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柯文哲一日雙城才是戰略性黃金周

  第十四任「總統副總統」大選和第九屆「立委」選舉,今個星期六就要進行投票,一決雌雄。民進黨希望能在最後幾天炒熱選情,防止發生「分裂投票」,爭取實現「完全執政」;國民黨希望能在最後關頭實現「逆轉勝」,至小也要在「立法院」保有關鍵的過半議席,都發起「超級黃金周」活動,舉辦大型造勢活動,針對選舉加緊造勢拉票,做好選前最後衝刺。但從實質效果看,國民黨要改變民進黨遙遙領先的態勢,實在不易;而民進黨在選情佔優之下,要「再上層樓」也有一定難度,因而其推動的「超級黃金周」活動,充其量也只能算是屬於「戰術性」的。
  其實,屬於真正「戰略性」的「超級黃金周」,是台北市長柯文哲上週六挑戰自行車的「一日雙城」,從關渡到高雄騎狂飆三百八十公里,一共花十九個小時達陣。途中,柯文哲所到之處掀起「總統級旋風」,休息時超商外頭擠滿民眾搶拍,連上廁所都有百人圍觀,到達目的地時民眾夾道歡迎,臉書上兩支直播影片更吸引二百二十萬人次搶看,人氣無人能敵,氣勢之強讓人直呼「根本是要選總統!」
  嘿嘿!這可說到了「點子」上了。實際上,柯文哲的這個「一日雙城」活動,表面上是要為台北市舉辦「世大運」作宣傳造勢,其實其實質目的是要為自己四年後參選「總統」積聚人氣,至少是要以自己的活動,與國民黨和民進黨同時進行的「超級黃金周」活動,作為「對照組」,試探各方對他的反應。結果,他勝出了,比蔡英文的人氣還要夯,面子和裡子都有了。
  在面子方面,國民黨所組織的大遊行,盡管聲稱有二十萬人參加,營造大團結的氛圍,但卻沒有多少人注意;而蔡英文因為已經「躺著選」,更沒有人關注其造勢活動。因而人們都在「轉移視線」,關注柯文哲的活動,而且一直在跟進,分散了對國民黨成本不小,動用了巨大組織和物質力量的遊行活動的注意力,而柯文哲的「一日雙城」活動卻是成本最小,充其量就不過是幾輛自行車而已,但其宣傳效果方面,卻比國民黨的遊行活動要大得多。
  在裡子方面,不少人說,柯文哲透過這次活動,已經取得了四年後「總統」大選的「入場券」。實際上,柯文哲所到之處掀起的「總統級旋風」,及人們直呼「根本是要選總統!」就正是其實質成果。
  其實,柯文哲對四年後「總統」大選的態勢,早已心中有數。別看蔡英文現在的選情是一路披靡,但他已對蔡英文下了批語:蔡英文最大的困難,是大家對她的期望值太高,滿意度等於實際值除以期望值,現在期望值太高,分母太大,不管蔡英文怎麼做,滿意度都會低。
  實際上,蔡英文之所以能夠率領民進黨奪得「九合一」選舉的勝利,並即將再次奪回台灣地區的執政權,還有可能會獲得「立法院」過半議席,從而實現「完全執政」,並非是她有多大能耐,也不是因為民進黨就能「救台灣」,而是馬英九太令人失望。當然,蔡英文也「趁佢病,攞佢命」地加踏上一腳,指令民進黨黨團極力阻擾有利於馬英九改善施政並提升政績的各項法案,讓馬英九的政令出不了「總統府」,成為「跛腳鴨」。民進黨為了要把馬英九攆下台,充分利用人們對馬英九充滿失望情緒的心理,喊出了朗朗上口的「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口號,這就更加速了國民黨政權的淪喪。
