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民進黨也同樣面臨政黨票受到侵蝕的問題

  自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開打後,選情態勢俞趨明朗。各民調機構在「封關」前夕公佈的民調數據,都顯示蔡英文將以高得票率當選「總統」之外,民進黨也可獲取過半「立委」議席,可以實現「完全執政」之目標。國民黨由於大小內外環境均欠佳,不但將再次失去執政權,而且也將首次失去對「立法院」的控制權。而國民黨與民進黨在「立法院」中所持議席的比例態勢,也可能會與第八屆「立法院」的情況互相置換,亦即民進黨六十多席,國民黨最多也就是四十席。國民黨不但是在「區域立委」選舉辦法丟盔棄甲,而且在「不分區立委」選舉部分,受到國民黨自己民意支持度下瀉及其他泛藍政黨如新黨、民國黨侵蝕政黨票的雙重夾擊,而將會淪為一個中型政黨。
   但意想不到的是,一直「氣勢如虹」的民進黨,也同樣遭受到如同國民黨的問題。當然,具體情況還是有差異的,那就是民進黨「區域立委」的選情仍然向好,問題是在於可以分配「不分區立委」議席和領取「政黨選舉補助金」的政黨票的得票率,可能會遭受「第三勢力」政黨「時代力量」的侵蝕。
  因此,民進黨昨日也居然打出了「告急牌」,而且還是由最高層「親力親為」。蔡英文昨日先是在出席民進黨「立委」候選人吳思瑤舉辦海報簽名活動的場合,後是在民進黨中常會造勢活動的會場內呼籲,政黨票一定要集中,不要浪費。對於「不要浪費」一詞,黨內人士解釋說,蔡英文指的是「時代力量」,因為「時代力量」提名六席「不分區立委」候選人,但卻可能擁有可供七人以上當選的票源能力,那多出來的得票數就將會白白的浪費掉。其言下之意,就是「時代力量」不要暴衝,搶奪民進黨的政黨票,自己的席次卻又不能再增加,就將必然會出現蔡英文所指稱「浪費」的情形。
    隨後民進黨更是大動作召開記者會催政黨票,副秘書長洪耀福坦言,依目前情勢,「時代力量」的「不分區立委」六名候選人有望全上,連帶影響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安全名單恐將從原本的十六、十七席下修至十三席,恐怕將無法在「國會」單獨過半。為此,民進黨公佈了「在乎你在乎的」廣告,以催發支持者的政黨票。
  根據改制後的《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規定,政黨要參加不分區「立委」選舉,必須符合以下四個條件之一:一、於最近一次「總統」、「副總統」選舉,其所推薦候選人得票數之和,達該次選舉有效票總和百分之二以上。二、於最近三次「不分區立委」選舉得票率,曾達百分之二以上。三、現有「立委」五人以上。四、該次區域及原住民「立委」選舉推薦候選人達十人以上。
  今次「立委」選舉,共有十八個符合上述規定的政黨,提名「不分區立委」候選人。依「中選會」抽籤結果順序為:一號民主進步黨、二號親民黨、三號自由台灣黨、四號和平鴿聯盟黨、五號軍公教聯盟黨、六號民國黨、七號信心希望聯盟、八號中華統一促進黨、九號中國國民黨、十號台灣團結聯盟、十一號時代力量、十二號大愛憲改聯盟、十三號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十四號台灣獨立黨、十五號無黨團結聯盟、十六號新黨、十七號健保免費連線、十八號樹黨。因為有十八個政黨參加「不分區立委」,因而今次選舉的第三張選票——政黨票,選票設計竟長達七十三公分,創下歷史新紀錄。
  政黨票有三個功能,其中最重要的是倘參選政黨的得票率跨過百分之五的第一道「門檻」,可獲分配「不分區立委」議席。從「不分區立委」議席有三十四個看,只要能突破此「門檻」,即可分得兩席。第二道「門檻」是百分之三點五的得票率,達到的政黨可獲分配「選舉補助金」;以換算為得票數計算,約是五十萬票;這樣就可每票每年領取五十元,亦即二千二百五十萬元,可以應付政黨日常運作開支。第三道「門檻」是百分之二的得票率,倘能跨過,下次「立委」選舉就可直接提名「不分區立委」候選人,而無須再另行提名十位「區域立委」候選人作「鋪墊」。
  綜合「民調封關」前夕各家民調機構發布的政黨票民調,民進黨為百分之三十點四,國民黨為百分之二十點四,「時代力量」為百分之十點八,親民黨百分之六點六,新黨百分之三點三,台聯黨百分之一點八;未表態率為百分之二十點一。
  單是從民調看(當然更需經點票結果的實踐檢驗),「時代力量」正在冒升,將會取代台聯黨成為第三大黨。但與民進黨、國民黨相比,還只是一個小型政黨。不過,由於連「時代力量」自己也計算判斷失誤,在提名「不分區立委」候選人時過於保守,只是提名六位候選人,確實是將會浪費選票,從而氣得民進黨和台聯黨牙癢癢。
  頗為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既然「時代力量」將會取代台聯黨,其政黨票也應主要是來自原來投票給台聯黨的選民(而非民進黨所言是侵蝕其政黨票的票源),但「時代力量」在意識形態上,與台聯黨卻並不一致。實際上,「時代力量」是一批「新左派」,他們以策動「太陽花學運」來反對帶有自由貿易區性質的《兩岸服貿協議》,符合國際上反自由化、反全球化的「左」傾思潮。這與被台灣地區的政治學者劃在「政治光譜圖」最左一端的台聯黨的左,有所不同。台聯黨的左是階級屬性,其政治視野僅限於台灣本島,囿於「台灣獨立」,與「時代力量」外溢的反全球自由貿易化意識,存在著較大的距離。
   既然如此,民進黨上台後可能會頭痛。它的「完全執政」美夢,除了是在「立法院」中受到國民黨報復性的強力杯葛,使用民進黨曾經屢試不爽的手法,在朝野協商中運用「少數挾持多數」的戰術,使得蔡英文的政令出不了「總統府」之外,「時代力量」的既合作又競爭的態勢,可能會令民進黨感到比國民黨更為困擾。
  實際上,民進黨還在在野時,可以與「第三勢力」合作,並成為「太陽花學運」的「堅強後盾」。但在其上台後,就必須考慮爭取政績的問題,因而將會調整政策,在政治上仍然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但卻在經濟上渴望與大陸進行交流合作。但「時代力量」仍沒有這個政績負擔,仍將繼續按照其「反全球化」「反自由貿易化」的固有意識形態,狙擊民進黨倘有的鬆動兩岸經貿關係的政策。實際上,前日大陸國台辦宣布開放大陸居民經台灣桃園機場的中轉業務之後,蔡英文的反應是「以平常心」對待,因此此政策對她日後的爭取政績有利;但「時代力量」卻攻訐為「黑箱作業」。因此,不排除今後在「立法院」中,「時代力量」黨團在兩岸政策方面,杯葛民進黨政府比國民黨還要激烈,畢竟國民黨還不能為了杯葛民進黨而與北京鬧翻。
  而且且更令民進黨煩惱的是,全世界類似「時代力量」的「左」傾政治團體,大多是無政府主義者,擅長於街頭暴力行動。因此,曾經作為「佔領立法院議場」行動的「太陽花學運」大軍師的「時代力量」主席黃國昌,說不好在「立法院」的表現,比民進黨的「霸占主席台」還要暴衝得多。因此,蔡英文的擔心「時代力量」浪費選票,其實真正想法是擔憂「時代力量」在「立法院」的實力過大。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1-07 04:52:3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