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政黨政治藉今次選舉進行大洗牌

  按照《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和《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規定,由於第十四任「總統副總統」和第九屆「立委」選舉,將於明日進行投票,故而所有競選活動,必須在今晚十時結束,逾時仍進行競選活動,被視為違規,將受到處罰。因此,各參選政黨都將今日當作是終極拉票日,分別以各種形式進行拉票動員,在晚上還將舉辦「選前之夜」活動,盡最後的努力,將選票催發出來。
  從目前跡象看,民進黨的催票效能已到了極限,今日進行的各種催票活動只能是起到固票的作用,再難以開拓出新的票源。在「總統」票方面,選情將會相對穩定,無論是主觀或客觀條件,都對蔡英文極為有利。因為整個泛綠陣營,都渴望將國民黨攆下台,再次實現政黨論壇。而整個泛綠陣營,也只有民進黨提名蔡英文一人參選,沒有內部競爭,因而都能顧全大局。實際上,以往的各派大老,尤其是一直不屑蔡英文,說出「穿裙子的不能當三軍統帥「的辜寬敏,及不忿其一直在做的「第一位女總統」美夢,將被蔡英文奪走的呂秀蓮,都再也沒有跳出來干擾蔡英文的選情。甚至曾在黨內「總統」黨內初選中,與蔡英文爭個你死我活的蘇貞昌,今次也銷聲匿跡藏了起來。他們現在的心態,是為了保證能奪回政權,可以放下一切恩怨,「等選上再說」。因此,蔡英文本人的選情,應不是問題。
  倘明天天氣欠佳,對蔡英文的選情就將會更為有利,因為民進黨支持者是「死忠」,天上即使是下刀雨,也會出來投票。也就是說,本來因為蔡英文與朱立倫、宋楚瑜的民調差距過大,及泛藍選民心中有氣,而致冷颼颼的選情,因為明天天氣不佳而致投票率更低,就將讓蔡英文的得票率飆得更高。當然,由於出來投票的選民的數目偏低,反而蔡英文的實質得票數,並不亮麗。因此估計,明天的投票率,大約會是七成左右;而蔡英文的得票率,則約是百分之五十八,折算為具體選票數,約是七百三十萬票左右,與八年前的馬英九差不多。將比得票率約為百分之三十五,得票數約為四百四十萬票的朱立倫,大贏將近三百萬票。至於宋楚瑜,得票率可能比民調稍低,約為百分之八,折算為得票數則為一百萬票。但這已比四年前的三十七萬票,大有長進。
  應當說,蔡英文是一個傳奇式的人物,可說是「天降大任於斯人也」。儘管目前的選情態勢,有著深刻的外部因素,但蔡英文本人顛覆了民進黨傳統形象的個性及作為,更是導致民進黨可以在八年前的絕境中「東山再起」的關鍵因素。實際上,就連民進黨內的「蘇系」人士也承認,倘是繼續由蘇貞昌扮演現在蔡英文的角色,儘管也將會受惠於外部環境之利,贏得這場選舉,但將不會「贏成一條街」。因此,蔡英文已經成為泛綠陣營的最大公約數,無論是「台獨」原教旨主義者,還是黨內希望與大陸進行交往的開明派,都認為她是可以接受的人。
  倘明日天氣欠佳,本來就已經「含淚不投票」的國民黨支持者,出來投票的意願將會更低。而且,經此一役,國民黨將會呈現後繼無人的困境。其中曾經被視為國民黨「明日之星」的朱立倫,其十幾年辛勤經營所積累的形象及人們對他的期望值,就在這一年間,由他自己的一系列表現而嘩啦啦地崩塌掉了,使得國民黨支持者不但不再信任他,而且還將國民黨的衰敗,遷怒於他的身上,與馬英九的「原罪」相比,不遑多讓。
