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台島局勢或將進入重大調整考驗期

  二零一六年,台海局勢和台灣政壇或將像十六年前那樣,發生巨大的變化,當然是有相同也有不同。相同的是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民進黨再次上台執政,可能會導致兩岸關係大幅倒退,甚至像陳水扁時期那樣呈現高度緊張氣氛。而不同的,則在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大趨勢之下,尤其是在中國大陸已經在國際社會上崛起,而大陸也已制定《反分裂國家法》之下,民進黨政權可能會有的種種倒行逆施,都將難以得逞。相反,倘民進黨政權膽敢逆歷史的潮流而動,反而是促進國家統一的大好良機。
  十六年前,陳水扁的當選,帶有很大的偶然性。由於宋楚瑜與李登輝之間的個人恩怨,導致宋楚瑜脫離國民黨自行參選「總統」,扯薄了原屬國民黨陣營的選票,因而陳水扁僅是以百分之三十九點三的得票率當選。本來在選前,已有人提出,仿效西方某些國家地區的兩輪投票制,當第一輪沒有任何一個候選人獲得過半得票率時,就由獲得最多選票的兩名候選人進行第二輪投票,以決勝負,但卻遭到李登輝拒絕。否則,在第二輪投票中,原屬國民黨陣營的選票,並會為了力阻陳水扁上台,而自動將手中的選票集中投給宋楚瑜,可能今日的台灣地區,政治情勢已是另一番天地。因此,此事也被一些論證者視為李登輝暗中支持陳水扁的一項罪證。
  在選前,民進黨就已經深深地感到,其「台獨黨綱」不但嚇壞大多數選民,而且也令國際社會不放心。因而在一九九七年的縣市長選舉中獲得十三個席位,初步形成「地方包圍中央」的態勢後,就進行「中國政策大辯論」,並由黨代會通過《台灣前途決議文》,後來在陳水扁宣布參選「總統」還推出「陳七條」,陳水扁還仿效紀登斯提出「走第三條路」,並向美國承諾當選後將踐行「四不」——「不宣布『獨立』,不更改『國號』,不推動『兩國論入憲』,不推動改變現狀的『統獨公投』」,李登輝再建議他增加「一沒有」——「沒有廢除『國統綱領』與『國統會』的問題」。因而還未做得過分。為了穩住國民黨的支持者,委任國民黨籍「國防部長」唐飛為「行政院長」。
  此時,大陸是實施對陳水扁「聽其言,觀其行」,這當然是正確的,畢竟在過去沒有打過交道,而且也充滿疑慮。不過,平情而論,陳水扁在上台之初,還是希望向大陸「求和」的。但由於北京對陳水扁的疑慮太深,因而實施「聽其言,觀其行」的時間間點過長,讓他在「獨派」勢力施壓下,顯得並不耐煩,再加上「瑙魯建交」等操作失誤,導致陳水扁「一邊倒」地徹底倒向了「獨派」勢力。隨後,更是在自己家族貪腐案發,惹起天怒人怨之下,為求自保,並出於選舉利益,「破罐破摔」地連續拋出系列挑釁兩岸關係的言論及舉措,導致兩岸關係空前緊張。
  國民黨雖然分裂出了親民黨,但其結構仍在,留在國民黨的元老和新人都堅毅對待,並由連戰帶出困境。
  而今次民進黨的將會再次奪取政權,則是在偶然中帶有某些必然性,就是順著國際社會的趨勢隨波逐流,在經濟發展困難時,反經濟自由化及全球化的「左」傾思潮就會抬頭。蔓延到台灣地區,帶有自由貿易區性質的「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就遭受以「左」的面目出現的「新台獨」的反對。而馬政府在落實貫徹兩岸協議時,也確實是有處置失當之處,「三中一青」未能分享到兩岸關係的「紅利」。讓「太陽花學運」有機可乘,顛覆了台灣社會對兩岸關係的主流價值觀。
  而國民黨卻在此時發生了退步的異化,一方面馬政府的所謂「改革」措施,傷害了深藍支持者的心;另一方面黨內高層立黨為私,勾心鬥角,被視為「政治精算師」的朱立倫政治失算,導致黨員充滿失望,灰心喪意,已經在「四合一選舉」中發生的「含淚不投票」,可能會在一月十六日的「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中重演。
  因而估計,蔡英文的得票率和得票數,將會比陳水扁「亮麗」得多,或將會奪取過半選票,甚至不遜色於八年前馬英九的狂勝二百二十萬票。
  這並非等於是兩岸關係失誤,而是馬英九施政無能導致;只不過是馬英九只剩下兩岸關係一個強項,經常掛在口中,因而就很容易令人將兩者靠掛起來。實際上,馬英九也確實是未能將兩岸關係的「紅利」均霑於普羅大眾,因而使得不少年輕人看不到出路。
  蔡英文是學者及行政幕僚出身,與陳水扁的政客背景不同,尤其是有著陳水扁那八年的慘痛教訓,因而可能會採用另一種風格路線。但在民進黨政治傳統的桎梏和黨內外新老「獨派」的壓力之下,又不能帶領民進黨走由其恩師紀登斯所揭櫫的「第三條路」。不過,她在登上大位之後,馬英九的「施政原罪」已經卸下,「施政責任」就將轉移到自己的身上。馬英九有將兩岸關係及兩會協議的「紅利」可吃,政績尚且如此不濟;到自己上台後,缺乏馬英九這個有利條件,政績可能更為慘情,所受到的批評將會比馬英九更為猛烈。而蔡英文是國際經貿博士出身,當然知道在「全球化」的大趨勢之下,缺乏資源、市場狹窄的台灣經濟,勢必要繼續依賴大陸市場。民進黨倘繼續奉行現時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政策,就將是自投死路,等不到通常政黨輪替規律的兩屆八年,到了她首個任期即將結束時,其政治前景就將與陳水扁和馬英九的後四年那樣,慘不忍睹,從而被其他勢力所取代。這是蔡英文所不願看到的政治前景,因而必會極力避免之,甚至將會命令民進黨黨團全力為新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和兩岸互設辦事處法案等「保駕護航」,說不好屆時就輪到國民黨黨團以「既然我吃不到,你也休想吃得到」的酸葡萄心態,反過來進行杯葛了。
    在政績壓力下,蔡英文不得不以「抽象肯定,具體否定」的手法,來應對「九二共識」,在承認有「九二事實」這一回事的同時,卻繼續以「空心菜」的模糊手法,迴避「九二共識」的核心內涵——「雙方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 而且還是有所保留的,聲稱即使如此,也只是其中一個選項。在此邏輯之下「兩國論」和「一邊一國論」也可以是她的選項。
  選後,台灣政壇可能會形成一大一中兩小政黨的態勢。其中一大是民進黨,一中是國民黨,兩小是「時代力量」和親民黨,「時代力量」將取代台聯黨成為第三政黨。
  國民黨慘敗後,朱立倫勢必要按照政治倫理辭去國民黨主席。馬英九或將會以黨章「總統」為當然黨主席的規定為由,重任黨主席,直到到五月二十日卸任「總統」時為止。倘是由洪秀柱接任主席,尚可維系外省人,但王金平可能會不服氣,帶領本土派出走。 吳敦義則較容易在外省掛與本土派之間找到切合點,但他是政治孤鳥,只有馬英九扶持,不一定能當選。或許,國民黨將要蟄伏好幾年,才能走出困境。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1-01 05:16:4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