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未到「五二零」就有一場「外交」硬仗要打

  蔡英文當選的翌日是星期日,當天她沒有出現在公眾的視線中。原本說是在家中治理嗓子,這個理由說得過去,因為她在競選期間每天不停地說話以至是高叫口號,嗓子嘶啞了,是得趁著大局已定後好好治理了。但後來卻是傳出,她並沒有閑著,而是在第一時間啟動對美、對日「外交」工作,一整天馬不停蹄見外賓,上午先是在黨部與「日本交流協會」會長大橋光夫、駐台代表沼田幹夫等人會面,雙方觸及台日自由貿易協定重啟協商;中午則前往「家族餐會」,與美國前參議員法蘭克.穆考斯基、前總統府資政吳澧培共餐,談「輕鬆外交」。昨日又由秘書長吳釗燮、國際事務部主任黃志芳陪同,在黨中央接見美國前副國務卿柏恩斯、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薄瑞光。隨後吳釗燮即啟程赴華府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發表關於此次大選的演說,是否趁便和美方溝通,備受矚目。
  蔡英文當選後首日的活動,不是人們所憂心的經濟等內部問題,而且還是她得以擼掠年輕人人心的薪資十年一貫制沒有增加及失業率較高的問題,而是擺放在「外交」事務方面,這樣的資訊傳遞了甚麼樣的訊號?很明顯,蔡英文一方面是希望民進黨政府能盡快得到國際社會的承認,另一方面是採取比陳水扁更急進的「外交」政策和作為。
  前者,倘是易位思考,或許並不為過,畢竟國際社會對民進黨有著這樣那樣的「偏見」,尤其是民進黨至今仍未廢除「台獨黨綱」,而曾經代表民進黨執政的陳水扁,在國際社會上扮演了「麻煩製造者」的角色,許多國家尤其是美日等主要國家仍然心有餘悸,並對蔡英文有所疑慮,因而她主動向這些國家的政治人物做出解釋,以圖消除他們的疑慮,並不足怪。
  但倘是後者,則要小心提防了。實際上,早在電視辯論會上,蔡英文就聲稱她當選並就職後,將會採取積極主動的「外交」作為,因而被朱立倫質疑為要進行陳水扁式的「烽火外交」。倘果如此,就將比她至今仍然不肯承認「九二共識」還要嚴重得多,因為她不承認「九二共識」至多是海峽兩會的協商無法進行,兩岸陷於「冷和」狀態,尚未至於導致台海局勢緊張;但倘是蔡英文主動進行類似「烽火外交」的活動,就等於是在國際社會挑釁一個中國原則,必會引發中國大陸的強勁反擊,台海局勢就將陷入緊張狀態。台灣居民尚未能享受到蔡英文在競選過程中拋出的各種「經濟甜頭」,又得擔驚受怕,精神狀態比馬英九在位時更不堪。
  實際上,蔡英文倘是要進行「烽火外交」式的「外交」活動,就將會與馬英九的「外交休兵」形成強烈的對比。馬英九為讓台灣居民有一個平和寧靜的生活環境,,及節省大量的公帑,將之使用在內部建設及改善民生上,提出進行「外交休兵」和「活路外交」,不在國際事務上惹事生非。而大陸方面也努力予以配合,除了是婉拒了台灣的一些「邦交國」的建交要求之外,還幫助台灣方面的「衛生署長」,以「中華臺北」的名義,觀察員的身份,列席世界衛生大會。另外,同意代表馬英九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人員,由原先的經濟領域部長級官員,升格為前「副總統」,這是陳水扁曾經積極爭取而不可得的。
  現在,蔡英文剛當選,尚未等到五月二十日宣誓就職,就急不及待地在「外交」領域「打響第一槍」,比當年的陳水扁還要激進,這就不得不嚴肅等待了,必須在北京可以掌控的範疇內,進行積極性的防範,遏止其將「烽火」像「放火燒荒」那樣燒遍全球。
  首先,是必須及時處理好是否應當繼續讓台灣的代表列席本年度的世界衛生大會的問題。中華人民共和國恢復在聯合國的合法地位後,尤其是在二零零三年「SARS」肆虐時,台灣當局曾多次申請參加世界衛生大會,並申請成為世界衛生大會觀察員,都不得其門而入。二零零八年馬英九上臺,當年年底胡錦濤發表「胡六點」,其中有在一個中國前提下,可以給台灣國際空間,但禁止製造「一中一台」、「兩個中國」。為此,不再反對台灣當局參與世界衛生大會。從二零零九年起,採取一年一次參加會議條件,以「WHO」總幹事邀請的方式,台灣「衛生署長」以觀察員身分、「中華臺北」名稱,參與世界衛生組織(WHO)的世界衛生大會(WHA)。
  而每年世界衛生大會舉行的時間,都是在五月中下旬期間。在今年,正好橫跨新舊政府交接。也就是說,當世界衛生會議舉行時,蔡英文已經宣誓就職,因而倘是援以往慣例繼續邀請台灣的代表列席的話,此人就已經是蔡英文的「政府閣員」,等於是在蔡英文尚未承認「九二共識」之下,默許其代表出席政府間國際組織的活動,後遺無窮。但倘世界衛生組織不按以往慣例向台灣發出邀請函,在這個「拒絕發函」的時間點,馬英九尚未卸任,似是對馬英九不尊敬不公平。因此,如何恰當地處理好這個問題,還需要開動腦筋。
  其次是今年秋季的「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是否要恢復到當年台灣只是派出經濟範疇部長級官員,作為台灣領導人的代表出席的「西雅圖模式」?實際上,在二零零八年馬英九就職之前,無論是李登輝時期,還是陳水扁時期,均是嚴謹地遵循了「西雅圖模式」。而在馬英九就職後,出於與同意台灣代表列席世界衛生大會同樣的理由,北京同意由前「副總統」級別的人員,代表馬英九出席,先是連戰,後是蕭萬長。
  而今年的「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舉行時,台灣地區的領導人已經換上了不承認「九二共識」的蔡英文,因而由前「前副總統」級的官員代表她出席,已不適宜。實際上,二零零一年的「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在中國的上海舉行,陳水扁就曾意圖由自己親自前往出席;在遭拒後又y意圖讓前副「總統」林元簇代表他出席,結果理所當然地遭到拒絕。既然蔡英文與陳水扁一樣,都是不承認「九二共識」,那麼處置方式就應是同樣的。
  在馬英九「當家」時,北京曾評估,讓台灣方面以世界衛生組織模式,列席世界氣象組織,世界民航組織的年度大會。據說北京也曾有所評估,原文網址織,要看蔡英文的態度。現在進行中是鑑於馬英九承認「九二共識」,但尚未來得及作出決定,馬英九就即將卸任,而接任者是既不承認「九二共識」,又不願實行「外交休兵」。在「外交是內政的延伸」理論之下,既然蔡英文在兩岸內部事務上不承認「九二共識」,可能兩會協商也因此而停頓,作為「內政延伸」的「外交」活動,同樣也可以停頓。
  至於「亞投行」,北京已經正式表態,台灣地區的加入必須由中國大陸代為申請,已經修築好了「防火牆」。此後,台灣地區參加國際組織活動,都應採取「亞投行」模式。
 (發自臺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1-19 05:14:0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