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以和平發展的兩手對付反和平發展的兩手

    軍事戰略家和政治謀略家毛澤東曾經說過,「以革命的兩手對付反革命的兩手」。這一著名論述,被列為毛澤東軍事思想的精髓內容之一,其主要運用實踐有兩個時段。其一、是在一九四五年重慶國共談判前後,毛澤東針對蔣介石在抗戰勝利後頑固堅持獨裁、內戰、賣國三位一體的反動方針,揭露其「假和平真備戰」的陰謀,提出了「針鋒相對,寸土必爭」的方針,及「以革命的兩手對付反革命的兩手」、「既要堅持原則又要作出必要讓步」等一系列關於和平談判的理論和戰略,並提出了「帝國主義和一利反動派都是紙老虎」的著名論斷,強調在戰略上要藐視敵人,在戰術上要重視敵人。在這一系列戰略方針指導下,中共一方面在軍事上抵抗國民黨軍隊的進犯,另一方面在政治上不放棄和平努力,盡力爭取和平,終於揭穿了蔣介石「假和平,真內戰」,玩弄反革命的兩手,亦即一手高叫「和平建國」,另一手卻是全面發動內戰的兩面手法,並在軍事上先後粉碎了國民黨軍隊對解放區的全面進攻和重點進攻,在政治上也團結和教育了廣大人民。在軍事鬥爭與政治鬥爭相結合,前線軍事鬥爭與後方土地改革相結,一線鬥爭與國統區第二條戰線相結合之下,最終以弱勝強,打敗了國民黨反動派,贏得了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完全勝利,並奪取除台澎金馬地區的全中國的政權,成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二、是在抗美援朝中,毛澤東又以「打談結合,邊打邊談,以打促談」的革命兩手,對付侵略者「假談真打」的反革命兩手,終於迫使美國侵略者於一九五三年七月二十七日在停戰協定上簽字。至此,中國人民取得了抗美援朝戰爭的偉大勝利。
  現今台灣的局勢,與國共內戰及抗美援朝時,有相似之處也有不相似的地方。相似之處,就在台灣島內的政治局勢,民進黨及其主席蔡英文似乎勢力強大,竟把國民黨打趴在地,不但「總統」大選奪得過半選票,贏了國民黨主席朱立倫三百萬票;而且「立委」選舉也奪得六十八席,首次實現政黨輪替,並與「時代力量」黨的五席,及有經常合作經驗的親民黨的三席相加,就是七十六席,雖然與發動「修憲」的四分之三「門檻」仍有九席之差,但已經絕對掌控了「立法院」。國民黨黨團已經完全失去對「立法院」的主導權,倘在朝野協商中模仿民進黨和台聯黨黨團此前的做法,玩弄「少數扶持多數」的那一套,也遭泛綠支持者以「只准民進黨放火,不許國民黨點燈」的雙重標準,批判得體無完膚。國民黨可能要很久也無法翻身,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阻力加大。
  不同的是,從整個中國的發展大勢看,中國大陸崛起,在國際上的話語權壯大,無論是在兩岸事務上抑制民進黨政權,還是在國際場合上圍遏「英派」台灣當局,甚至是倘「獨派」敢於冒天下之大不韙,悍然推動「法理台獨」,中國大陸執行《反分裂國家法》,中國大陸採取非和平方式或其他必要措施,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國際社會也不敢以武力支持「獨派」勢力的分裂國土行為。
  而現在,蔡英文也正在玩弄政「左」經右的兩面手法。一方面,蔡英文在上台後,馬英九的「施政原罪」已經卸下,「施政責任」就將轉移到自己的身上。馬英九有將兩岸關係及兩會協議的「紅利」可吃,政績尚且如此不濟;到自己上台後,缺乏馬英九這個有利條件,政績可能更為慘情,所受到的批評將會比馬英九更為猛烈。因此,蔡英文可能會渴求可以繼續有兩岸協議的「紅利」可吃,並吸取國民黨的教訓,讓「三中一青」也能分享「紅利」。另一方面,蔡英文在「獨派」的強大壓力下,尤其是在無法解決經濟問題時,不排除也學陳水扁「轉移視線」的一招,拋出分裂國土的言行,來個「魚死網破」。實際上,蔡英文本來是有機會主導「全代會」通過「凍獨提案」的,但在「獨派」搞了個「反凍獨提案」後,干脆就不了了之,還拋出了什麼「年青人是天然台獨」謬論。
  對於蔡英文反兩岸關係發展的「兩手」,也應以和平關係和平發展的「兩手」,予以反制和遏止。一方面,充分利用蔡英文渴求兩岸協議「紅利」的心理,誘導她向承認「九二共識」的方向轉變。在這方面,她已經有一些「變」的苗頭,盡管仍然不承認「九二共識」這四個字,但卻承認了「九二事實」。但仍是「空心菜」,避開一九九二年海峽兩會在香港會談及後續函電往來所達成的共識的核心內涵,就是「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
   這就要加一把力,促使其進一步,逐漸向「九二共識」靠攏,積小變為大變,促量變為質變,即使她沒有將「九二共識」這四個字說出口,但只要她的做法是符合「九二共識」的核心內涵的,就可以「手中無劍,心中有劍」的政治智慧,默可其做法,並因勢利導地繼續推動向縱深發展。一旦打開了缺口,大潮就洶湧澎湃而出,回不了頭。
    實際上,從毛澤東到習近平,都有「大統戰」的政治智慧和藝術,緊緊抓住一切有利因素,並將消極因素化為積極因素,擴大團結範疇,運用團結一切可以團結力量的原理,甚至運用「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的統一戰線策略,就能取得鬥爭的勝利。因此,倘能按照習近平主席的有關論述,台灣地區的任何政黨,不管以前是什麼立場態度,只要現在及今後能夠承認「九二共識」,就向前看,不糾纏於過去,從而審時度勢,既堅持原則又靈活調適,或許是可以利用蔡英文「執政唔衰得」的心理,將其爭取過來。否則,可能正符合新老「台獨」的心意,令到台灣部分民意與大陸更為疏離,等於是當年毛澤東所批評的「為淵驅魚,為叢驅雀」,將一些拉一拉可以拉過來,推一推就推過去的人推到自己的對立面去。尤其是在目前台灣地區的年青人心態,更需要花大力氣做艱苦工作之際。
  而另一「手」,就是「丟掉幻想,準備鬥爭」。在仍不放棄和平統一的努力之下,也應做好「不排除使用武力」的準備,倘若蔡英文頂不住「獨派」勢力的壓力,或是其擬制「兩國論」的本性徹底大暴露,膽敢推動「法理台獨」,就必須執行《反分裂國家法》,採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還是毛澤東說得好,「凡是反動的東西,你不打,它就不倒;掃帚不到,灰塵照例不會自已跑掉」。當然,軍事鬥爭必須有理、有利、有節,降低美國干涉的可能性及烈度,也要做好最壞的打算。
  只要能做好兩手準備,就一定能牢牢掌握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主導權。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1-18 04:41:3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