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從兩岸熱線啟動看蔡英文將如何操弄「新民意」

  在二零零五年即將結束之時,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與台灣陸委會主委夏立言於十二月三十日上午九時以專線電話通話,確認兩岸事務首長電話熱線正式連線啟用。這是「習馬會」的重要成果之一,習近平主動提出設立兩岸事物首長電話熱線,使得兩岸間對重大緊急一體的溝通更為順暢,象徵兩岸官方往來互動機制又向前跨出重要一步,對兩岸關係制度化進程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
  本來,如果是倘能繼續由國民黨執政下去,說不好兩岸的官方聯絡溝通機制還將會進一步擴延推進,兩岸最高行政機關的各相關部門,都可以按照需要設立電話熱線,當遇到突發及緊急事件時,充分發揮即時溝通、避免誤判、化解歧見、凝聚共識的重要功能,以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向縱深伸展。
  但從目前的選情看,拒絕承認「九二共識」,而且即使是抽象肯定具體否定「九二事實」,並將之視為「選項之一」,亦即「兩國論」或「一邊一國論」也是「選項之一」的蔡英文的選情,卻是遙遙領先,民進黨的「立委」選情也較為穩定。因而令人擔心,在再次發生「政黨輪替」後,兩岸事務首長電話熱線是否還能繼續運作下去。
  這可從兩方面看。倘是單純的兩岸事務首長的直接聯絡,可能會中斷,甚至「老死不相往來」。畢竟,以「九二共識」為政治基礎的海峽兩會協商,都有可能會中斷了,實際上在一九九五年李登輝訪問美國發表分裂言論之後,海峽兩會的事務性協商就一直處於停頓狀態,直到二零零八年馬英九就職之後,才恢復協商。而層次更高、更充滿政治意涵的兩岸事務首長電話熱線,就更不可「接通」了。
  但從另一方面看,大量的緊急突發事件,往往是與人民生命財產密切相關。比如台灣居民在大陸遇到意外,或相反大陸居民在台灣遇到意外,倘達一定層級,就必須進行緊急聯絡通報。因此,陸委會主委夏立言就表示,希望這條熱線不要經常被使用,其言外之意就是希望雙方居民到對方地域探親、旅遊、工作、就讀時,能夠平平安安。但這只是良好意願而已,在客觀現實領域,根本不可能什麼緊急意外事件發生。因此,從「以民為本」及「做台灣人民工作」的角度要求看,卻又必須繼續在兩岸間保留一個緊急聯絡窗口。
  不過,似乎又有另一種說法,就是只需要保留大陸海協會與台灣海基會的聯絡溝通機制即可。實際上,即使是在陳水扁時期,這個兩會的聯絡溝通機制也沒有被「廢掉武功」。因此,蔡英文上台後倘繼續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就必須保持對蔡英文的壓力,不可再使用岸事務首長電話熱線了。何況,透過海峽兩會的聯絡溝通機制,同樣可以發揮「以民為本」的作用,只不過是在層級上,有所弱化而已。即使如此,還有大陸旅遊局與台灣觀光局的「白手套」行業公會互派對方的代表機構機制,同樣也能發揮作用。
  最為遺憾的是,第八屆「立法院」的任期已經結束,按照「憲法」和《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的規定,由「行政院」提請「立法院」審議的《大陸地區處理兩岸人民往來事務機構在台灣地區設立分支機構條例(草案)》,已經成為廢案。否則,如能趕得及由大陸海協與台灣海基會分別在對方的「地盤」設立辦事處,就將更能發揮直接的作用。
  但蔡英文在明年一月十六日當選,就可能不用等到五月二十日宣誓就職,而是在明年二月一日第九屆「立法院」組成,民進黨及其盟友議席過半,可以控制「立法院」之後,會以「新民意」為籍口,反過來推動有利於兩岸經貿交流的政策,包括「兩會互設辦事處」法案了。畢竟,「在野杯葛容易在朝當家難」,現在民進黨仍然是在野黨,當然可以不負責任地批評馬英九的各項政策。但當自己也坐上這個位置時,馬英九的「施政原罪」已經卸下,「施政責任」就將轉移到自己的身上。馬英九有將兩岸關係及兩會協議的「紅利」可吃,政績尚且如此不濟;到自己上台後,缺乏馬英九這個有利條件,政績可能更為慘情,所受到的批評將會比馬英九更為猛烈。等不到通常政黨輪替規律的兩屆八年,到了她首個任期即將結束時,其政治前景就將與陳水扁和馬英九的後四年那樣,慘不忍睹,從而被其他勢力所取代。因此,估計在蔡英文當選之後,將會反過來推動「立法院」通過各種有利於兩岸經貿交流合作的法案,並將會命令民進黨黨團全力為新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和兩岸互設辦事處法案等「保駕護航」。這就是在競選過程中,蔡英文終日掛在口邊的一句話,「讓新民意來決定」的真實意涵。
  這個「新民意」,就是一月十六日投票的結果。既包括她本人的得票率,也包括民進黨「立委」選舉的結果。而從語境看,主要是指「立委」選舉,亦即爭取民進黨議席單獨過半,民進黨立即全面控制「立法院」。即使不能單獨掌控「立法院」,也要與民進黨的附庸政黨,如「時代力量」甚至是親民黨的黨團合作,力拒國民黨染指「立法院」。
  但是,此前由馬政府的「行政院」向「立法院」提請審議的《大陸地區處理兩岸人民往來事務機構在台灣地區設立分支機構條例(草案)》,已經成為廢案。這可怎麼辦?或許,讓「行政院」再次提請法案,是較為便利的辦法,民進黨有裡子,國民黨也可保住面子,一舉兩得,皆大歡喜。
  但卻將會遇到尷尬。因為馬英九的任期,還要到五月十九日才結束;而在一月十六日至五月十九日的期間,蔡英文已是「候任總統」。另外,從二月一日第九屆「立委」向「立法院」報到,亦即新一屆「立法院」的屆期開始,就是「新民意」。如果「行政院」不配合,以「凍結」一切行政事務為由拒絕再次提請法案,那將怎麼辦?
  當然,按照《立法院職權行使法》規定,黨團也有權提出法案。民進黨黨團完全可以採取「死了張屠夫,不作混毛豬」的態度和手法,自行提案。但問題卻來了,此前,其中由「行政院」提請的是《大陸地區處理兩岸人民往來事務機構在台灣地區設立分支機構條例(草案)》,完全符合「憲法定位」。而柯建銘、潘孟安、邱議瑩也以民進黨黨團的名義,簽署提交了一個《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處理人民往來事務機構設置條例(草案)》,從法案的標題看,就含有強烈的「一邊一國」意識。難道民進黨黨團再次提交的法案,也要大搞「一邊一國論」嗎?
  一、倘此,國民黨黨團是否指責該法案「違憲」,因而會反民進黨其道而行之,在黨團協商中採取「少數挾持多數」的手法,拒絕為其簽署「背書」,並在「院會」中「以牙還牙」,霸佔主席台,阻止其獲得通過?
  二、倘民進黨黨團挾「立法院過半」並行使警察權,強行通過,大陸方面卻拒絕承認,甚至以「法律台獨」為由,啟動《反分裂國家法》,將會是什麼樣的狀況?
  三、或許,「當家不鬧事」,民進黨為了政績,按照蔡英文「維持現狀」的基調,回到「中華民國憲制」的層面,乖乖地以馬政府「行政院版」的法案為基調,另行提案並在國民黨黨團不杯葛之下獲得通過,大陸方面是否願意「接單全收」?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1-04 05:21:5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