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馬王政爭」第二季?八九不離十!

  第十四任「總統」大選和第九屆「立委」選舉投票開票作業後的第二個工作日,檢調部門高調搜查「立法院」秘書長林錫山的辦公室及資訊處等十九個處所,約談卅三人,當場在秘書長辦公室查扣查扣近五百萬元新台幣現金,並漏夜由檢察官偵訊林錫山,指控他涉嫌護航網遠科技公司取得兩億多元標案,再透過白手套索取上千萬元回扣。昨日下午台北地院召開羈押庭,晚間法院認定林錫山等四人涉嫌貪污治罪條例罪嫌重大,有逃亡及串證之虞,因此裁准羈押禁見。
  檢調部門在「二合一」選舉之後,及前任「立法院長」王金平當選為「不分區立委」後的這個敏感時機,高調地搜查王金平愛將林錫山的辦公室,並予以羈押,不管是刻意安排還是時有湊巧,都讓人產生「馬王政爭第二季」的感覺。而且由於有報導說,檢調單位指出,全案監控三年,需要嚴密蒐證才能出手,原本在選前就已向法院聲請搜索票,但遭駁回,選舉結束搜索票才聲准,因而更使人們相信,此案正是在「馬王政爭」發生時開始監控,此時是為了配合馬英九對王金平的鬥爭;而現在的「收網」,在客觀上也將會起到迫使王金平辭去「不分區立委」之職,好讓馬英九的愛將曾永權依序遞補的作用;另外,也能為蔡英文分解「立法院長」激爭之圍,大有向新政府靠攏的意味,真是一舉數得。
  實際上,在「二合一」選後才採取搜查行動,是不想在選舉期間造成騷擾而影響選情,及避免讓王金平大打「悲情牌」。
  這說法有點道理。就像對岸國台辦副主任龔清概,也是在同日被中央紀委宣布接受調查一樣,不想在選前宣布,也是擔心將會影響台灣的選情。
  按照檢調部門的說法,約在三年前就已監控林錫山,而這個時間點與「馬王政爭」相契合。當時,馬英九恨不得立即將王金平按照「國法」予以法辦,至少也要執行黨紀撤銷其黨籍,使他失去出任「不分區立委」的最基本條件,從而褫奪其「立法院長」職務。但詎料「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林錫山不但是拒收「中選會」送達給王金平的《黨籍喪失證明書》,而且更是為王金平出主意,到法院打保存黨籍官司,從而扳回城池,讓馬英九灰頭土臉。回想到在二零零五年的國民黨主席選舉之爭,本來馬英九以為以自己當時的聲勢和威望,將無人敢於攖其鋒,將會獨家參選;但意象不到的,就是這位林錫山,竟然獨排眾議,力主「終須一戰」,使得王金平「跳出來」與自己「一較高下」,讓自己選得很辛苦。新仇疊舊恨,要說心胸狹隘的馬英九不恨林錫山,那就是騙人的。
  因此,林錫山的被查,說是「馬王政爭」的「第二季」或「延續戰」,並不為過。本來,王金平的「司法關說」,而且還是為國民黨的政敵,指揮民進黨「立法院」黨團極力阻擾《兩岸服貿協議》審查的柯建銘關說,馬英九是完全擁有理由,並站到了政治道德高地的。但遺憾的是其方式方法不對頭,並將政治道德問題攪成了個人恩怨問題。更重要的是,暴露了馬英九自己也有違法之虞,當「檢察總長」黃世銘違法向他透露案情時,倘他還只是聽了就算,尚不構成違法,只是聽到了不該知道的案情。但他隨即連夜將吳敦義、江宜樺等召到官邸,將此案情說給了這幾個人知道,就是洩露司法機密的違法行為了。現在,黃世銘已被判刑,馬英九因在「總統」任期內依法擁有刑事豁免權,司法機關無可奈何。倘他卸任後,說不好馬上就會被控告。
   也是太湊巧。因為國民黨只獲分配十一個「不分區立委」議席,而馬英九的愛將,現任「總統府」秘書長,曾任「立法院」副院長的曾永權,被排在第十二位而告落選。本來,倘國民黨政黨票的選情較好,能夠按預估的那樣獲得分配十三席個議席,曾永權就可篤定當選。但國民黨只得十一席,就把曾永權擠出去。在馬英九卸任之日,就是曾永權失業之上。只有迫使王金平辭去「不分區立委」,曾永權才有機會遞補上去。
   在選前,國民黨內外都認為王金平對黨內本土派具有強大的影響力和凝聚力,能夠穩住國民黨在南台灣的選情。因此,都不敢輕怠王金平,就連「政治金童」朱立倫,也有這樣的錯覺,因而被王金平所綁架,認為國民黨沒有王金平不行,將他列為「不分區立委」名單第一名。王金平自己更是錯估形勢,聲稱選後國民黨還將是「國會」第一大黨。既然如此,就應為國民黨的選情負起責任。不是說,他的影響力在中南部嗎?就讓他負責協調中南部的選戰。他也很努力輔選,但結果卻是全軍盡墨。盡管這有著大環境的原因,但他的影響力消失,也是重要原因。
  就此而言,王金平還不如在「司法關說案」中的難兄難弟柯建銘。柯建銘也已出任兩屆「不分區立委」,按民進黨內規,不能再獲提名為「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即使是他有著可參與競爭「立法院長」的前景。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堅持原則,堅持不再提名他為「不分區立委」候選人,他只好被迫返回新竹市參選「區域立委」。而新竹市過去是泛藍票倉,又有「時代力量」的邱顯智向他挑戰。但柯建銘卻還是挺過來了,竟能在國民黨和「時代力量」的包圍下突圍出來,當選「區域立委」,延續其在「立法院」的政治生命,並與蘇嘉全、陳明文競爭「國會龍頭」。這就難怪,連柯建銘也向王金平嗆聲:既然有實力,為何不返回家鄉高雄市參選「區域立委」?
  現在,民進黨獲得六十八席「立委」,比過半的五十七席還多十一席。雖然蔡英文曾說過,民進黨「不會整碗捧去」,但卻又說過「完全執政,完全負責」,否則就不會擔心「時代力量」可能會搶走民進黨的政黨票。因此,估計民進黨不會輕易讓出「立法院長」給王金平。其實,即使是民進黨有此雅量,王金平也不敢領受,因為擔心「藍皮綠骨」及「王金平勾結民進黨」的謠言被坐實。倘此,就是跳落黃河也洗不清。
  但倘只是當一名「陽春立委」,連國民黨的黨團幹部也不是,只能坐在議場的大廳內,眼看著民進黨的「立法院長」揮舞議事槌子,並不是味兒,還是「不如歸去」。因此,王金平是否在自己最倚重的「軍師」林錫山被查扣,等於是羞辱自己之時,急流勇退,順著樓梯下台,就端看他的政治智慧。
  但即使如此,馬英九也高興不到那裡去。人家民進黨早就搜集到一大堆他的黑材料,一俟他失去刑事豁免權,就立即為陳水扁「報仇」,讓他也嚐嚐蹲監獄的滋味。實際上,馬英九的一些行為,確實是可以入罪的,比如上述的泄密司法機密。而台北市長柯文哲也要就大巨蛋案,要台北市政府廉政委員會將馬英九依圖利罪移送法務部偵辦。民進黨秘密蒐集的黑材料就更多。屆時,馬英九與王金平,就是一對「難兄難弟」,「阿哥莫話阿娣,話起大失禮」!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1-21 05:13:5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