  朱立倫之所以「淪落」至此,馬英九應當負有最大的責任。實際上,如果馬英九的胸襟能夠寬廣些,不是以「照鏡取人」的方式扶持江宜樺及吳敦義,而是放手讓朱立倫及早佈局,就不會攪成今日的殘局。
  創下了參選「總統」次數「世界紀錄」的宋楚瑜,這次應是最後一搏。因為四年後,他已是七十八歲,再選將是「世界笑話」。不過,今次雖然仍然落選「總統」,但畢竟仍有收穫,起到一定的「母雞帶小雞」作用,為「宋後」的親民黨奠定組織基礎。眾所周知,親民黨其實是「一人政黨」,只要宋楚瑜一蹺腳,就將樹倒猢猻散,現在由於親民黨的政黨票可以跨過百分之五「門檻」,將可獲得分配二至三席「不分區立委」,在「區域立委」部分,黃珊珊會有一席的機會,因而可以組織黨團,這就讓親民黨可以在政壇上立足,今後即使是沒有「宋楚瑜因素」,還能繼續苦撐下去。
  在政黨政治方面,經此一役,可能會形成二大二小的格局。二大是民進黨和國民黨,二小是「時代力量」與親民黨。但由於「分裂投票」現象嚴重,有人估計民進黨的政黨票,可能會有一成流向「時代力量」。不過,這種說法並不全面,只是在北台灣較為明顯,受惠於「太陽花學運」的「月暈效應」和中產專業人士較多;而中南部台灣尤其是農漁業縣,則受影響程度較小,當地的民進黨政黨票,不會流給「時代力量」。
  但「時代力量」肯定將會取代台聯黨。一方面,受「新陳代謝」歷史規律的影響,支持台聯黨的老人逐漸凋零,而支持「時代力量」的新人不斷增加。台灣地區不進行選民登記,只要年滿二十歲,並在台灣設籍,及符合其他條件,就自動成為選民,地方選舉委員會就將會按其戶籍登記地址寄發「投票通知書」。台灣地區每年有二十多萬新選民,四年就是一百萬左右。過去「首投族」不太關心選舉,而「太陽花學運」及「九合一」選舉崛起「柯文哲外溢效應」,成為刺激「首投族」踴躍參選或投票的動力,這就為「時代力量」的發展壯大,提高充裕的選票。
   另一方面,李登輝已經九十多歲,而且身體欠佳,再加上他與台聯黨主席黃昆輝鬧矛盾,今次就沒有積極台聯黨站台拉票。因此,台聯黨今次可能跨不過百分之五的「門檻」,連一席「不分區立委」也無所得。倘此,就將會「關門大吉」。
  國民黨或將會分裂,「本土派」劫持王金平出走,組成「新國民黨」。屆時可能就是新黨重返國民黨。民進黨一黨獨大,「時代力量」繼續冒升,反而是成為制衡民進黨的重要力量。民進黨由於有著執政黨爭取政績的包袱,雖然在政治上仍繼續「左」,在「九二共識」問題上放不開,但在兩岸經貿關係卻「右」,渴望與大陸交流合作。而「時代力量」倒是「表裡如一」,在政治經濟層面都「左」,因為沒有政績包袱。國民黨由於與中共的關係,反而不敢阻擋民進黨政府有利於兩岸經濟交流的法案,而且為了等待下次政黨輪替,也不能逆反自己的政治主張。
  「時代力量」的「入院」,會否為其他小政黨也能分享「立法院」的權力,打破藍綠兩黨對「立法院」議席的壟斷,打開大門?這要看「時代力量」的胸襟是否廣闊。倘其擔心「多個香爐多個鬼」,不讓其他小黨也來分享議席,以保持自己的「獨特地位」,當然必會極力阻遏降低分配「不分區立委」議席「門檻」的法案。而從「時代力量」與同出一系的「社會民主黨」的分裂及如同政敵的表現看,其胸襟不會大到「天下為公」。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1-15 05:04:5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