用團結一切可以團結力量的原理,甚至運用「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的統一戰線策略,集中精力打擊鐵桿「台獨」。否則,可能正符合新老「台獨」的心意,令到台灣部分民意與大陸更為疏離,等於是當年毛澤東所批評的「為淵驅魚,為叢驅雀」,將一些拉一拉可以拉過來,推一推就推過去的人推到自己的對立面去。    本欄連續兩日以來分析了蔡英文對「九二共識」及兩岸政策立場的「變與不變」。從綜合梳理中可以看出,蔡英文是一個「政『左』經右」的典型人物。在政治上,她是「新台獨」的總代表和領軍人物,主張維持《台灣前途決議文》亦即「一邊一國論」的「現狀」,但又不是那種追求「獨立建國」的「老台獨」。而在經貿政策上,她作為國際經貿專家,當然知道在「全球化」的大趨勢之下,缺乏資源、市場狹窄的台灣經濟,勢必要繼續依賴大陸市場,民進黨倘拒絕與大陸進行經貿交流合作,就將是自投死路,等不到通常政黨輪替規律的兩屆八年,到了她首個任期即將結束時,其政治前景就將與陳水扁和馬英九的後四年那樣,慘不忍睹,從而被其他勢力所取代。
  就此,蔡英文可能會按照其恩師——英國倫敦政經學院院長紀登斯博士所揭櫫的「第三條路」的思路,走出一條新路來。因此,近日的她兩次在電視辯論中對「九二共識」採取「中間落墨」的手法,不承認「九二共識」這個名詞概念,但卻承認一九九二年海峽兩會香港會談確曾達成一項共識的事實,可能就是她要「走第三條路」的輿論準備。這樣,就既可應對以至是排解島內新老「台獨」的壓力,又能取得北京一定程度的諒解,像柯文哲以「一五新觀點」那樣推出「一六新論述」,以圖領取到打開民進黨進入大陸,及開展某種程度的兩岸協商的「入門券」。
  其實,在這方面,北京也在適應並調整之中。在「習馬會」後,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就對民進黨喊話說:「只要承認九二共識的歷史事實,認同其核心內涵(即可)。」這已與蔡英文的最新說法是相差無幾了。.其實,說不好這又何嘗不是蔡英文在聽到張志軍這段「夠意思」的談話之後,受啟發並感悟出來的政治智慧。
  「歷史的經驗值得注意」。二零零零年陳水扁上台前後,就    曾公開表態效仿紀登斯「走第三條路」。因此,他接受華盛頓的建議,推出了「四不一沒有」,並在就職一周月時明確地向來訪的美國客人表態將接受「九二共識」。二零零一年初夏,他還派遣其在出任「立委」時的「國會辦公室」主任陳淞山,到福建省漳州市詔安縣陳水扁的祖家複印其族譜及拍照,國台辦副主任孫亞夫專程到廈門會見。陳淞山回程經過澳門時,由筆者牽線並陪同,先後拜見澳門中聯辦台灣事務部部長劉剛奇和海協澳門辦事處主任張曉布。一個星期後,陳水扁就專門到了金門前線大擔島,向對岸喊話「請江澤民先生來大擔島喝茶」。
  但很遺憾,可能是北京對陳水扁的疑慮太深,因而實施「聽其言,觀其行」的時間間點過長,讓他在「獨派」勢力施壓下,顯得並不耐煩,再加上「瑙魯建交」等操作失誤——就在陳水扁到大擔島喊話的幾天之後,民進黨「全代會」選舉陳水扁為黨主席。當晚正在宴會期間,突然傳來瑙魯總統在香港簽署與中國建交協議的消息。這使陳水扁大受刺激,認為這是北京向他當選黨主席的「贈慶    賀禮」,當即修改演說稿,刪掉了其中他在視察金門島後萌發的有利「三通」的部分,然後加上「走咱們台灣自己的路」。筆者當時就在現場,清楚真切地觀察到這戲劇性的一幕。過了幾天,陳水扁與日本台僑團體舉行視訊會議,又進一步提出「一邊一國論」,「一邊倒」地徹底倒向了「獨派」勢力。隨後,更是在自己家族貪腐案發,惹起天怒人怨之下,為求自保,並出於選舉利益,「破罐破摔」地連續拋出系列挑釁兩岸關係的言論及舉措,導致兩岸關係空前緊張。這是極為深刻的教訓。
  對即將上台的蔡英文,是否應當吸取當年對陳水扁的教訓,就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嚴肅政治問題。誠然,蔡英文是「新台獨」,並曾泡製了「兩國論」,也曾有過敢於頂撞陳水扁承認「九二共識」的「犯上」記錄。但在兩岸經貿方面,畢竟也曾做過一些實事以至是好事。對此,是適宜以「一分為二」的觀點,進行實事求是的分析,以革命的「兩手」來應對其「兩手」,在遏制其「新台獨」思維定勢的同時,疏導其引導其兩岸經貿的部分。畢竟,人是會變的,會自我調適的。當坐在「當家」的位子上,「施政責任」就將轉移到自己的身上。馬英九有兩岸關係及兩會協議的「紅利」可吃,政績尚且如此不濟;到自己上台後,缺乏馬英九這個有利條件,政績可能更為慘情,所受到的批評將會比馬英九更為猛烈。這就將會迫使她不得不像當年的陳水扁那樣,跑到金門島去向習近平主席「求和」。
  現在,表面上看蔡英文,在民進黨內是「高高在上」,其實是「高處不勝寒」。筆者接觸過民進黨中央的一些幕僚人物,他們都有一個強烈的感覺,民進黨中過去那些兇狠好鬥的派系大老,今次都「顧全大局」,銷聲匿跡,以避免幹擾蔡英文的選情。一句話,就是先讓蔡英文當選了再說,「選後利益分配」卻就不會如此「溫良恭儉讓」了,「獨派」勢力倘分不到一杯羹就必然會重拾當年向陳水扁施以重壓的一招。因此,如何防遏蔡英文被「老台獨」綁架劫持,也是一門政治藝術。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12-30 05:07:2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