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其實民進黨早已擬就政權交接應對措施

  台灣地區第十四任「總統」、「副總統」選舉是在一月十六日進行,蔡英文、陳建仁已從「中選會」手中接到了當選證明書。但是,按「憲法」規定,必須等到五月二十日才能宣誓就職,就留下了長達四個多月的「空窗期」。倘是候選人連任或同黨候選人當選,問題還不大,因而二零一二年是馬英九連任,雖然從當選到宣誓就職也有四個月的「空窗期」,但由於不存在著新舊「總統」的交接問題,因而就根本不存在任何「交接」的困擾;但倘是政黨輪替,這麽長的「空窗期」,就確實是問題多多了。實際上,二零零八年的第二次政黨輪替,雖然等待交接期只有一個多餘月,但馬英九在就職後,才發現陳水扁已經充分利用這段時間,將大量的機密檔偷運出「總統府」,從而釀成了機密文件案。
   本來,台灣地區的「總統」和「立委」是公開選舉的,不會發生這樣的問題,因為「立委」選舉是在一月間進行,而「總統」大選多是在三月下旬進行,因而新舊「總統」交接的「空窗期」只有不到兩個月。但國民黨卻弄巧反拙,以為將「總統」大選與「立委」選舉合併進行,可以讓「總統」候選人發揮「母雞帶小雞」的作用,拉抬黨籍「立委」的選情。但意想不到的是,朱立倫從「怯戰」到「換柱」,再從揀錯「副總統」搭檔到推出被被稱為史上最爛的「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名單,攪得黨內怨氣沖天,深藍選民拒絕投票,黨籍「區域立委」候選人只能是自己救自己,因而是「母雞壓死小雞」。實際上,國民黨「區域」立委的得票數,就高於朱立倫的「總統」得票數。
   由於「憲法」規定,新一屆「立法院」必須在二月一日開議,而《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又規定「立委」選舉必須在「立法院」開議之前十天進行,因而在「總統」大選與「立委」選舉合併進行的情況下,「二合一」選舉就不能遲於一月中旬進行,並因為按慣例必須在星期六進行投票,因而今年是安排是在一月十六日,這就「被迫」將「總統」大選提前到一月十六日。從而釀成了長達四個月的「空窗期」。
  而且在實務操作上,也遇到原先未曾預料到的實際問題。比如,「行政院長」毛治國已經總辭,但蔡英文又拒絕實行多數黨「組閣」,國民黨只好以「看守內閣」維持下去,然後到五月又得總辭一次,這兩次總辭實是浪費治理人才,而且「看守內閣」期間的「政府」空轉也容易陷入治理危機,因為倘此期間發生突發的緊急重大危機時,面臨無人作決策的窘境。
  對此,民進黨正在評估,在新一屆「立法院」二月開議之後,立即推動《卸任總統交接條例》的立法,以明定交接程式,讓「行政院長」在半個月內實質總辭,及「總統」在一個月內卸任,並限縮舊「總統」在人事調任、預算權以及對重大政策的決策權,及規定各個部會必須向新「總統」報告業務以利交接。.
  但似乎是此議並不可行,而且還將有「違憲」之虞。因為「憲法」明文規定「總統」的任期為四年,如果立法將「總統」的任提前到二月間卸任,變成其任期不足四年,除非是進行「修憲」,將其「增修條文」的第二條第六項「總統、副總統之任期為四年,連選得連任一次,不適用憲法第四十七條之規定。」增加一款「惟當屆總統之選舉造成政黨之輪替,當屆卸任之總統、副總統之任期應縮減為三年九個月。」
  但要修改「憲法」談何容易!即使是因為民進黨與「時代力量」的議席已接近提出「修憲案」的「門檻」,也即使是國民黨願意配合,在闖過「立法院」提出「修憲案」這一關之後,還得公告一段較長的時間,隨後付諸「公投」。不但是趕不上今次交接的需要,而且能否過得了「公投這一關」,也是存有高度疑問。實際上,過去的三次六題「公投」,都是以失敗告終。
  其實,在二零一一年,民進黨的羅致政、吳釗燮、劉世忠就出版了《台灣民主鞏固--政權輪替的國家安全挑戰》,討論了此有關政黨輪替的問題。不過,當時是以蔡英文能夠成功挑戰爭取連任的馬英九假設前提的,但因為蔡英文「差在最後一裏路」而告敗選,因而該書在當時未能派上用場。但「錯有錯著」,想不到四年後卻完全能夠適用。
  該書當時就研判,倘民進黨再次上臺執政,將會遇到內外兩方面的問題。其中在台灣內部,軍情系統的不穩定,「國安」層面的不銜接等為最大的問題,遑論經濟等領域的「青黃不接」.而在島外的因素方面,由於民進黨不接受「一個中國原則」與「九二共識」,故北京將拒絕民進黨候選人提出的「替代性對話政治基礎」,拒絕與屆時的民進黨新政府、新「總統」進行各種政治協商或接觸。如果單純的如二零零零年時對台灣採取「聽其言,觀其行」的不作為方式,尚不致於成為危機。
  不過,羅致政等人仍然評估,屆時民進黨「政府」將無法再次以觀察員的資格出席「世界衛生大會」。中國大陸操作的最可能方式,是直接要求「世界衛生組織」幹事長不再發邀請函給台灣,台灣就將無法參與五月舉行的年度大會,也不再是大會的觀察員。而另一種可能的操作方式,則是宣稱台灣自二零零九以來能夠參與「世界衛生大會」的活動,皆是依照二零零五年中國與「世界衛生組織」秘書處所簽署的「MOU」進行,而停止民進黨承接馬英九政府的「待遇」。
  緊接著,在馬英九時期,中國與台灣一些「邦交國」已經有默契,暫時不建立邦交關係,但建立更密切的密切的經貿關係。因而不排除挑選時間對台灣展開爭奪台灣「邦交」的外交攻擊,對剛上任的民進黨政府和民心士氣做成打擊。
  因此,該書向蔡英文建議,發言必須謹慎,當選後必須擺脫競選思維,組成「國安事務之政權移交小組」,組成「國安」團隊,確立周延決策程式,強化「國安事物」的跨部門協調,尊重文官體系的專業與傳承等。
  (發自貴陽)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1-25 04:42:0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