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養虎為患驚覺回首已恨晚

  「蔡英文也打告急牌」?乍聽此語,還以為是開玩笑。但實情卻又確實是如此。這幾天,民進黨連續推出多個廣告片,呼籲其支持者在投政黨票時,不要分裂投票,應當集中投給民進黨,不要投給「第三勢力」政黨,以避免發生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名單原本可以當選的排名在十五、十六的候選人,只有前十二名當選,讓排名在第十三之後的優秀人選落選。蔡文本人更是有點氣急敗壞,公開表示擔心讓「時代力量」扯走民進黨的政黨票,使得民進黨所獲「立委」議席未能過半,無法實現「完全執政」。
  蔡英文的擔心,並非杞人憂天。實際上,一些原本支持民進黨的選民,在「第三勢力」政黨冒起後,只要是立場偏「左」者,都已琵琶別抱,改為支持「第三勢力」政黨,明知有可能會浪費選票,如「時代力量」只是提名六位「不分區立委」候選人,但政治觀察者均分析認為,其所獲政黨票足可令十人當選,亦即可能會浪費可獲四人當選的選票,而這個差額就正好是民進黨估計的將會流失的政黨票數額。但是,宣布在「總統」票上支持蔡英文的「時代力量」,卻不受民進黨的呼喚所動,繼續催谷自己的政黨票,因為擔心所謂其得票率將可供十人當選的說法無法證實,只有「搢地游水」,才能保證六位候選人「全壘打」。至於本來就已經聲稱不支持蔡英文的「綠黨社會民主黨參政聯盟」,就更是「唔聽蔡英文呢支笛」,而是實行「水牛過河各顧各」了。因此可以說,「第三勢力」政黨的參選,使得民進黨支持者分裂投票的情況加劇。
  為何會如此?在政治層面上,「時代力量」和「綠黨社會民主黨參政聯盟」等「第三勢力」政黨,在民進黨贏得「中央執政權」之後,就將會並非是民進黨的盟軍。「水能載舟,也能覆舟」,在民進黨在野時,由於擁有反對兩岸經濟合作交流的共同點,因而可以合作,並也在「太陽花學運」一役互相支持。但一旦民進黨成為執政黨,為了政績起見,更是為了達成長期執政的願望,盡管在政治上將會繼續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但在經濟上,卻將會渴望兩岸經濟交流合作,就像民進黨執政的中南部縣市那樣,政治偏綠,經濟傾紅,這就與「第三勢力」政黨的意識形態發生齟齬。實際上,兩岸經濟交流合作,是屬於全球經濟「一體化」的產物;而「第三勢力」等「左」傾政黨,卻是反對以自由貿易區為特徵的經濟「一體化」的。可以說,他們發動「太陽花學運」的動機,與民進黨支持「太陽花學運」的原因,並不盡相同,他們是站在反對全球經濟「一體化」的原教旨主義的立場,而民進黨則是不讓馬政府因落實《兩岸服貿協議》而獲得政績,增加推翻國民黨政權的難度。當民進黨也即將獲得「中央執政權」後,就也需要政績,必會反過來渴望進行兩岸經濟交流合作,但「第三勢力」政黨沒有爭取政績的負擔,還將按照其原教旨主義,繼續反對兩岸經濟交流合作。既然如此,他們就希望能有更多的候選人能當選為「立委」,在「立法院」內實施對民進黨政府的監督和制衡。因此,他們能多一席就多一席,絕對不會「禮讓」給自己未來的監督對象民進黨。
  這就為民進黨的未來執政,埋下隱懮。如果說,「第三勢力」政黨在「太陽花學運」中反對國民黨,尚有意識形態對立的因素的話,那麼,「第三勢力」政黨未來的制衡民進黨,那就是意識形勢相近者的「兄弟鬩牆」。這種情況,有點像二零零六年蔡英文任「行政院」副院長時主持「經續會」,為了獲得政績而計劃對兩岸經濟交流開放若干項目,但卻遭到意識形態相近的台聯黨的拼命狙擊,該黨「不分區立委」賴幸媛帶頭抵制蔡英文,但蔡英文卻得到泛藍政黨「立委」,以及返台與會的大陸台商代表的支持那樣。今後,「第三勢力」政黨就將不但在組織上取代台聯黨,而且在行動上也將扮演台聯黨的角色。而且更令民進黨頭痛的是,「第三勢力」政黨所擁有的議席,將會比當年的台聯黨還要多,而且因為都是年輕人,精力充沛,還是無政府主義者,好鬥狠勇,並非當年的台聯黨可以比擬。這回輪到蔡英文頭痛了,以為為了爭取泛綠陣營的最大化,與「第三勢力」政黨合作,卻是養虎為患,扶植了一批「潛在的敵人」,在警覺回首時,已是恨晚。
  在現實層面上,「第三勢力」政黨也不可能會「回饋」民進黨。這分兩個層次:第一層次是民進黨即使在「不分區立委」方面比原定計劃流失擴大幾個議席,但在執政前景下,有數百個政務官及國營企業主管職位可以安置自己人,落選「不分區立委」者,還可另行安排官職,如李應元過去就曾任過「勞委會」副主委,「五二零」後可以重操舊業,去當「勞動部長」。但「第三勢力」政黨的「不分區立委」候選人落選了,卻不一定能獲得民進黨政府安排職位。因此,能多當選一席就是一席。蔡英文的「柔性呼喚」,將難以奏效。
   第二個層次,是「不分區立委」的設計,本來就是對「區域立委」的補充。眾所周知,「立委」選制改為「單一選區兩票制」後,「區域立委」議席幾乎為國民黨和民進黨這兩大黨所壟斷,其他小黨根本難以置喙,因而小黨只能寄望於「政黨票」,實際上四年前台聯黨和親民黨就是依靠政黨票獲得議席。
  其實,即使是百分之五的「門檻」,也已嫌高,不利於小政黨的參與。因此,小政黨希望能像歐洲大陸的國家那樣,降低可獲分配議席的得票率「門檻」,讓每一個小政黨也能有機會在國會中發聲。
  既然如此,政黨票就是小政黨獲得分配議席的最主要渠道。既然民進黨已在「區域立委」中大有斬獲,為何就不能在「不分區立委」中作出禮讓,讓小政黨也能在「國會」中發聲?連這個渠道也要壟斷,還好意思叫做「民主進步黨」呢?!何況,蔡英文此前不也是曾經說過,民進黨不會「整碗捧去」嗎?既然如此,就應兌現自己的政治諾言。但現在卻是要食言,這不像是政治家的作為吧?以後再要「第三勢力」政黨合作,還有人會相信她的政治諾言嗎?
  由此可見,蔡英文是自作自受。當然,也是判斷失誤,想不到國民黨如此無能,朱立倫積累多年才形成的「政治金童」形象,僅僅一年時間就損耗殆盡。早知如此,就無需祈求與「第三勢力」政黨合作。勝利來得太容易,反而變成養虎為患反被噬。她現在只能是暗中痛罵向自己施加壓力的前主席林義雄。否則,民進黨堅持「走自己的路」,拒絕禮讓「第三勢力」政黨,或還能真的實現「雙過半」。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1-12 04:26:3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