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充滿蔡英文意志的「新蔬菜配」

  蔡英文雖然曾經聲稱,她將不會介入「立法院」的事務,並將充分尊重民進黨「立院」黨團的獨立運作權力,但在「立法院長」之爭上,卻直接或間接地介入並運用其影響力,終於促成「蘇蔡配」,即由蘇嘉全任「立法院長」,蔡其昌任「立法院」副院長。
  蔡英文在「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的過程中,提出了兩個相互矛盾的口號,其一是「完全執政」,其二是「不會整碗捧去」。其實,民進黨要爭取「總統」得票率和「立委」議席雙過半,實現「完全執政」,才是她的理想,因而雖然曾經確是曾有誠意與「第三勢力」尤其是其中的「時代力量」合作,但在競選後期,當發現「時代力量」氣勢如虹時,就擔心它將會搶走民進黨的政黨票,使得民進黨預估可以獲得十八席「不分區立委」,跌至十三席,幹擾民進黨的戰略部署,因而立即不顧「時代力量」的反彈,發起鋪天蓋地的「搶救」民進黨政黨票的廣告宣傳攻勢。到最後,蔡英文終於得償所願,終於實現「總統」得票率和「立委」議席雙過半,尤其是達成「不分區立委」十八席的戰略目標,得以完全執政。當然,也要完全負責。
  其二是「不會整碗捧去」。蔡英文儘管對自己的「總統」選情和民進黨的「立委」選情很有信心,但為「穩陣」起見,希望能穩住「第三勢力」和親民黨,又提出選後將會組建「聯合政府」的承諾,並暗示不排除在「立法院」正副院長人選上與「第三勢力」合作。因而有人天真到以為蔡英文會讓宋楚瑜出任「行政院長」,及將「立法院」副院長「恩賜」給「第三勢力」。但既然點票結果是民進黨實現了「雙過半」,完全有條件落實「完全執政」,也就「肥水不流別人田」,決定由民進黨自己獨享「勝利成果」,不讓別人分享,尤其是避免「朝野合作」因為立場觀點不同而經常發生紛爭,而導致政局不穩了。何況,既然民進黨已經實現了「雙過半」,也就沒有必要組織「聯合政府」,因為這是在自己雖然是最大黨,惟得票或議席未過半的補救手段。
  而在國民黨方面,王金平既然以「本土派會出走」來劫持朱立倫,爭取到自己排列在國民黨「不分區立委」提名名單的第一位,就必須以自己的實際行動和成效來證明自己的「本土派領袖」實力。因此,他承受了在南台灣為朱立倫和國民黨「立委」候選人輔選的任務。直到此時,王金平還很迷信自己的「實力」,在選情已經是一面倒,國民兩黨的選情已經呈現極大的懸殊差異之下,卻竟然還老是在聲稱國民黨將會是「立法院第一大黨」,言下之意是「立法院長」仍然是自己的「囊中物」。但點票結果,國民黨慘敗,「立委」議席還差點跌破可以制衡發動「修憲」的「門檻」底線。尤其是國民黨在南台灣全軍盡墨,戳破了王金平「本土派領袖」及在南台灣具有較大影響力的「神話」。他不但未能延續其「院長夢」,只能做一名「陽春立委」,而且還有不少國民黨員憤怒地嗆聲,要他辭去「不分區立委」,以免留在「立法院」「獻世」。
  民進黨奪得「雙過半」的勝利後,儘管蔡英文要求全黨要謙卑,但卻仍有一些黨內地方諸侯忘乎所以起來,有人主張「行政院」南遷,也有人叫嚷「立法院」搬到自己地頭。而在選前就已浮出檯面的「立法院長」之爭,更是正式開打,而且明爭暗鬥得十分激烈。
