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郁慕明要參選國民黨主席何由而來?

  中國國民黨昨日上午由秘書長李四川、副秘書長江政彥共同張貼黨主席補選公告,黨主席選舉訂於三月二十六日舉行投開票,三月二十七日公告當選名單。而黨主席補選作業的時程,則為一月二十六日至一月二十七日受理領表,一月二十六日至二月二十一日黨員連署,二月二十二日受理參選人登記,競選活動期間為三月一日至三月二十五日,三月二十六日進行投開票。
  到目前為止,已經宣佈參加國民黨主席補選的,有洪秀柱、郝龍斌、鍾小平、李新、陳學聖等人。但似乎不少國民黨人在期盼,「副總統」吳敦義能出來參選,並認為他才能團結黨內深藍和「本土派」,避免分裂。而由於領表時間只有今明兩日,他是否參選,考慮到的時間並不多,過了這一村就沒有下一店。至於也被視為可以避免國民黨和內容分裂的胡志強,則已宣佈不會考慮參選。
  就在此刻,新黨主席郁慕明前日卻也表態,將投入國民黨主席補選。他在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新黨「全委會」於上週六通過決議,推薦他參選國民黨主席。他若能參選,有兩大意義,一是國民黨前主席朱立倫在選前呼籲,泛藍團結,如果國民黨輸了,還分什麼國民黨、親民黨和新黨?不管選舉結果如何,都要讓親、新重回國民黨大家庭。國民黨不能說話不算話,因而希望透過他參選黨主席一事,來探測國民黨是否真的有尋求泛藍整合的真心誠意。二是國民黨青年軍在選後組成「草協聯盟」,提出要「去中國化」等主張,甚至支援開放討論是否將中國國民黨,去掉「中國」二字,改名成「國民黨」,並邀請親、新黨一起參加辯論,這根本是別有用心。既然如此,他就是要參選國民黨主席,與之抗衡。郁慕明還強調,他表態參選國民黨主席絕非「攪局」,而是希望國民黨不要玩弄兩面手法,選前要求泛藍整合、喊話歡迎新黨重回國民黨,實際上卻是借此搶不分區政黨票。如國民黨不願意讓他參加黨主席補選,以後選舉就不要動不動操弄棄保,或說出要和新黨合作等選舉語言,選後卻翻臉不認人。郁慕明還聲稱,國民黨如有合作誠意和改革決心,就不應拘泥於黨主席參選資格或規定,非常時期就要有非常做法,才能展現泱泱大黨的氣度和格局。
  郁慕明說他不是「攪局」,但攪局的成分和意圖卻十分明顯。因為他不但連國民黨黨員都不是,更遑論是國民黨中央委員到中央評議委員,因而根本不具備參選國民黨主席的資格,而且即使他具有國民黨的選舉權,以他的「最深藍」背景,與國民黨內的「本土派」的意識形態是處於尖銳的對立狀態,沒有多少選票。
  話他要邀請同樣已不是國民黨黨員,而且更不是國民黨中央委員或中央評議委員的親民黨主席宋楚瑜一道,參選國民黨主席。
  不具有選舉權,而且還是他黨的主席,卻要「撈過界」參選國民黨主席,郁慕明的用心確實是十分良苦。他主要是針對國民黨青年軍在選後組成的「草協聯盟」,要去掉中國國民黨的「中國」二字,改名為「國民黨」的「去中國化」行為,捍衛國民黨的正統性。但雖然,他也是夾帶有「私心」,就是要籍著參選國民黨主席的「假動作」,來表達對朱立倫在選前操弄棄保,選後卻翻臉不認人的反感和不滿。
  不過,郁慕明似乎是錯怪了朱立倫。實際上,他來自國民黨,應當知道國民黨是一個剛性政黨亦即「列寧式政黨」,禁止其黨員具有雙重黨籍。正因為如此,新黨在成立後,為了避免在政府機關任職的黨員尷尬,及遭受國民黨開除黨籍,因而決定將新蛋定位為柔性政黨,允許其黨員具有雙重黨籍。但是,在今次「二合一」選舉中,朱立倫卻允許其黨員葉毓蘭、邱毅列為新黨「不分區立委」候選人的第一、二名,而且還允許邱毅在國民黨「立法院」黨團辦公室召開記者會。雖然也是在國民黨「無力可回天」之下的無奈之舉,但卻已經足夠展現「泱泱大黨的氣度和格局」了。
  對於郁慕明如此帶有「挑釁性」但卻是苦口良心的行為,國民黨沒有惡言相向,其秘書長李四川就指出,依照現在的黨主席選舉辦法,郁慕明沒有資格參選,但國民黨歡迎郁慕明帶著新黨回到國民黨來。
  其實,新黨早就應該重返國民黨。實際上,當年新黨離開國民黨,主要是因為李登輝的因素,但又不對國民黨充滿感情,並認為自己才是真正的國民黨,因而在向「內政部」進行政黨登記時,希望以「新國民黨」的黨名登記。但被指為容易與國民黨混淆而被拒後,就乾脆用「新黨」之名。不過,還是像國民黨那樣,以孫中山先生的墨寶來書寫黨名,因而與同樣使用孫中山墨寶的國民黨「撞車」,兩個政黨的「黨」字都是同一個字。(敝報的報名也是集孫中山先生的墨寶而成,因而「新華澳報」的「新」字與新黨的「新」字也是同一個字)。因此,當日前國民黨青年軍「草協聯盟」提出將中國國民黨去掉「中國」二字時,新黨就聲稱他們將改名為「中國國民黨」。
  本來,在國民黨開除李登輝黨籍,李登輝另行成立台聯黨之後,新黨就已具備重返國民黨的條件。而當時的國民黨主席連戰,也誠摯地做出了表示。但郁慕明卻認為,與其重返國民黨,他只是出任中常委,在黨內發揮不了影響力,不如繼續以友黨的身份,還可對國民黨起到監督作用,因而予以婉拒。
  當然,郁慕明也有他的難處。新黨從成立時的氣勢如虹,後來卻多次鬧分裂,有多種原因。其曾經的「反獨」立場鮮明的成員,後來有一些卻變了質。比如,幫助柯文哲及「第三勢力」的姚立明,本來就是新黨「立委」。郝龍斌出任新黨總召時,也曾提出「一中兩國」的主張,而遭到黨內的強烈批評。因而有人說,其實李登輝與蔡英文合作炮製的「特殊兩國論」,其實就是來自郝龍斌的「一中兩國」。
  親民黨成立後,新黨的實力受到嚴重的衝擊及削弱,在各類公職選舉中屢選屢敗,連領取「政黨選舉補助金」的「門檻」也跨不過,而且支持者的小額捐款也逐漸枯竭,因而全靠郁慕明在上海經商的利潤來支撐,這也是新黨貌似「萬年政黨」,黨主席一直沒有改選的主要原因。今次「二合一」選舉,新黨針對朱立倫提出的國民黨「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名單,惹來黨內深藍尤其是黃復興黨部的強烈不滿,趁機大挖國民黨的政黨票。雖然未能如願獲得分配「不分區立委」議席,但卻可獲分配政黨選舉補助金。減輕了郁慕明的個人負擔,這可能也是郁慕明今次竟然「挑囂」國民黨的原因之一。
  親民黨不願返回國民黨,情況比新黨更複雜。因為它除了與新黨一樣,出於李登輝的因素之外,還有與新黨所沒有的「馬英九因素」,更難化解。
  (發自貴陽)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1-26 04:25:3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