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在多數黨「組閣」議題上的「三角演義」

  在距離一月十六日「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投票日還有十天之際,朱立倫突然拋出重大議題,讓在「立委」選舉中的多數黨「組閣」,但當即遭到蔡英文反駁,拒絕接受朱立倫的「好意」,並批評朱立倫並不是「總統」,無權提出此建議。而依《憲法》規定擁有「行政院長」任命權的「總統」馬英九,卻對此分貝不低的爭論,保持沉默,一聲不吭。這個「三角關係」的矛盾交織,讓人看得頗為過癮。
  在朱立倫方面,他是國民黨主席兼「總統」候選人,當然可以提出政見,實際上他的這個政見,除了是日來零散提出之外,還在昨日的第三場亦即最後一場電視政見會上隆而重之地提出,並聲稱他所以堅定地認為多數黨「組閣」是台灣未來「憲政」的慣例,「總統」應該要定期到「國會」做「國情報告」,因此二月一日成立的新「國會」,必須由多數黨來「組閣」,如果國民黨能夠勝選,國民黨一定負起這個責任。但問題是:按照目前的選情看,大勢已定,國民黨既不可能會在「立委」選舉中獲得過半議席,亦即根本不具「多數黨」的資格,而且也將在「總統」大選中丟失「中央執政權」,亦即朱立倫根本不會當選「總統」,無權作出由多數黨「組閣」的指令,而這也正是蔡英文連嘲帶打地吐槽他不是「總統」,無權提出此建議的根本原因。因此,朱立倫提出這個建議,倘是站在以為國民黨仍然可以獲得過半議席的角度,就明顯是「打腫臉皮當肥仔」。當然,倘是面對「無可奈何花落去」的悲愴心理,意圖利用蔡英文的驕嬌心理,挖一個陷阱讓她摔一跤,那又另當別論。然而,蔡英文並非省油的燈,哪會輕易上當。
  其實,「多數黨組閣」亦即是實行「內閣制」,這是朱立倫在接任國民黨主席時就提出的政治主張。只不過是,當時他誤判形勢,以為在「二零一六」一役中,國民黨雖然將會輸掉「總統」大選(這也是他當時扮演了「竟無一人是男兒」的角色,怯戰棄權的重要原因,是避免提前折損羽毛,等到沒有兩岸關係「紅利」可吃的蔡英文,在頭四年的政績比馬英九還要「爛」,讓選民們再次想起國民黨執政的好才乘勢而上)。但他對國民黨「立委」選情的研判,卻仍然停留在過去行之有效的組織戰之上,因為預估國民黨的「立委」選情即使未能維持現有的六十四席,但獲得過半或聯合其他泛藍小黨過半的五十七席,還是可以做到的。在此政治態勢下,倘是由多數黨「組閣」,「行政院長」和「內閣」成員仍將由國民黨出任,就將能對坐在「總統府」內的蔡英文發揮箝制作用,實質性的行政權仍然掌握在國民黨的手中。當然,由於國民黨或加上泛藍小黨的議席過半,「立法院長」也仍將是國民黨人。
  但朱立倫是會計學博士,而不是政治學或「憲法學」博士,因而他雖然掌握了「精算術」,卻是「計錯數」。實際上,按照台灣地區現行「憲法」的「憲政設計」,是「雙首長制」亦即「強半總統制」,並沒有實施「內閣制」的「憲政」基礎。倘要推動「多數黨組閣」,就必須「修憲」。而「修憲」的「門檻」甚高,單是第一道「提案」的「門檻」,國民黨就無法跨越。還要付諸全民「公投」,而台灣地區以往的三次「公投」實踐,都是慘遭夭折。因此,當時人們就認為,朱立倫的「精算師」,只是體現在會計方面,並非政治學和「憲法學」,不值一哂。這也暴露了朱立倫在政治專業上的淺薄。
   那麼,現在國民黨已是大勢已去,連「立委」選情都將會淪落為可能只有四十個議席,亦即實現議席過半的是民進黨,而不是國民黨,為何朱立倫卻仍然要提出「多數黨組閣」的議題呢?
