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必將重蹈陳水扁馬英九末期覆轍

  柯文哲雖然貴為台北市長,惟其風格及性格也真的是政治素人,講話經常是「生草藥--噏得就噏」的「無厘頭」一族。不過,昨日他在接受周玉蒄專訪時說的那一番話,卻充滿哲理,也真的是不愧是他的名字為「文哲」。
   柯文哲說,蔡英文最大的困難,是大家對她的期望值太高,滿意度等於實際值除以期望值,現在期望值太高,分母太大,不管蔡英文怎麼做,滿意度都會低。柯文哲表示,若他是蔡英文,現在就要告訴選民,不要有太高期望,而是要有實際的期待,不可能一個人上任一年就有改變。
    按照柯文哲的這個說法,蔡英文在上台後,也將會墮入陳水扁、馬英九「開高走低」,到其任期末期將會成為「政治棄兒」的怪圈,並也將會逃不脫陳水扁和馬英九在競選「總統」時,為爭取選票而陳義過高,開出頗為誘人的支票,但在當選就職後,卻受肘於各種主客觀因素,而未能予以兌現,甚至其政績比其起勁批評的前任的末期表現還要糟糕的「客觀規律」。
  實際上,陳水扁於二零零零年剛當選時,民意滿意度曾經高達百分之七十多,某些相信他能帶領台灣地區「向上提升」的選民,對他寄望甚高。但後來他的種種作為,包括在政治上大搞「台獨」分裂活動,在經濟上閉關鎖島,導致整個台灣地區社會紛亂、經濟低迷,民眾生活品質受損。再加上其家人貪婪無度,終於引發百萬「紅衫軍」走上街頭並包圍「總統府」,成為民進黨丟失執政權的最大動因,而陳水扁本人在卸任喪失刑事豁免權後,也鋃鐺入獄。
  馬英九也逃脫不了這個「規律」。當大家對陳水扁失望透頂之時,自然會尋找下一個希望的寄託,馬英九就乘勢而上。馬英九的競選團隊,也善用了人們的希望,提出了「愛台十二項建設」的宏偉計劃,預計可以創造十二萬個工作機會,還作出了「六三三」的承諾,亦即「經濟成長率百分之六,失業率百分之三以下,人均國民所得三萬美元」。在當時,這是多麼誘人的前景,因而在與陳水扁作對照之下,台灣選民將「經濟翻身」的希望寄託在馬英九的身上。使得國民黨吃盡選舉「紅利」,先是奪下「立法院」的四分之三議席,緊接著馬英九以狂勝二百二十萬票,代表國民黨奪回執政權。但馬英九現在兌現了自己的莊重承諾了嗎?大家已是有目共睹,無需筆者饒舌一番。
  蔡英文之所以能夠率領民進黨奪得「九合一」選舉的勝利,並即將再次奪回台灣地區的執政權,還有可能會獲得「立法院」過半議席,從而實現「完全執政」,並非是她有多大能耐,也不是因為民進黨就能「救台灣」,而是馬英九太令人失望。當然,蔡英文也「趁佢病,攞佢命」地加踏上一腳,指令民進黨黨團極力阻擾有利於馬英九改善施政並提升政績的各項法案,讓馬英九的政令出不了「總統府」,成為「跛腳鴨」。民進黨為了要把馬英九攆下台,充分利用人們對馬英九充滿失望情緒的心理,喊出了朗朗上口的「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口號,這就更加速了國民黨政權的淪喪。
  現在,蔡英文也有可能在部分人的高度期待之下,黃袍加身了。但柯P昨日的一番話,卻可能會預測神準,蔡英文也將會逃脫不了陳水扁、馬英九的厄運,以「衰收尾」的背影退出歷史舞台。
  這使人想起了《紅樓夢》中的名句:「今夕吾軀歸故土,他朝君體也相同」。——不信?且拭目以待之,勿謂言之不預也。
