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國民黨A咖怯戰豎降旗竟無一人是男兒


  按照國民黨中常會通過的《第十四任總統副總統選舉總統候選人提名作業時程暨作業要點》,長達二十七日的「領表與黨員聯署」將於今日結束,今、明兩日辦理「申請提名登記」,五月十九日至二十四日「審核黨員連署」,二十五日是「提名登記同志資格審查」。雖然已有洪秀柱、楊志良、黃柏壽等三人領表,但卻都不是黨內外期望的「A咖」,而且其中有人可能連一萬五千多的黨員連署書也徵集不到,更遑論其民調能跨越百分之三十多「門檻」。而黨內外殷切期望的「A卡」,朱立倫已多次公開表態不選,實際上早在其宣佈參選黨主席時就已作出此宣布。馬英九支持並曾作出規劃的吳敦義也在這幾天宣布不會領表,並宣稱早在兩年前就已向馬英九表明了心跡。餘下的王金平,昨日上午舉行臨時記者會,發表三分鐘的「表示歉意」聲明,聲稱自己或許過去個人努力不夠,無法讓大家充分相信足以承擔大任,難以滿足各方期待,因而鄭重表示歉意,還深深一鞠躬,向所有支持者致歉。雖然在這份口頭與書面聲明中,王金平使用到「領表、「參選」或「徵召」等關鍵詞,甚至連「總統大選」中的「總統」二字都未有出現,但人們都已確信,王金平也已等於是宣布「不領表」。
  國民黨「A咖」這種怯戰、畏戰、避戰狀態,令人不禁慨嘆:國民黨「A咖」中,竟無一人是「男兒」!這與自一九九六年實行「總統」全民直接選舉產生後,每次黨內初選時都是競爭激烈,有黨內「A咖」明知自己不是最高領袖的「最愛」也要逆勢抗爭,如林洋港以出版《誠信》一書作抗爭宣言,在新黨安排下與郝柏村搭配參選;又如宋楚瑜不服李登輝「連宋配」的安排,自行脫黨參選;就連王金平自己,也曾在馬英九獲得國民黨決定提名參加「總統」大選後,卻因身涉「特支費案」而遭起訴時,聲稱倘國民黨仍然堅持提名馬英九參加「總統」大選,而馬英九卻一審被判決有罪,喪失參選資格,這時又過了向「中選會」提名候選人的時限,就將變成國民黨無人參選,大有要取代馬英九之意等情況相比,形成多麼強烈的反差。
  在這裡,最值得質疑的,是黨主席朱立倫。既然出來選黨主席,就應有「鐵肩擔道義」的責任感和勇氣。作為比身材魁梧的習近平還要高一個頭的朱立倫,應當拿出「男兒」的氣概和膽識,但他卻連一介女流蔡英文也都不如。實際上,蔡英文是在民進黨風雨飄搖,無人願接黨主席擔子之下站出來的,當時她入黨才不過三年多,但卻只用不到三年多時間,就把千瘡百孔的民進黨從谷底提振起來。而且,在有創黨元老之一的蘇貞昌狙擊,黨內「獨派」大佬嘲笑「穿裙子的不能當三軍統帥」的艱困態勢之下,仍然不屈不撓,戰勝種種艱難險阻,終於奪得黨內「總統」大選提名權。當今,朱立倫可說是黨內外「萬千寵愛在一身」,卻耍手擰頭,前怕狼後怕虎,將個人成敗置於全黨和兩岸關係都利益之上。這就使得國民黨處於一種未戰先敗,自豎降旗的氛圍之中,難道國民黨這家百年老店真的已經氣數已盡乎?
   此前,人們還以為,朱立倫這位會計學博士的「精算」規劃是,避蔡英文的鋒頭而放棄二零一六年「總統」大選,利用對國民黨有利的「單一選區兩票制」,集中精力打贏「立委」選舉,指揮國民黨黨團在「立法院」中抵制蔡英文,使她一事無成,重蹈當年陳水扁「政令出不了總統府、行政院」的覆轍。四年後,他就可乘蔡英文在「兩面夾攻」——一面是被國民黨主導的「立法院」杯葛,另一面是由於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導致兩岸關係倒退,政績慘澹之下,爭取連任的困難度極高,乘勢而起,收復「總統府」。
  但這極有可能只是朱立倫的一廂情願而已,他將犯下嚴重的戰略錯誤。這是因為,其一、國民黨失去「中央政權」後,將有數千政務官失業,在地方上,只掌管了六個縣市(包括一個直轄市)的國民黨,就將沒有政治舞台供中生代鍛煉,從而造成人才斷層。而蔡英文則以「維持現狀」的模糊策略糊弄美國人,爭取到意圖箝制中國大陸的美國人的支持。國民黨要在二零二零年奪回政權,看來並不樂觀。
  其二、今次選舉是第十四任「總統」大選與第九屆「立委」選舉合併進行,按照傳統戰法,必須實施「母雞帶小雞」戰術,由強勢的「總統」候選人帶動眾多的「立委」候選人的選情。但倘朱立倫等黨內「A咖」畏戰,不具黨中央權力的「總統」候選人,又如何能調動黨中央的財政和組織資源為「立委」候選人站台助選?說不好連「立委」選舉也大敗,拱手讓出「立法院」的控制權,國民黨今後的發展甚至連生存更形困難。
  因此,已有人預言,倘若朱立倫棄選,而國民黨「總統」大選大敗,「立委」選舉也沒有達到預期效果,全黨的究責怒氣就將發洩在他的身上,向他逼宮。他就將可能比「九合一」選舉後的馬英九還要狼狽,只能鞠躬下台,這就是「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讓了卿卿性命」了,「精算師」作出了最失敗的算計。
  不過,可能還有最後一線機會。朱立倫曾說過今日將會「有話說」。當然,倘今日他仍是堅持棄選,還有一個補救措施,就是當洪秀柱、楊志良的民調都不足百分之三十,就只好採用「徵召」,讓他在「萬民跪求」之下「黃袍加身」參選,而且還要取得「免責權」,輸選不用追究他的責任。
  王金平則是另一種形態。從昨日他的聲明中六次提到「團結」可見,很明顯他是擔心自行參選,違背馬英九的意志,將會造成國民黨分裂。實際上,這幾天國民黨內「放話之風」猛烈,甚至有說是倘王金平當選「總統」,對馬英九的「秋後算帳」式政治迫害,還要甚於蔡英文。「擁馬派」雖非黨內主流,但卻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就像二零零四年「連宋配」挑戰陳水扁,金溥聰和台北市政府成員,擔心「連宋配」贏了,就要讓馬英九「再等八年」,而且在「政黨輪替」效應下,馬英九將永遠失去機會,因而發動「廢票運動」。連戰、宋楚瑜僅以二萬多票之差落敗,而廢票卻高達三十萬票,因而即使是有「兩顆子彈」的影響,倘沒有「廢票聯盟」,「連宋配」也將能當選。現在回頭想,連戰、宋楚瑜的心胸、能力,比馬英九好得多。這就是國民黨內,將個人利益置於民族利益之上的典型事例。王金平的策略很清楚,就是避免得罪馬英九,或可爭取到黨內外的同情,而獲得黨中央徵召,迫使馬英九和深藍選民為其「背書」。
  後蜀後主孟昶的寵妃花蕊夫人詩云:「君王城上豎降旗,妾在深宮哪得知;十四萬人齊解甲,竟無一個是男兒。」一千一百多年後的國民黨,就將陷入此種悲哀狀況中。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5-16 05:10:4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