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看守過渡主席難以領導國民黨進行改革

  粵語地區有一句俗語,謂「山中冇老虎,馬騮(猴子)做大王」。以此粵諺來形容國民黨主席補選的狀況,正是貼切不過。實際上,國民黨前昨兩日進行黨主席補選的領表作業,雖然有代理黨主席黃敏惠、「立法院」前副院長洪秀柱、「立委」陳學聖、台北市議員李新、中常委林榮德、前新北市議員陳明義等六人前往國民黨中央黨部領表參選,創下了有史以來最多人參選的記錄,但卻不見有人們所期待能夠領導國民黨進行艱苦改革的「大咖」出現,他們充其量只能說是一些「中咖」、「小咖」,甚至相對於出任國民黨主席所需要的資質而言,連「咖」也說不上的小人物。因而使得希望可以看到國民黨能夠在改革中得以浴火重生,鳳凰涅磐的人們,心都涼了下來。
  實際上,在目前桌面上可以勉強被稱為「大咖」,因而被人們寄以殷切期望的「副總統」吳敦義,前副主席郝龍斌,以至是前台中市長胡志強,都放棄了參加黨主席補選的機會。如果說,儘管有不少人希望吳敦義參選,甚至有中常委前往「總統府」勸進他,但因為他在此之前並沒有公開表達參選之意,因而他最終沒有領表,而另一位也曾被人們寄以希望的胡志強,更是一早就公開表示不會參選,因而人們還較為坦然的話,那麼,曾經公開宣布將會參加黨主席補選的郝龍斌,但最後卻打了「退堂鼓」,則令人們大感訝異。而且,對郝龍斌所說的「這麼多人參選,國民黨的改革有希望」,大表不以為然。因為人數多並不等於品質強,兩者之間不能劃上等號,甚至可以說是「濫竽充數」。
  或許,本來不是「大咖」的洪秀柱,在經過「總統」黨內初選一役及「換柱」鬧劇之後,無論是在知名度,還是從她在國民黨內的地位看,她或已「晉身」為「大咖」。實際上,洪秀柱不但可以得到黃復興黨部的支持,而且非也獲得不少黃復興黨部的黨員的擁戴。但大多是出於一種對她遭到「換柱」不公平待遇的「補償」心理。然而,在三月二十六日進行投票時,可能會有大量的「本土派」尤其是「挺王派」黨員拒絕投票,就象在「九合一」選舉和「總統」大選、「立委」選舉中,深藍黨員不出來投票那樣,只不過是兩者之間互換位置而已。
  若說要領導國民黨進行改革,洪秀柱可能會有兩個極端的評價和效果。一方面,她確實是有心改革之人,惟她的改革方向,可能會帶領國民黨重返當年「中國國民黨」之路,這對於純潔黨的本質來說,是正確的。但另一方面,卻可能不利於國民黨今後適應台灣社會的政治發展趨勢,未能做到與時俱進,國民黨將會新黨化,甚至是導致「本土派」尤其是「挺王派」出走,促使國民黨再次分裂,從而變成一個小型政黨。
  因此,在已經領表登記參加國民黨主席補選的六人中,雖然洪秀柱的當選機率最高,她也對國民黨充滿忠誠,但在客觀效果上,卻並非是最佳人選。也正因為如此,當根本不具資格的新黨主席鬱慕明卻公開表示自己將參加國民黨主席補選,卻又一本正經地表示自己不是在「攪局」;昨日最終沒有前往領表,並坦承自己不具參選資格時,就有人分析指出,他此舉其實是用心良苦,是為了為洪秀柱打掩護——當一位比洪秀柱更「統」的人物也參與後,就使得洪秀柱的「統味」顯得不再那麼突出,讓她可以減少來自「本土派」的疑慮和批評。然而,鬱慕明畢竟不具國民黨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因而在「實戰」中,根本無法達成其原定的效果。
  實際上,國民黨內的「本土派」尤其是「挺王派」,對洪秀柱是充滿疑慮和敵意的。在勸進吳敦義與她抗衡而不成,退而求其次寄望其實本來就曾是新黨召集人的郝龍斌,「以統攻統」地分薄洪秀柱的選票,但連郝龍斌也急流勇退後,「本土派」們就另闢蹊徑,向由朱立倫任命的代主席黃敏惠「下手」,以她來作為「本土派」的「代理人」,與洪秀柱一較高下。這就將會形成國民黨主席補選的「兩個女人的戰爭」,就像在國民黨尚未「換柱」,宋楚瑜也尚未宣布參選的「總統」大選選情,是洪秀柱與蔡英文「兩個女人的戰爭」那樣的態勢。
    不過,黃敏惠雖然是台灣本省人,因而被黨內「本土派」拱出來與洪秀柱「對決」,但其實她的「本土」思維並不強烈,相反在兩岸事務政策上,是前主席連戰、吳伯雄的熱烈追隨者。因此,儘管她的被拱出來參選,可以在組織上威脅洪秀柱當選的機會,但在意識形態上就未必會成為「本土派」的「代理人」。不過,「本土派」卻志不在此,只要能堵塞洪秀柱當選黨主席之路,哪怕是什麼人,以至是同樣也是深藍的郝龍斌,都行。因此,黃敏惠可能會得到「本土派」集中票源支援,倘深藍黨員仍未能從「總統」大選的晦氣情緒中擺脫出來,貌似「大咖」的洪秀柱可能會敗於「中咖」黃敏惠的手下。但由於黃敏惠並非是「本土派」的「代理人」,因而這並非是最壞的結局,只不過是以黃敏惠的能力和魄力,將難以領導國民黨進行改革而已。
  為何在目前檯面上的「大咖」吳敦義等人棄選?從種種跡象看,關鍵的原因,這次黨主席選舉,只是屬於補選,其任期只有一年三個月,因而是屬於「看守」或「過渡」性質,正當性不強。而且,在其任期內,台灣地區並沒有重大的選舉活動,黨主席手中權力的「含金量」也就不高。反而因為國民黨剛在「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中慘敗下來,全黨上下瀰漫著失敗主義情緒,士氣不振。黨主席要在一年零三個月的任期內有所作為,領導全黨週期走出陰影,並不容易,事倍功半,反而會折損羽毛。因此,「大咖」們不會做這樣的「虧本生意」。
  實際上,黨主席選舉的真正戰場,是在二零一七年五月的第二十屆主席選舉。因為這是完整一屆任期主席的選舉,而且屆時可能仍然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蔡英文,在吃不到兩岸關係的「紅利」,及受到世界經濟發展放緩這兩重不利因素的夾攻之下,政績和民意更低於馬英九,這時就是人們懷念國民黨,也正是國民黨進行改革最易出成果,事半功倍的時候。更重要的是,黨主席在這一屆任期中,掌握著縣市長選舉、「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的候選人的提名大權,其「含金量」大增。因此,屆時才是黨內「大咖」們「浦頭」參選黨主席的時候。不但是吳敦義、郝龍斌、胡志強「勢在必得」,就連「敗仗之帥」朱立倫,也將「義不容辭」,哪管因為在自己手中丟掉國民黨的江山而是否具有正當性。
  因此,被視為「朱派」的陳學聖也領表參加黨主席補選,就被視為替朱立倫「HOLD住」黨主席的位子。但陳學聖雖然曾經也是國民黨內的新生代明星,不過近年的光芒已經大為褪色,能否在這場補選中為朱立倫「HOLD住」?不無疑問。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1-28 05:30:4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