  實際上,「批評容易當家難」。現在民進黨仍然是在野黨,當然可以不負責任地批評馬英九的各項政策。但當自己也坐上這個位置時,馬英九的「施政原罪」已經卸下,「施政責任」就將轉移到自己的身上。馬英九有將兩岸關係及兩會協議的「紅利」可吃,政績尚且如此不濟;到自己上台後,缺乏馬英九這個有利條件,政績可能更為慘情,所受到的批評將會比馬英九更為猛烈。而蔡英文是國際經貿博士出身,當然知道在「全球化」的大趨勢之下,缺乏資源、市場狹窄的台灣經濟,勢必要繼續依賴大陸市場。民進黨倘繼續奉行現時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政策,就將是自投死路,等不到通常政黨輪替規律的兩屆八年,到了她首個任期即將結束時,其政治前景就將與陳水扁和馬英九的後四年那樣,慘不忍睹,從而被其他勢力所取代。
  其實,根本就無需等到蔡英文的任期後期,只要她剛宣誓就職不久,就將受到猛烈的「震撼教育」,那就是將會面臨「雪崩式斷交潮」的衝擊。實際上,本來隨著中國大陸的崛起,台灣的一些「邦交國」,早就有意移情別戀,改投中國大陸的懷抱中,據說正在「排隊」者足可組成一個班,亦即佔台灣「邦交國」數目的一半以上。但北京為了回饋馬英九承認一個中國,實施「外交休兵」,因而婉言拒絕。蔡英文上台後,就沒有這個必要了。不是北京主動去「挖牆角」,而是人家自己走上門來。即使是拉丁美洲的小國,也已傷筋斷骨;倘是連梵蒂岡也出於中國大陸龐大的傳教市場考量,主動與中國大陸建交,對蔡英文的打擊那才「叫蓋」!
  因此,蔡英文的下場,可能比馬英九還要慘。不過,蔡英文可能已經吸取陳水扁和馬英九的教訓,並沒有端出牛肉,只是坐吃馬英九「無能」的「紅利」,甚至還不想出席電視辯論會,以免講多錯多,防止人們對她寄以太高的期待值。但人們卻對她抱以極為的期待。她現在的做法,是兩套班子,一套是在搞選舉,另一套是在研究設計執政後的政策。但卻沒有像陳水扁那樣公開推出《新世紀,新出路--陳水扁國家藍圖》,還要分《國家安全》、《國家體制改造》、《財政經濟》、《國家建設》、《婦女政策》、《教育文化傳播》等六大冊出版發行。但都是學者文章,見天不接地氣。而蔡英文的執政智庫「新境界文教基金會」,匯集了大批陳水扁那八年的政務官,擁有豐富的行政管理經驗。可能是認為反正已經「贏定了」,因而無須借助於「宏偉藍圖」來吸引選票,而且更重要的是,擔心會像陳水扁、馬英九那樣無法兌現選舉支票,因而其研究結果並沒有公佈,只是作內部參考。但由於蔡英文存在民進黨兩岸政策的「先天不良」,因而就連其研究人員,也擔心這些研究成果將難以實施,還是逃不脫陳水扁、馬英九的厄運。
  而國民黨倘得挺得住,就將能等待到上述怪圈的出現,再次發生「鐘擺效應」的好時機。不過,從目前情況看,已經喪失鬥志,甚至是「大難臨頭各自飛」,直到如今還在鬧分裂的國民黨,其前景並不樂觀。而曾被視為「政治精算師」的朱立倫的政治智慧,其實也並不怎麼樣。有分析說,柯文哲可能會扮演「蔡英文後」的角色,但似乎也並不被人們所看好。何況,他的民調滿意度已經下跌。昨日他還自嘲剛做台北市長時,「好像在當科長與股長,現在才開始準備當市長而已」。竟然需要一年的適應期,也就太長了。這又如何讓人們相信,他具有良好治理台灣地區的能力?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1-05 05:02:3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