  參與「立法院長」之爭對陣主要有三人,他們是柯建銘、蘇嘉全、陳明文。其中柯建銘當了多屆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不管是由何人當主席都是雷打不動,因而有「永遠的總召」之稱。但他已經連續兩次循「不分區立委」出選,按照民進黨黨內規例,他已是不能再獲民進黨提名為「不分區立委」候選人;而蔡英文卻又不像朱立倫那樣被王金平所劫持,鐵定心腸拒接柯建銘修訂黨內規例,因而柯建銘只好回到新竹市參選「區域立委」。柯建銘也像王金平那樣,已經多年未有在選區為選民服務,而且新竹市是泛藍地盤,在改制為「單一選區兩票制」後,柯建銘要出線,本來就已是並不容易;再加上「時代力量」的邱顯智也在此選區「打釘」,選情更為艱困。因此,柯建銘可以頗為不屑地嗆聲王金平:既然有實力為何不回到高雄市老家參選「區域立委」?這就反襯了他自己要爭取「立法院長」是充滿正當性。而蔡英文多次到新竹市為他輔選造勢,並以暗示他是「立法院長」人選來號召選民們投他一票,就更使柯建銘對自己將能實現多年的「院長夢」而信心滿滿。
  但到近日,蔡英文一方面聲稱尊重黨團的決定,她不會介入「立法院長」之爭,而另一方面卻又或明或暗地表態,蘇嘉全才是她心目中的「立法院長」最佳人選,而且曾經表態支持柯建銘的「新潮流系立委」,也突然「轉軚」,這讓柯建銘十分緊張,急忙進行搶救自己的行動。陳菊受蔡英文委託進行協調,也沒有結果。但蔡英文的壓力更大,柯建銘在眼看大勢已去後,昨晨無可奈何地表示服從黨的安排。而陳明文更是有自知之明,放棄了幻想。這就使得民進黨黨團可以輕易地通過由蘇嘉全與蔡其昌配對,組成「蘇蔡配」出選「立法院」正副院長,而柯建銘則繼續留任黨團總召。
  蔡英文最後不願見到柯建銘出任「立法院長」,是有其道理的。一方面,柯建銘的形象太差,不要說平時的「喬事」作為讓人感到有欠正派,就說是引發「馬王政爭」的司法關說案背後,柯建銘所涉的案情,就讓民進黨被抹黑。因此,柯建銘與王金平可說是「狼狽為奸」,要爭取民進黨實現長期執政的蔡英文,對此有所顧忌。但是,名單民進黨內卻又確是需要像柯建銘那樣具有協調能力的人,在「立法院」內縱橫捭闔。因此,還是讓他繼續出任黨團總召,這樣的安排柯建銘也沒有吃虧。
  蔡英文逼退柯建銘後,要求「立法院長」中立化。因而蘇嘉全、蔡其昌都表態辭去民進黨中常委。這就顯示,「立法院長」是中立化,但黨團則是高度的民進黨化。
  這個「蘇蔡配」,使人想起了十三年前的「蘇蔡配」。二零零三年陳水扁在佈局自己的連任之路時,為他操盤的「新潮流系」,得悉他並不喜歡「大嘴巴」呂秀蓮,因而就先後向陳水扁推薦了蘇貞昌、蔡英文。但陳水扁最後還是為了避免引發派系之爭,而要回了沒有派系的呂秀蓮。不過,在選後「新潮流系」向陳水扁提出了四年後民進黨推出「蔬(蘇)菜(蔡)配」參選「總統」的構想。這其中的「蔬」就是蘇貞昌,「菜」就是蔡英文。但後來在黨內初選中,蘇貞昌卻不敵謝長廷。
  現在,民進黨的正副「立法院長」,也是「蔬菜配」。不知其中也蔡英文「懷舊」的意思?當然,她的之所以挑中了蘇嘉全,除了是三人中他最年輕之外,可能也與四年前「總統」大選中,蘇嘉全作為她的「副總統」搭檔,因為農地住宅問題受盡「委屈」,現在要對他予以「補償」?
  (發自貴陽)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1-30 05:28:26
返回