  現在,蔡英文也有可能在部分人的高度期待之下,黃袍加身了。但「批評容易當家難」。現在民進黨仍然是在野黨,當然可以不負責任地批評馬英九的各項政策。但當自己也坐上這個位置時,馬英九的「施政原罪」已經卸下,「施政責任」就將轉移到自己的身上。馬英九有將兩岸關係及兩會協議的「紅利」可吃,政績尚且如此不濟;到自己上台後,缺乏馬英九這個有利條件,政績可能更為慘情,所受到的批評將會比馬英九更為猛烈。倘民進黨倘繼續奉行現時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政策,就將是自投死路,等不到通常政黨輪替規律的兩屆八年,到了她首個任期即將結束時,其政治前景就將與馬英九的後四年那樣,慘不忍睹,從而被其他勢力所取代。
  而在國民黨方面,經過這次「塌方式」的潰敗,曾經被視為「國民黨明日之星」的朱立倫,已經被人們看破手腳,「前程似咁」。郝龍斌似乎還有一點「料」,但他卻背負「外省人原罪」,尤其是其父親郝柏村的拖累。吳敦義本來是最佳人選,但遺憾在民粹主義盛行的台灣,他這頭「政治孤鳥」沒有選票。江宜樺早已折損羽毛,而且並未經歷民主選舉的洗禮。風趣幽默的胡志強倒是可以經受選舉考驗的優秀人選,但卻身體欠佳,且年齡偏大。因此,國民黨要在四年後翻身,著實並不容易。
  屆時在對國民黨不滿意,對民進黨更失望之下,超越藍綠的「第三勢力」,可能就成為人們的希望所在。不過,「第三勢力」的總代表「時代力量」,其在「太陽花學運」過程中的極「左」和無政府主義,也讓追求政局穩定的人們心有餘悸。因此,柯文哲的「超越藍綠」式的「第三勢力」,才是人們的「最愛」。而柯文哲也抓到了人們的這種心理,昨日在繼續進行一連串「非典型輔選行程」,晚間到台中市大雅區參加「時代力量」「立委」候選人洪慈庸舉辦的音樂晚會時,就聲稱去年選舉有一個叫「柯文哲現象」,造成台灣政治板塊的變動;今後可以把「柯文哲現象」繼續擴大,將台灣脫離過去藍綠惡鬥的現象,將台灣往好的方向去發展。
  對此前景,柯文哲似乎是信心滿滿。既然「總統」大選與兩岸關係密切相關,而國民黨「壟斷」兩岸關係「紅利」,「三中一青」分享不到成果;而民進黨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兩岸關係發展更是陷入困境。那麼,他的「一五新觀點」,就正好是「中間落墨」,左右逢源。實際上,他就是憑此獲得了「雙城論壇」的「入場券」。
  當然,兩者之間層次不同。「雙城論壇」盡管也是由國台辦把關及主導,但只是地方性事務。實際上,在地方性事務方面較為寬鬆,民進黨籍的高雄市長陳菊和台南市長賴清德,都曾到大陸進行市政交流訪問,賴清德還在上海的大學座談會,毫不隱瞞自己的「台獨」立場。就此而言,柯文哲的「一五新觀點」,比民進黨的這兩個「新潮流系」悍將要進步得多。
  但四年後的「總統」選舉的層級不同,單靠「一五新觀點」,仍不足夠,北京未必會「收貨」。當然,不排除北京屆時與時俱進,靈活調適,為了爭取「三中一青」,寄希望於台灣人民,稍為放寬標準,就像對待「習馬會」那樣,並未會受限於太多自行設置的舊規。而且,在三年多後,中共「十九大」已經奠定了習近平的絕對領導核心權力,更有自信,或會有新的舉措。倘此,在國民黨是「扶不起的阿斗」,又不能遷就民進黨的情況下,倘柯文哲也能「屁股指揮腦袋」,調適自己,還是可以「打交道」的。
  既然有此前景,北京還宜提前介入,多與柯文哲交往,促使其向「九二共識」方向轉變。屆時他即使未能全盤接受「九二共識」,至少也在默認,或將會走出一條新路。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1-11 04:55:1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