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確有必要制定政權交接條例

  第九屆「立委」將於二月一日報到及開始其四年的任期。但民進黨黨團正式走馬上任,就已經籌劃推動「總統職務交接條例」和「兩岸協議監督條例」,「黨產條例」的立法。由於立法程式有著嚴謹的規範,因而其中應當在「總統」大選後就付諸實施的「總統職務交接條例」,看來將會難以在五月二十日蔡英文黃袍加身之前完成立法。而本屆「總統」職務交接,由於從「總統」大選到新任「總統」宣誓就職,存在著長達四個多月的「空窗期」,隨時可能會發生不利於政權交接的突發情況,這就更凸顯了政權交接法制化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尤其是在馬英九提出「多數黨組閣」的主張,而遭到蔡英文斷然拒絕之後。
  為此,民進黨黨團目前舉行記者會,呼籲新「國會」開議後,儘速通過《總統職務交接條例》,其內容應當包括新「總統」選出以後,簡任以上的官員不得任何調動,另在「看守內閣」期間,任何有爭議的新政策、新預算,都不宜做任何調整。而民進黨「立委」李俊俋則表示,《總統職務交接條例》的內容應當應包括有:一、.當選人須參與一些現狀的瞭解,如果當選人需要各部會向他做簡報,各部會不得拒絕。二、交接包括印信、特殊檔案、「總統府」文件及其他相關內容。三、在人事部分,簡任以上的官員,新「總統」選出以後就必須凍結,不得更動。四、在「看守內閣」這段期間,不適合推動新政策或新預算,不宜做任何調整。
  另一方面,民進黨發言人王閔生也於日前表示,民進黨尊重「總統府」成立交接小組的決定,並也將會成立相關交接的事務的工作小組,由曾任「總統府副秘書長」的吳釗燮出任召集人,籌備相關工作。而在吳釗燮訪美期間,交接小組的工作由執行總幹事林錫耀暫代。王閔生強調,馬英九現在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在看守期間嚴守「憲政」分際,順利做好交接工作,來穩定政局。
  但李俊俋卻聲稱,從二零零零年政黨輪替以來,「總統」交接都沒有法制化的規定。這似乎是錯怪了馬政府,民進黨自己更應反省。因為其實早在二零零二年八月,陳水扁就針對他在接任「總統」不久,發現在政權交接的過程中,雖然李登輝個人高度配合,兩人也私下進行多次溝通,但檔案、情報和一些機密專案卻並未完整的移交,因而他在《世紀首航——政黨輪替的五百天的沉思》一書中直言,政權移交只是「良心移交」,而非「制度移交」。他在該書中透露,「國安會」對若干重要的事情,竟然連一分會議記錄的檔案都沒有,完全不知道過去「國安會」做了什麼?碰到過什麼問題?如何危機處理?除了「國安會」沒有完整的檔案資料之外,「總統府」和行政部門都不是那麼配合,所幸李登輝後來做了一些交代,但程度上也非百分之百,「一直到現在,政權轉移都還在進行中。」過了一年,有一次李登輝告訴陳水扁,有件事忘了說,「其實,他忘掉的事可能還很多。」為此,陳水扁認為,台灣應當建立可長可久的制度,否則沒有規範、清單,政權移交會有問題。他指示「行政院研考會」進行政權交接法制法的研究。
  「研考會」當即成立專責小組,由林佳龍主持,先行對美國、法國、德國、日本、俄羅斯等國家的政府交接經驗和制度進行研究,然後檢討台灣地區二零零零年交接的經驗,並提出了多項建議,還撰寫了《總統交接條例草案》、《政府交接條例草案》。但在此後的六年間,卻一直未能完成政權交接制度化的工作。到二零零八年馬英九接任時,同樣面臨陳水扁「不配合」的問題,甚至還發生陳水扁在卸任前,將「總統府」的大量機密檔偷運出去的怪事。因此,今次民進黨黨團對政權交接沒有法制化批評,民進黨自己就應進行反省檢討。
  實際上,由林佳龍主持而完成的《政府交接法制化之研究》報告,不但是擬就了《總統交接條例草案》、《政府交接條例草案》,而且還總結了政權交接的重要原則,並將「總統」交接所涉及的工作劃分為三個階段,分別列舉新任和現任「總統」應當注意的事項。
  其中第一個階段,是在大選期間。現任「總統」和政府必須在選舉開始後,定期提供「總統」候選人有關「國家安全」的情勢分析和重大政策的簡報,維持軍警情治、司法和文官中立,避免「總統」選舉引發政爭影響「國家機器」的正常運轉。而「總統」候選人則應當成立「總統」交接規劃小組,研究「總統」交接可能遭遇的問題,並擬定對策。
  第二階段是「總統」大選結束到新「總統」就職之間。現任「政府」必須成立協助「總統」當選人交接小組,主動協調各級政務、軍事單位配合辦理各項交接工作。而各級政府單位也應立即依據統一格式準備交接簡報、人事清冊、檔案檔和預算、財產的交接。所有機關涉及「國家安全」或「國家利益」的機密性業務,亦應一併移交。一定層級以上的人事任命和升遷,重大政策和條約的制定、簽署,除有必要者外,原則上應立即凍結。現任和新任「總統」應當保持定期聯繫,並針對危機預防及應變,隨時交換意見。成立交接監管機構,並負責處理移交的爭議。
  「總統」當選人則應儘速成立當選人辦公室,下設「總統」交接委員會,其工作重點包括,檢視現任「總統」及政府各部門的組織執掌和決策流程,並撰寫建議報告,主動與現任部會官員聯繫,建立交接視窗,定期聽取業務交接簡報。在人事安排上,應在專業能力和個人忠誠之間取得平衡,避免政治酬庸而阻礙政策推行。但也應爭取留任各部門優秀人員,並善用常任文官,避免機構記憶和重大資產的中斷,尤其是在軍情和「外交」人事方面,更要注意人事變動會否引起特定族群和團體的激烈反彈。在確定各部會人事後,應舉辦政務官職前訓練活動,協助熟悉業務及與文官、「國會」、媒體、政黨的溝通和協調工作;新任官員應當拜會各部會,聽取簡報,完成交接部署工作。
  第三階段是在新「總統」就職之後。卸任之政府在交接後一段期間內,卸任官員仍負有協助新任官員熟悉業務的責任。軍情單位應依規定立即向新的「國家元首」宣示效忠,服從領導。卸任官員應受「旋轉門」的規範,在一定期間內不能擔任與先前職務相關的工作,以免圖利特定人士。
  而新任「總統」則應以安定人心和政局考慮,在初期盡可能延續既有的體制、法令和政策。避免引發具有實質否決權的勢力的強力抵制和挑戰,在執政之初的「蜜月期」,應優先推行較能立竿見影的改革措施,逐步擴大支持群眾。在就職滿一個月後,應系統地檢討各部門的運作情況,加強縱向的溝通和橫向的聯繫,以及資訊的流通和政策的協調,並透過各種活動促進脂肪政府各部門在組織上和議題上的磨合。
  (發自貴陽)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1-27 04:03:5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