   估計,這是朱立倫「悲情催票」策略的運用,目的是向國民黨基本盤及支持者,訴諸選情的險惡,以催發國民黨支持者出來投票。實際上,今次國民黨支持者的心情,比「九合一」選舉還要鬱悶。那時影響國民黨選情的因素,還只是「太陽花學運」和「柯文哲外溢」等的「外來因素」,還可能會有一搏的機會;現在則是「統帥無能,害死三軍」,先是怯戰,後是玩弄王金平,再是「換柱」,繼而連副手和「不分區立委」名單都是拆爛污,沒有一樣是得人心的,國民黨支持者「不知為何而戰,為誰而戰」?感到前景茫茫,反正都贏不了,輸了就輸了,「含淚不投票」的現象可能更為嚴重。 
  當然,朱立倫可能也有滿肚密圈,他當然是知曉台灣地區的「憲政體制」,黨卻仍然要推出「多數黨組閣」,就是要將蔡英文推往火堆上燒烤。因為按照「憲法」和《國家安全法》規定,「外交」、「國防」和兩岸關係事務雖然在名義上是屬於「行政院」管轄,黨對其的實質管轄權卻是掌握在「總統」的手中。也就是說,從倘果然是實施「多數黨組閣」,從二月一日新一屆「立法院」任期開始,到五月十九日馬英九卸任「總統」的三個多月內,「行政院」的權力將由兩個不同政黨分掌,這就將會「玩死」蔡英文,尤其是此時她要與美國、日本密商「四不一沒有」的「二‧○版」,可能還希望能夠透過秘密渠道與北京溝通。但「行政院」中最重要的業務,卻沒有自主權,而出了差錯卻又把「賬」算到民進黨「內閣」的頭上。而「行政院」的其他各項業務,對兩岸關係的依附性又極強。盡管民進黨的新境界文教基金會已經有一批人馬,包括陳水扁那八年的前朝政務官,如據說林全就是現成的「行政院長」,而且也已撰就了執政政策,但在最重要的業務仍然掌握在馬英九手中的情況下,等不到五月二十日蔡英文就職,就「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這真是「險過剃頭」。
  因此,就演出了蔡英文「葉公好龍」的一幕。此前,蔡英文曾經不斷地說,在一月十六日之後,由「新民意」來決定台灣的政策走向。這個「新民意」有兩個部分,其一是支持蔡英文當選「總統」的選民,其二是支持民進黨的選民。從目前的選情態勢看,她自己和民進黨都將能掌握「新民意」。但當朱立倫提出「多數黨組閣」的主張後,她卻不敢再提「新民意」了。否則,就必須接過朱立倫拋來的「球」,在二月一日「組閣」。因此可以說,曾經是蔡英文口中「香餑餑」的「新民意」,現在卻是一個政治陷阱。
  至於馬英九,可能正在暗罵朱立倫,是否要報復他前幾年壓制朱立倫,讓朱立倫丟失備戰「總統」大選的最佳時機,因而籍著國民黨的大廈即將坍塌,「趁佢病,攞佢命」,提前三個多月剝掉自己仍然掌有的對「行政院」的控制權,讓自己提前「跛腳」,來個「一拍兩散」?
  實際上,朱立倫提出「多數黨組閣」的主張,很明顯並沒有徵求馬英九的意見,這讓嗜權如命,而且正在擔心自己卸任後將會遭到民進黨為陳水扁」報仇」的馬英九,如同當頭被打了一悶棍。但朱立倫作為國民黨主席和提名的「總統」候選人,擁有提出重大政見的「言論自由」,馬英九縱使是老大的不高興,也出不了聲,實際上他就對朱立倫的主張默不作聲,正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自己知」。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1-09 04:52:0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